欢迎访问戏曲文化网
首页 > 越剧 > 越剧剧本 > 正文

越剧《做人再勿进赌场》 剧本唱词

做人再勿进赌场 选自:《落地唱书》/张继舜搜集整理,浙江文艺出版社,1992年3月
唉!今年运气真差猛,
手里生个嬉傢生,
肿得要比馒头胖,
既是痛来又是痒。
呒办法,只得跑到城里厢,
去见郎中大先生。
我说道:“大先生,
帮我毛病张介张。”
郎中把我一眼张:
“唷,侬生的是个烂穿掌!
若是如今勿医好,
将来后果不堪想,
看来难免带残疾,
弄勿好恐怕还要见阎王!
要将毛病来医好,
药粉要用升箩量,
膏药要换好几箱,
起码要花廿元大头洋。”
听得郎中这般讲,
害我红汗会直淌,
忙说:“啊呀大先生!
我家里穷得丁当响,
介些洋相呒法想,
求求侬,洋钿好好让格让?”
哪晓郎中先生不买帐:
“侬哪里会介勿识相,
医药之费哪好让?”
头皮别转管自把路行。
我噔噔噔噔来跟上,
一跟跟到郎中屋里厢。
屋里有个老婆婆,
郎中进去喊她娘。
她还与我拉家常,
话起来,还是我堂兄弟的大姨娘。
大姨娘,真格客气相,
伊话:“勿要急,把心放,
毛病替侬包医好,
勿要侬拿出一毛洋。”
呵唷唷,真是喜事从天降,
好似碰上了救命王。
表哥帮我看过病,
膏药还特地替我摆麝香。
接落请我吃晏饭,
我一看,定道来咚梦里厢!
只见桌上满当当,
小菜摆起廿把样:
腊鸡腊鸭腊白鲞,
糟鸡糟鸭糟大肠,
芽罗汉豆水千张,
萝卜芋艿苋菜梗,
炒起鸡蛋黄锃锃,
菜干蒸肉喷喷香,
田螺螺蛳凑两样,
黄鳝泥鳅还勿算帐,
还有一碗陈年酱,
看看白毛寸把长,
食食味道来得香,
呵,原来猪油放了三四两!
我肚皮吃得判官样,
老酒喝得好比关云长。
吃好饭,只见我的大姨娘,
操起布裙手脚忙,
哆,哆——哆来哆去哆鸡娘,
我问:“抓鸡要派啥用场?”
伊话:“送给侬格大外甥。”
我忙把鸡赶到大路上,
大姨娘抓勿着鸡着了慌,
连忙挖出两块大头洋,
“着啦”塞咚我的袋里厢。
我推推,伊把眼来横:
“唉,见面礼,哪好省?
莫非侬是嫌少猛!”
我拜别姨娘把路上,
一边走,一边想:
今朝运气勿差猛,
好比老鼠落米甏。
我路过一个大广场,
但见吆五喝六闹嚷嚷,
轧轧进去一记张,
呵,原来是个赌博场:
东边在“挖花”,
西边搓“麻将”,
那边做“牌宝”,
这里“骰子”响,
当中有个“牌九”场,
一见嬉赌我心花放,
忙到“牌九”桌边看端详。
呵唷!天门风头真好猛,
接连三盘都是赢,
铜板叠得碰鼻梁。
我眼又红来手更痒,
也想赢笔铜钿派用场:
先末抓它十只小鸡娘,
养大卖掉再把小猪养;
小猪养大做猪娘,
生窠小猪去换几只羊;
小羊养得变大羊,
大羊又会生小羊;
羊儿卖掉去买牛,
牛生小牛多得满山岗;
到那时,造它三间新楼房,
我胡须捋捋好把清福享。
越思越想越欢畅,
越到后来手更痒,
“着啦”把两块银洋押在天门上。
庄家先生骰子一记扬,
我扳起牌九看清爽,
原来是,十一胡子搭个九姑娘。
(夹白:啊呀!是蹩十。倒灶哉!)
我一急,着了慌,
眼看两块银洋要放汤,
我的愿望成梦想,
忙伸手仍把银洋捏手上。
桌角先生火来光,
抓牢我手勿肯放。
我用力把伊一短掌,
说时迟,那时快,
拔脚就往外面闯。
哪晓得,后面追来一大帮,
吓得我,心头可比小鹿撞,
甩开脚步拼命逃,
好比老虎追小羊。
我逃得头昏眼又晃,
喘气好比拉风箱,
格辰光,暮气已苍茫,
见前面有道白火墙,
心想一脚来跳上,
哪晓得,嘭啷嘡,
原来是个小池塘。
害得我,清水喝得膨膨胀,
上岸后,冻得牙齿格格响,
大家还骂我勿识相,
有的人勒手勒脚还要打,
我连忙认错讲好话,
结果是,仍被搜去两块大头洋。
唉!这种苦头尝着过,
做人再勿进赌场。

本文《越剧《做人再勿进赌场》 剧本唱词》地址:https://www.xiquwenhua.com/yueju/juben/49.html

上一篇:越剧《西湖赋子》(一) 剧本唱词 下一篇:越剧《赖婚记》 剧本唱词
戏曲文化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