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戏曲文化网
首页 > 越剧 > 越剧知识 > 正文

下一个百年越剧还得改革

下一个百年越剧还得改革
日期:2006-03-27来源:钱江晚报
  由浙江日报集团和嵊州市人民政府主办的《梨园经典——越剧百年畅想》座谈会,昨天下午在嵊州宾馆举行。袁雪芬等老艺术家,浙江、上海、北京等地戏剧界专家学者均在会上表达了对越剧百年的祝福和期待,我省著名戏剧评论家沈祖安、北京越剧评论家李铁华等为越剧百年送上了对联书画。
  越剧的改革创新,老艺术家们都有着鲜明的态度。越剧必须改革,但怎么改却各有观点。
  袁雪芬说,她作为从艺73年的老艺人,从越剧不登大雅之堂的过去,到越剧扬名海内外,对越剧改革有深刻体会。越剧历史短,家底薄,能取得很快发展,是一代越剧人直视自己缺点,敢于改革勇于创新的结果。但改革面向广大观众才是越剧生命线。越剧要与观众互动和心心相印。尊重老观众,吸引新观众,如何吸引更多层面观众是唱响越剧新百年的重大课题。
  会上顾天高、胡小孩、沈祖安、高义龙等剧作家和评论家均作了发言。“像袁大姐这样留着羊角辫出去唱戏的女孩子,如今都是古稀老人了。越剧在新百年里还得改革。”每一位熟悉越剧历史的发言者都对越剧提出了希望,可是如今的越剧,和过去从题材到数量都极为惊人的剧目创作比,明显不够活跃。如今,一出新戏的诞生至少需要一到两年时间,每个演员的代表剧目屈指可数。而在袁雪芬时代,每两个星期就必须创作一台新戏。究竟是时代环境制约了越剧的发展,还是越剧本身的缓慢步伐造成了如今的局面?
  越剧改革到底该怎么改?这是越剧在下一个百年需要思考和解决的问题。
写在中国越剧百年诞辰之际
100年前的3月27日(农历三月初三),浙江嵊州甘霖乡东王村的农民将门板铺在稻桶上,搭成简易戏台,嵊州说唱艺人登台演戏。就是这次粉墨登场,标志着一个新剧种——中国越剧的诞生。
今年3月27日,文化部、浙江省人民政府、上海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中国越剧诞辰100周年纪念大会”,相关系列纪念活动也将在浙江隆重举行。在春光明媚的江南三月,四面八方的宾朋好友将相聚在美丽的杭州西子湖畔,共同祝愿中国越剧事业的繁荣发展。
源于浙江嵊州,兴于上海的越剧,由沿门卖唱的曲艺样式,逐渐演变成戏曲形态,经过百年风云,发展成饮誉海内外的中国地方戏曲剧种。目前,国内尚有越剧专业艺术团体和民间职业剧团330多个。
越剧,以浙江嵊州方言和民间音乐为渊源,博采绍剧、京剧、昆曲、话剧、电影等多种艺术精华;由越剧男班发展成女子越剧为主,辅以男女合演;唱腔以板腔体结构与不同流派为主要特征,人物不勾脸谱,表演真切、细腻、动情,形成了独具特色的艺术风格。
20世纪30年代,女子越剧进入上海后,涌现出"三花一娟"(施银花、赵瑞花、王杏花、姚水娟)等名伶;40年代,以袁雪芬为代表的越剧艺术家在编、导、演、音、舞美综合艺术、管理制度、经营方式等方面进行了系列改革与创新;袁雪芬、尹桂芳、范瑞娟、徐玉兰、傅全香、竺水招、筱丹桂、张桂凤、吴小楼、徐天红“越剧十姐妹”联合义演越剧《山河恋》;特别是《祥林嫂》的演出,在百年越剧史上留下了灿烂缤纷的一页。
新中国成立后,越剧艺术迎来全面发展的鼎盛时期,逐步由浙江、上海走向了全国,各省越剧专业艺术院团最多时达280多个。《梁山伯与祝英台》、《红楼梦》、《西厢记》、《胭脂》等一批优秀剧目广为演出传唱,深入人心,铸就了越剧艺术的辉煌。同时,进行越剧男女合演的实验与发展,涌现出《山花烂漫》等优秀现代戏。
20世纪80年代,越剧迎来了新的春天。浙江组建了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各地都大力培养新人,越剧新秀辈出,涌现了以茅威涛为代表的一批越剧表演新星和创作人员,为越剧艺术注入了新的活力。新时期以来创演了《五女拜寿》、《陆游与唐琬》和现代戏《巧凤》、《舞台姐妹》等一大批优秀剧目。越剧的足迹遍及东南亚、欧美各国和我国香港、澳门特区,台湾地区,在中国越剧百年发展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回首中国越剧一百年的历程,她始终贯穿着改革创新的精神。无论是早期的小歌班男班艺人闯荡上海的筚路蓝缕,还是越剧女子科班争奇斗艳的异军突起;无论是20世纪40年代越剧改革风潮的掷地有声,还是新中国成立后越剧流派纷呈、男女合演的别开生面;无论是改革开放以来越剧“小百花”的姹紫嫣红,还是21世纪初中国越剧事业的扬鞭奋进,越剧艺术的诞生与发展,始终把循着时代发展的脉络,因时而生、因时而盛、因时而变、因时而新。中国越剧的百年发展历程,就是与时俱进、趋新求变、锐意创新、繁荣发展的辉煌历程。
百年芳华,史册载存。展望明天,任重道远。纪念中国越剧百年,既是为了总结过去,更是为了开创未来,让我们以时代精神的长风鼓动艺术创新的风帆,去实现中国越剧的更大发展。
上海、嵊州越剧界两样方式寻新路 来源:东方早报作者:徐文钊时间:2006-03-23
一个是越剧发源地,一个是越剧发祥地。昨天,嵊州和上海两地越剧界代表相逢在浙江嵊州第六届中国民间越剧节,交流越剧艺术,探讨越剧在百年之后的今天如何焕发新的生机。一个选择扶持民营剧团,一个选择依靠青年,对越剧发展产生过深远影响的两地,已经悄然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嵊州:扶持民营剧团
嵊州已经是第六次举办越剧节了,不同以往,这次政府不出钱不举办开幕式也没有晚会和“大腕”。越剧节的重头戏就在广场街边:这里有民营剧团的免费汇演,戏迷团体的自娱自乐。十几个简易戏台引得老老少少争相观看。即使有的戏台几次断电,票友们也兴奋地围着演员不愿离开。
“不回归民间,戏剧是绝对不可能发展持续下去的。”嵊州市文广局裘国樑局长认为,要想保持越剧观众的热情,维持越剧的生命力,就要发展民营职业剧团,使“嵊州人,人人都会唱越剧”的优势和传统得以延续发扬。
目前嵊州市有一百多个民营职业越剧团活跃在城市周边和农村,每逢庙会节庆受邀搭台唱戏。2004年,民营剧团全年演出35000场左右,年收入8000万元。
上海:依靠青年一代
不同于嵊州大力发展民营职业剧团,上海越剧院院长尤伯鑫认为越剧“根植百姓”就要从剧目本身出发,编排老百姓喜欢看的戏,特别要重视吸引青年人来看戏。此次,上海越剧院在民间越剧节出演的2005版《梁山伯和祝英台》和现代戏《祥林嫂》甚至引来了戏迷从上海一路追踪。上海的戏迷刘小姐告诉记者,她们十多个上海票友是包车从上海来参加民间越剧节的,“《梁山伯和祝英台》已经看了好多回了,就是看不够。”
她说,《梁山伯和祝英台》最大的特点在于它处处洋溢着青春的动感,感觉跟年轻人的生活很贴近。而这正是上海越剧院发展方向所在———“让越剧走向青年,让青年走进越剧”。据了解,明年越剧百年庆典期间,上海越剧院非常重要的一项计划就是“越剧高校演出行”。选择《西厢记》、《汉文皇后》、《花中君子》等青春剧走进高校。“不是青年不喜欢传统戏剧,问题在于我们专业人员演出是否符合他们的欣赏要求。” 为什么越剧经久不衰 来源:浙江日报作者:竺大文时间:2006-03-26
  在越剧百年的此刻,这个出自江南的剧种,继续着它的传奇。无论是在剧院,还是在民间,越剧的演出仍然能够获得大量的戏曲观众,就此,本报记者采访了对越剧有深入研究的中国艺术研究院傅谨博士。  
  问:为什么越剧这么受欢迎?
  傅谨:如果回顾20世纪的戏曲史,你会发现这是一个规律,就是许多来自民间的曲种都冒了出来,这是一个潮流。
  我们大致上把戏曲分成两类:一类是所谓的大戏,比如,京剧、昆剧;另一类就算是小戏吧。这里说的大小,倒不在于其观众多少,意义是否深刻,而首先是从历史积淀上来看的。前面一类的戏,早在宋元就有了成熟的舞台形式,后一种,则是从民间的滩簧戏、说唱艺术逐渐演变过来的,慢慢地才上了舞台,才变成多人表演不同角色的形式。
  上个世纪,后一类的戏,像越剧、评剧、黄梅戏、沪剧等,都是在这个阶段发展起来的。
  问:那么相对于同为小戏的其他剧种,越剧的优势为什么也这么突出呢?
  傅谨:这正是我想接着说的。很多事情有偶然性,就拿越剧的诞生来说吧,它为什么偏偏是在嵊州,就很难从逻辑上完全解释清楚。当然,作为一种抒情的说法,我们说这里的山清水秀,孕育了越剧,但山清水秀的地方多了。
  不过,需要说明的是,越剧虽然是产生在嵊州,却是在当时最发达的城市上海成熟起来的。它多少有些海派的市民味,却很少沾染宫廷味,我想这也正是越剧能够用很短的历史征服大江南北无数观众的奥秘所在。相对来说,像黄梅戏,就基本上在民间发展完成了。
  对越剧的发展来说,它有两个很重要的机遇:一个是上世纪50年代初期,在上海,开始时几种戏曲的分量是差不多的。但由于种种因素,戏曲的曲目主要集中在爱情题材上。你不得不承认,由于音乐元素上的先天优势,使得越剧特别擅长用来表达这个主题。大约到1956年之后,随着《十五贯》的上演,戏曲的题材才有所变化,但那个时候,越剧已经稍稍领先其他的剧种了。一个更重要的机遇是,改革开放之后,电影《红楼梦》在全国的上映,使得越剧的曲调被全国观众熟悉,这使得它的优势不可动摇了。顺便说一下,如果不是电影《天仙配》,黄梅戏肯定没有它现在这样的知名度。
  问:我知道你曾经多次深入到浙江的民间剧团里,对当地剧团有很深的了解。你怎么看待民间演出的兴旺?和越剧草创时期的民间演出比,现在又有什么不同呢?
  傅谨:其实民间的欣赏口味还是跟着城市走的。民间演出的兴盛是我刚才说的越剧在和其他剧种竞争取胜之后的必然结果。至于民间演出的变化,我觉得90年代初期的演出和传统上没有太大不同,是一种民间演出的修复过程。但是之后,就有改变了,主要是新的剧目,像小百花演出的剧目也都进入了民间演出。这也印证了越剧的生命力。比如《曹操与杨修》是一出很好的新编京剧,但没听说有哪个民间剧团会去演的。在温州有20多个民间京剧团,无一例外,演的都是传统老戏。
  问:那么面对各种新的娱乐形式,你对越剧的未来怎么看呢?
  傅谨:历史上的中国戏曲先后由300多个剧种组成,至少100多个剧种有完整的音乐、表演和剧目体系,其中的盛衰是很正常的。何况,今天我们面临着全球化的困境,主流的美学趣味已经发生了变化。去剧院欣赏一场戏曲表演,在有些人看来不仅不再是正常的娱乐活动,甚至可能让人觉得奇怪。
  令人欣慰的是,在江南的民间,看越剧仍然是老百姓日常生活中很普通的一部分。一个重要原因是,它承载着为传统民间风俗活动助兴的功能。何况,对于越剧来说,它的情况也跟其它剧种不同,传统的成分比较少,无论从哪个方向追求,无论怎么创新,都很容易获得认同,甚至向别的剧种学习,也可以看作创新精神。
  也许它很难重复昔日的辉煌,但作为文化多样性里重要的有生气的一部分,越剧将继续演变、发展。
浙江越剧百年是逗号,不是句号 来源:杭州日报作者:金杭婷时间:2006-03-23
  2006年,中国越剧百年。越剧界的第一场研讨会,昨天在越剧的发祥地杭州举行,来的多是些年逾古稀越剧界的演员、专家、学者。
  越剧百年发展史,他们当中有很多人或听说,亲历,或见证了这门艺术从最早的落地唱书到走进大都市的剧场,从当初嵊县田间地头的山歌、民谣到全国第二大剧种。他们曾是编剧、曾是演员、曾是作曲、曾经司职鼓板……在他们最好的年华中,必定有一段是有越剧相伴的岁月,因此,越剧百年,古老的艺术何去何从,他们对此的关注比其他人更加热切。
  在杭州越剧研究会的组织和倡导下,所有的话题都围绕着越剧改革。虽然在改革的实践领域内,他们早已“退居二线”,但是他们依然执著地相信,他们的经验和感悟会对越剧有益。
  谁说以前的文化人不爱越剧
  发言人:何贤芬(原浙江越剧团国家一级演员)
  十年前,杭州越剧研究会成立的初衷就是为了让越剧的生命力延续下去,让越剧更好地走向市场,更广泛地走到人民群众当中。越剧改革就是要多数人喜欢。而且无论怎样改,可看性始终是越剧的生命力。
  都说越剧当年是从草台艺术走向剧场艺术,其实即便在当年的上海,文化人也是喜欢看越剧的,而并非只有市民和农民爱看。
  越剧是杭州的骄傲
  发言人:陈洁行(城建专家,浙江大学客座教授)
  想当初,一只小篷船在水上漂游,传来越歌,“年年难唱年年唱,处处无家处处家……”这是看过越剧电影《舞台姐妹》的人都难以忘怀的镜头。当年的越剧,从浙江嵊县沿着运河流淌到杭州,流淌到上海。袁芬在一次会上很动情地说:“我14岁的时候到杭州来演出,就是从羊坝头的小剧场走向上海的。”越剧与杭州有太多的渊源,杭州应该在越剧百年中发挥更显著的作用。
  创新不能像泡茶,越来越淡
  发言人:李尧坤(浙江戏剧家协会《大舞台》副主编)
  越剧创新不能像泡茶,越来越淡。不久前,我在上海看淮剧,剧情改得很吸引人,但怎么看都不像淮剧了。因为淮剧最叫人过瘾的大悲调、小悲调几乎都听不到了。戏剧创新要保持本体,否则观众是得不到满足感的。
  前段时间,浙江艺术职业学院的《白兔记》去上海演出,席间听取徐玉兰、袁雪芬、张桂凤等老前辈的意见。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一点——基本功,鼓励学生唱清板,因为这是很见一个演员工力的,当年徐玉兰唱《哭灵》大段的清板,多少精彩,可惜现在多数演员都不敢唱了。
  越剧要和文化联姻
  发言人:潘国钧(原浙江工人日报记者)
  但凡改革,都讲究个定位,越剧改革不应该越改越小众了,改革的目标就是要雅俗共赏。越剧的基因中有文化的元素,越剧改革也应该与文化联姻。就像戏剧界,茅威涛和郭小男的结合,马兰嫁给了余秋雨那样,越剧人需要与文化界人士携手,打造出雅俗共赏的作品来。
百年越剧再创辉煌 来源:嵊州市政务网时间:2006-03-23
编者按:明年将是越剧诞生一百年,作为越剧之乡,我们如何联合国内文化越剧界的力量,搞好越剧百年华诞庆典活动,提高嵊州的文化知名度?在新的百年,越剧又将如何继往开来,更好地满足群众多样化的精神需求?如何形成自己的文化优势和产业优势,参与文化市场竞争?11月9日,在我市举行的越剧发展战略研讨会上,来自国内文化越剧界的领导和专家汇聚一堂,共商越剧发展大计。在此,本版特摘编他们的观点,供文化越剧界人士参考。
原中国剧协主席、顾问刘厚生:
联合国内越剧界搞好百年庆典活动
明年的越剧百年庆典活动理应由越剧发源地嵊州发起,并联合国内文化越剧界的力量,共同策划、共同组织,把这个极具纪念意义的活动搞好。借此契机,可争取将梅花奖等高层次戏剧奖的评比和颁奖吸引到嵊州来,以提高越剧之乡的影响力和地位。当然,嵊州也要出人才出好戏,希望在明年的百年庆典上能看到更多的新人新戏。
当前,传统文化正面临着时尚文化的强烈冲击,这是一种巨大的挑战,也是一种变革的机遇。近几年,越剧出现了很多新剧目,改编名著的剧目越来越多,比如《茶花女》等。写文人的戏也多了起来。这对提高艺术品位,争取知识分子观众很有益处。
越剧流派既是一个剧种成熟的标志,从另外一个角度看,演员在继承流派的同时,也要避免背上流派的包袱,要提倡突破自我,提升自我。这样,越剧艺术才能可持续发展。
省剧协副主席吕建华:
构筑越剧盆地重铸百年辉煌
在当前戏曲市场普遍不是很景气的情况下,国内各种越剧联谊会、研究会却如雨后春笋般地涌现,越剧观众群也有回升的趋势,这是一种非常可喜的局面。
一种艺术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要回归本源,寻找本质的东西。通俗地说,“越剧回娘家”同样是一种历史的必然。“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在越剧百年之际,作为越剧发源地,嵊州要抓住和借助这次百年盛典的契机,构筑越剧文化的盆地,汇聚和吸纳国内越剧的文化资源并为我所用,相信重铸越剧百年辉煌的时间并不遥远。
原文化厅厅长、现省剧协名誉主席钱法成:
注重本体艺术坚持雅俗共赏
“永远走在观众前半步”
在雅俗问题上,我曾经对一名锐意创新的越剧演员说:越剧艺术必须走在观众前半步,而不能超前七八步,当然也不能落后于观众。作为演员,要引导观众,但不能与观众脱节。比如,昆曲基本上是一种高雅艺术,但它没有高雅到曲高和寡的地步,也在走雅俗共赏的道路。前不久,白先勇的《牡丹亭》在北京、上海等国内大城市演出,相当成功,观众中的老、中、青、少各个年龄段的都有,这说明,戏剧只有雅俗共赏,才能发展繁荣。
戏剧要“好看,好听,经看,看得起。”比如,湖南的花鼓戏《老表轶事》十分通俗,河南的豫剧《赵氏孤儿》在票价上放低了门槛,从而达到了“好看,经看,看得起”的标准。
“必须重视越剧本体文化的继承发展”
现在的舞美灯光艺术确实大大发展,效果非常好,但不能喧宾夺主。现在有不少演员离开了华丽的布景灯光,变得不会演戏。这是因为他们过多地依赖于外在的现代手段,舍本逐末了。比如,显示越剧魅力的“清板”(类似于清唱),在年轻一代演员身上已经很少有人能唱。对此,我们必须引起足够的重视。
作为越剧的本体文化,基本唱腔和流派是最难形成和改变的。不可轻易丢掉它,而要珍惜它。年轻演员要努力打好根基,吃透传统,这样才能有所创新发展。
上海戏剧研究中心主任高义龙:
保护和发展越剧的文化基因
越剧之所以能在短短一百年时间内迅猛发展,并成为全国第二大剧种,正是因为它历来敢于吸收创新,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文化基因——“三元一流”(即民间文化、古典文化、现代文化,以及流派)。越剧的根在民间,它的基础是民间文化,在发展过程中,不断地吸收了古典文化、现代文化的养分,从而达到了雅俗共赏的境界。因此,我们要特别注意保护和发展越剧的文化基因,既不使其失去原有的特性,又不使其逐渐老化、蜕化。
建议嵊州在成立越剧研究会的同时,要注意开掘自己的越剧文化优势。对越剧博物馆的文化资源,要加以再整理、再开发、再利用,勿使其浪费。另外,还要尽量发挥越剧发源地的品牌优势。
省文化厅艺术处处长周冠均:
把越剧这面大旗高高地举起来
诒窘臁捌咭战凇鄙系幕窠苯谀恐校肪缃谀空嫉揭话搿F渲芯┚缥堤ǎ胤较罚保柑ǎ骄缰徽迹程āU馑得髟骄缱魑诙缶缰郑⑽廾飨缘奈幕攀啤M保巯鹿壑诘男郎涂谖对嚼丛蕉嘣莩鍪谐≡嚼丛较阜郑颐潜匦虢邮苷飧鱿质担笆奔右杂Χ浴?nbsp;
越剧发展时间比其它剧种短,它的服装、动作等都是吸收了其它剧种而发展起来的。作为越剧艺术的研究者,必须十分注重本体艺术的发掘,研究原汁原味的越剧民间文化。演员要把握住越剧本色的东西,将越剧最有艺术特色的方面呈现给观众,以此来吸引观众、赢得市场。
在越剧百年之际,我们必须站在历史的高度上,总结过去的经验教训,展望未来,把越剧这面大旗高高地举起来。
浙江越剧百花园中的两道奇景--专业民营都红火 来源:浙江日报作者:陈扬渲 孙欣欣时间:2006-03-22
  从最初的落地唱书到后来成为一门综合艺术,越剧已经走过了百年光阴。如今,越剧在它的故乡浙江迎来了又一个繁荣时期。剧团遍布全省各地,剧目不断推陈出新,新人大量涌现,演出四时不断,展现在眼前的是一幅动人的山花烂漫图。
  公办剧团精品力作不断
  目前我省共有公办越剧院团25家,它们是越剧界一支强大的生力军。近些年来,这些院团继承优秀传统,积极打造精品剧目,涌现出了不少轰动全国的佳作。
  浙江小百花越剧团是越剧界的知名品牌,她成立至今已创排了《五女拜寿》等30余台优秀剧目,其中《陆游与唐婉》入选首届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此外《西厢记》、《红丝错》、《藏书之家》、《琵琶记》等多次获得文华奖等重要奖项,并有多个剧目拍成电影,与观众见面。
  浙江越剧团、杭州越剧院、温州越剧团等也都有精品问世,《流花溪》、《梨花情》、《荆钗记》等均在全国获奖,并深受观众好评。最近,我省各大院团又编排完成《少年天子》、《十八双绣花鞋》、《春琴传》等一批新剧目,并有部分已经公演。
  在继承优秀传统剧目、积极编排新戏的同时,更多院团大胆进行改革创新,拓宽表演题材,创新表演样式,融入时尚元素,探索新时期越剧的发展方向。浙江越剧团在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个实行了男女合演,《金凤与银燕》、戏曲电视剧《秋瑾》等连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这些年来,该团编排了多部现代戏,《日落日出》、《梨子熟了》等贴近现实生活的剧作让人耳目一新,获得了广泛好评。
  2003年,浙江省戏剧家协会和余杭小百花越剧团、上海越剧院联合编排了青春越剧《第一次亲密接触》。这部剧改编自网络小说,不但对舞台设计等进行了革新,还融入全新的语言,在浙江省第九届戏剧节上获得“新剧目大奖”和“观众最喜爱的剧目奖”,并到全国巡回演出。
  民营剧团如山花烂漫
  与公办院团不同的是,我省的民营剧团在农村找到了广阔的市场。它们扎根基层,服务人民群众,近年来获得了长足发展。据统计,我省目前正式登记的民营越剧团有400余家,但实际上活跃各地的民间剧团远远超过这个数字。如越剧诞生地嵊州,长年性的和季节性的民营剧团多达101家,从业人员3600余人,全年演出3万多场,年收入达8000万元。
  民营剧团扎根于基层,为农民写戏,为农民演戏,在满足农民文化生活需要的同时,培养起了自己固有的观众群。21日晚,临海小百花越剧团在汛桥镇搭起了戏台,为当地群众演出。虽然下着小雨,但还是有很多人赶来观看。据介绍,该团从年初以来基本上每天都有演出,每年都为农民演上三四百场。
  在不断的市场打拼中,民营剧团的“草台班子”越搭越精致了。如今,很多民营剧团舞台美术讲究,灯光设备齐全,而且连乐队都是成套建制,有些还用上了分声部的乐谱。更为突出的是一大批专业演职人员的加盟,使民营剧团的演出水平大大提高。在我省目前13位获得中国戏剧梅花奖的越剧演员中,孟科娟、王杭娟等就出自民营剧团。
  遍地开花的民营剧团已成为越剧界一大奇景,如今浙江的民营剧团从家庭作坊式的戏班子慢慢趋于规范,并逐步走向产业化。在台州一带,常年来演出的各地民营剧团就有80多个,演出人员2000余人,并形成了相配套的演员经纪人、业余剧作家及流动民间艺人队伍。

本文《下一个百年越剧还得改革》地址:https://www.xiquwenhua.com/yueju/zhishi/215.html

上一篇:“书圣”走进越剧 28日《王羲之》嵊州首演 下一篇:中国越剧百年诞辰碑记
戏曲文化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