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戏曲文化网
首页 > 越剧 > 越剧知识 > 正文

屠杏花当客师

丁一 约在1930年至1931年间,在绍兴中山戏院有一位年纪不到十八岁的女子的笃班演员,长年住在戏院,凡是有的笃班前来演出,她就搭进去饰演小生一角,来一班她搭一班。这种配戏演员当时被称为“坐堂客师”,只有戏路宽广、演技精湛的演员方可胜任。在中山戏院的这位“坐堂客师”,就是嵊县施家岙第一副女子科班出身的女小生屠俊卿。
屠俊卿出生于嵊县江东村(今属新联乡),在施家岙女子科班学戏时,她因为读过两年书,可以通过抄写赋子来记熟内容。除小生赋子外,她还把旦角、老生的赋子也抄录下来,记得又多又熟。比起班里不识字的姐妹来,她戏懂得多,路子宽,后来还兼任过讲戏师傅。她学艺专一,进步很快,在女班开蒙戏《双珠凤》中她饰演小生文必正,扮相俊美,艺技不凡,获得了观众好评。
作为女子越剧第一个女小生,她是第一个也是长期同男班艺人混演的探索者。1931年秋,她到上海,与男班名旦月月红、名老生童正初、名丑谢志荣等合作。为了演好戏,她省吃俭用,经常到书店、书摊买来许多宝卷唱本和传书,有空便看,把书中许多生动的唱词摘抄在戏本上,反覆背熟、牢记于心,用到角色的唱念中去。所以她演的戏唱句不俗,被当时小报誉为“文学小生”。“一·二八”爆发后,屠俊卿改名屠杏花,赴宁波,在甬江大戏院演出。此后,她依然热衷于同男班合演,为的是从男班艺人身上吸收小生的演技。她的精湛演技,与她这种在艺术上孜孜以求的刻苦的探索精神是分不开的。1933年春,屠杏花与名满甬城的男班“四大名旦”之一的白玉梅戏班,演出于宁波中山花园,剧目为《三笑姻缘》。屠杏花饰唐伯虎,白玉梅饰秋香。白演得机智活泼天真,逗人可爱,比女人还像女人;屠则演得风流潇洒倜傥,比男子更像男子。在《追舟》中,白快步圆场,表现了男班艺人快场步的扎实功底、高超技艺;屠杏花也不示弱,紧跟而上。当时正是男女混演之时,男扮女、女扮男同台演出,观众竟分不出男旦女生。屠杏花之名誉满宁波。长期地与男班艺人同台演出,使屠杏花比较全面地吸收了男班艺人的表演艺术,融化于自身,形成了越剧女小生独特的表演风格,为男班到女班的过渡做了承上启下的工作,她的贡献不可低估。
屠杏花与施银花的联合——银杏并蒂,不仅是两位越剧第一代女演员一生中难忘的事件,也是女子越剧得以迅速发展的一个起点。早在施家岙学艺期间,屠杏花就与施银花亲如姐妹,屠杏花常去施家玩,称施父母为“爹爹姆妈”,施银花的父母也视她为亲生。在科班开蒙戏《双珠凤》中,两个配合默契,深得师傅钟爱,未出科已成为班中“台柱”。她们曾一同先后演出《玉蜻蜓》、《二度梅》、《四香缘》、《玉连环》、《孟丽君》等戏,“银杏”始终是一对情投意合的舞台伉俪。1936年9月6日,她们再度以“越剧第一舞台”名义合作演出于绍兴千秋模范剧场,其时施银花已被誉为“花容月貌青衣悲旦”,屠杏花则被誉为“文武风雅小生”。她们的合作演出使越剧赢得了更多的观众,影响波及上海。这年年底,法商上海百代音乐唱片公司特邀施银花、屠杏花及沈兴妹等到上海,灌制越剧唱片,有《游庵认母》、《二度梅》、《盘夫》、《劝秋香》、《孟丽君·看图》、《楼台会》等十多张(以“丽歌唱片公司”名义发行,“丽歌”为“百代”代号)。
1938年端午节前,以“银杏”为台柱的“第一舞台”,从绍兴出发辗转到了上海,先后在太原剧场、皇后剧场、大中华戏院、天香大戏院演出了拿手老戏《盘夫索夫》、《梁祝》、《碧玉簪》等。在这段时间,最值得纪念的是,1939年7月,“第一舞台”演出根据曹禺原著改编的《雷雨》,由屠杏花饰周萍、施银花饰蘩漪、钱秀灵饰周朴园、周宝奎饰周朴园之母、余彩琴饰四凤、支兰芳饰侍萍、马亦琴饰周冲、施福奎、周小云分别饰鲁贵和大海。这些演员都是当时正在上海唱红的越剧名伶,名伶演名作,轰动了上海。屠杏花扮演的周萍,身穿西装,风流潇洒,与施银花扮演的蘩漪珠联璧合,一时传为佳话。

本文《屠杏花当客师》地址:https://www.xiquwenhua.com/yueju/zhishi/21.html

上一篇:四季春班 下一篇:小歌班的第一次演出
戏曲文化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