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戏曲文化网
首页 > 越剧 > 越剧剧本 > 正文

越剧《打金枝》闯宫 剧本唱词

打金枝·闯宫
改编:成容,徐筱汀,苏雪安
范瑞娟、徐玉兰演郭暧,吕瑞英、金采风演公主 (主唱)头戴珠冠压鬃齐,身穿八宝锦绣衣,百褶罗裙腰中系,轻将莲步往前移。当今皇帝是我父,我本是金枝玉叶驸马妻。今日是汾阳王寿诞期,那驸马再三叫我拜寿去尽大礼;我本想过府去拜寿,细思量君拜臣无此理。
(白)是了,驸马今日接待宾客,想必劳倦,侍儿们!
(侍白)公主。
(主白)宫门挂起红灯,也好让驸马早些进宫。等驸马回宫摆筵伺候!
(侍白)遵命。
(暧唱)一见红灯怒火起,大胆地打碎它又怎的!纵然你不挂红灯不接我,今日也要闯进门,迈开大步进宫廷,
(侍白)公主,红灯打碎!
(主白)哪个打碎的?
(暧白)是我打碎的!
(主唱)你打碎红灯是何意?
(暧白)我就为的是你!
(唱)今日是汾阳王寿诞期,文武百官都到齐,众哥嫂成双对来拜寿,只有我独自一人无脸皮。我临行怎样的嘱咐你,不去拜寿是何意?
(主白)呀!
(唱)我只道你怒气冲冲为何故,却原来为此区区的小事体,你道我不把公婆敬,我笑你驸马不知礼!
(暧唱)你还说是我知礼,分明是你把我爹娘看不起!
(主唱)并非我不敬公婆不拜寿,从来是君拜臣无此理!
(嗳唱)君臣名分虽有定,你嫁与郭家便是郭暧的妻,哪一个儿媳不把公婆拜,哪一个丈夫见妻要行大礼?
(主唱)我虽招你为驸马,比不得民间夫与妻,要知道你我的身份不能比,凤凰雀鸟有高低。
(暧白)你……
(主唱)你是唐家的臣门子,我乃是金枝玉叶帝王的后裔。
(暧白)可恼可恼啊!
(唱)既然你是金枝玉叶帝王女,为何与我配夫妻?如今既已嫁与我,就应该前去拜寿尽大礼!
(主唱)自古道君为贵臣为贱,我岂肯与你郭家把头低。
(暧白)哼!
(唱)说什么君臣分贵贱,就是那东宫太子也来拜寿送寿礼!
(白)呸!
(唱)你休道郭家富贵全仗你,听我把旧事提一提,安禄山起兵犯京畿,眼看得唐室天下化灰泥;已倒的江山重扶起,多亏那汾阳王郭子仪。
(主白)啊?
(暧唱)若不是我父子们东荡西扫、南征北战在沙场,你父怎能做皇帝?
(主白)郭暧你大胆!
(唱)一派狂言施谤诽,臣辱君是何理?你居功自大有反意,
(暧白)这……
(主唱)你藐视君王把我欺,怪不得你进宫来不对我行君臣礼,怪不得你打碎红灯毁宫仪。你随我进宫去辩理,到父皇驾前去见高低!
(暧白)嘿!
(唱)休仗你父亲是皇帝,休仗你是公主把人欺,驸马爷今日要教训你,
(主白)我倒要看你怎样的教训?
(暧白)我不但要教训你,我还要打你。
(主白)你打,你打!谅你也不敢打!哼!你真的打我了!好,你打,你打!你打死我吧!你打!
(暧白)你……
(唱)打你年不知礼不知义,任凭你是金枝玉叶体,打出祸来我头不低。
(主唱)恨驸马狠心无情义,他为爹娘不顾好夫妻。我怎甘心平白无端受此气,我怎甘心凤凰反被乌鸦欺。我打碎凤冠难消气,我再扯龙凤百宝衣。叫侍儿们带路进内宫,饶了你小郭暧我定然不依。

本文《越剧《打金枝》闯宫 剧本唱词》地址:https://www.xiquwenhua.com/yueju/juben/84.html

上一篇:越剧《孔雀东南飞》雀亡 剧本唱词 下一篇:越剧《三看御妹》拈香 剧本唱词
戏曲文化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