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戏曲文化网
首页 > 越剧 > 越剧剧本 > 正文

越剧《碧玉簪》送凤冠 剧本唱词

碧玉簪·送凤冠
(林唱)玉林今科中状元,奋发求名遂宏愿,两家尊长上面坐,为什么不见娘子女婵娟。母亲呀,娘子病体可痊愈,还望母亲问根源。
(婆白)亲家,为何不见媳妇大娘?
(李夫人白)让我叫她出来,里面春香听得,请小姐出堂。
(秀白)来了!(唱)忽听得阁府中喜讯频传,王玉林中状元与我何干?!见堂上两家亲双双对坐,我秀英慢猜度先去问安。
(白)参见公婆、爹娘。
(王裕、婆白)媳妇罢了,起来。
(夫白)一旁看坐。
(林唱)我见娘子心欢喜,娘子见我生怒气,抬头再看我贤妻,但见她背朝东、面朝西;堂上大人把我斜眼看,羞得我面红耳赤把头低。怪我当初做事错,我只好,手捧凤冠去赔礼。
(白)娘子请来见礼,喔!想我与秀英虽是夫妻,尚未成亲,她还是一位千金小姐呀!我应称她一声小姐才是。啊小姐,请来见礼。啊呀,我真糊涂呀,想我玉林今日得中头名状元,她不就是状元夫人么,我应该称她一声状元夫人。夫人,下官这厢有礼了。啊夫人,我的夫人啊!
(唱)劝妻休要将我怨,且听玉林来相劝,当初迎娶你到我府,我本是新婚燕尔庆良缘。都只为文友设计陷害你,他假造情书偷玉簪,存心拆散我夫妻,害得你我花烛之夜不团圆。奸人毒计终败露,他用尽心机也枉然,如今是媒婆下狱文友死,我与你夫妻从此再团圆。夫人啊,过去之事莫再提,你快受官诰接凤冠。
(秀唱)好一个头角峥嵘王状元,送我凤冠为哪般?我是轻骨下贱女,口称夫人我岂敢,错认兄妹情可原,错认夫人理不端!
(林唱)你受苦受难受委屈,只怪我瞎疑瞎猜瞎责怨。我不该冷言冷语冷嘲弄,害得你痛肝痛肠痛心寒。我枉为读诗读书读破卷,竟未曾问明问白问根源。如今我悔前悔后悔已晚,望娘子回心回意回家转。常言道:不磨不凿不成器,从今后我听父听母听妻唤。
(秀唱)你休要多言多语多相劝,倒使人愈思愈想愈心酸。怪爹娘,错尽错绝错许婚,选了个负情负义负心汉。我也曾问长问短婉言问,你却是恶言恶语恶相看。曾见你衣单衣薄将衣盖,却落个被打被骂被屈冤。我主婢受苦受辱受虐待,你却是瞒人瞒事瞒玉簪。我只为叹为妇为媳为女子,怨只怨命薄命苦命何惨。你已是大富大贵大状元,该另娶个美德美容美婵娟!
(林唱)凤冠捧得双手酸,立呀立得两腿软,我千言万语去相劝,她一点不肯回心转,背转身来朝上看,见大家袖手作旁观。上坐岳父老大人,我只得恳求岳父去送凤冠。
(甫白)起来。(林白)谢岳父。
(甫白)站在一旁。啊,秀英儿啊!
(唱)你莫记前仇莫记怨,且听为父言相劝。前番玉林委屈你,难为他今日认错心意转。你看他龙门高跳夺魁首,平地春雷我心欢。你就该与他夫妻重团圆,秀英儿啊,你承受皇恩接凤冠。
(秀唱)爹爹是京都吏部官,京都离此路途远,身不在家事不晓,娘亲跟前去问问看。曾记得庭前把婚退,他岳父不唤伯父唤,此情此景在眼前,爹爹呀,你还会替他送凤冠!
(甫唱)女儿说话像箭穿,说得我有口难相劝,她受过玉林千般苦,难怪女儿把我怨。贤婿呀,要送凤冠你自己送,接与不接我不管。
(林唱)常言道女儿总听娘的话,娘去劝她定能回心转。上前恳求老岳母,
(夫唱)状元跪地为哪般?
(林唱)大人不记小人过,还请岳母送凤冠。
(夫白)起来,站在那边,秀英儿啊。
(唱)贤德女儿听娘劝,娘知我儿心中怨。要怪奴才顾文友,串通媒婆起祸端。玉林拾书不明讲,他只怕丑事往外传。如今你水落石出冤已明,贤婿他金榜题名中状元,你前番受苦今富贵,女儿呀,你快接凤冠霞帔穿。
(秀唱)母亲何苦来相劝,娘啊娘,难道你前番之事忘记完?可记得满月之期归娘家,他逼我随轿去来随轿转。可记得那日母亲到王家,他羞得女儿无地钻,娘前动手将儿打,百般凌辱说不完,女儿是受过玉林多少气,娘啊娘,你娘不记怨儿记怨!秀英是如饮寒天冰雪来,冷了心肠铁了肝!似这般恶毒丈夫天下少,管他状元不状元!
(夫白)呀,(唱)良言苦口劝不转,说破舌尖也枉然。玉林呀,我去相劝也无用,凤冠心肠不肯软,这叫玉林如何好,还求堂上两年迈。
(白)爹爹!(王裕白)何事?
(林唱)从前孩儿礼不端,悔将秀英恶待看,如今她不肯接凤冠,要请爹爹去相劝。
(王裕白)小畜生!(唱)年少无各肇事商,枉守寒窗读书卷,在家不听娘训教,贤良媳妇受屈冤,为父不知家中事,要管求你娘亲管。
(林白)母亲!(婆白)做啥?
(林唱)娘子不肯接凤冠,还望母亲代相劝。
(婆白)媳妇大娘她娘的话不听,阿婆的话更加不听,做娘的不去倒霉!
(林白)母亲,你去相劝,她一定会听的。
(婆白)不去。
(林白)当真不去?
(婆白)不去就是不去。
(林白)也罢!(唱)母亲不愿去相劝,我中状元也枉然,孑然一身空嗟叹,我只有皈依三宝了心愿。
(婆白)慢,转来,做和尚是做不得格!让我去倒倒霉看。
(林白)多谢母亲。
(婆白)站得开点!哈哈,媳妇大娘。
(秀白)婆婆。
(林白)夫人,母亲相劝你是一定要听的!
(婆白)格你自己去,媳妇大娘,我的心肝宝贝呀!
(唱)叫声媳妇我格肉,心肝肉啊呀宝贝肉,阿林是我手心肉,媳妇大娘侬是我格手背肉。手心手背都是肉,老太婆舍勿得捺两块肉。媳妇你心宽宽气和和,贤德媳妇来听婆婆。阿林从前待亏侬,难为伊今朝赔罪来认错,侬看伊,跪到西啊跪到东,膝盖头跪得红火火。媳妇侬三番勿理伊,伊状元勿做要去和尚做。格种叫做现世报,侬贤良媳妇就有好结果。听从婆婆接凤冠,诰命夫人由侬做。
(秀唱)回禀年迈老婆婆,你何必苦苦相劝我。夫妻不和世上有,唯有我不明不白受折磨!幸而苍天尚有眼,也全亏你婆婆爱护我。媳妇不愿与他夫妻和,我只好辜负你好婆婆。
(婆唱)媳妇你是贤良方正第一个,福也大来量也大。千错万错是阿林错,我婆婆待侬总勿错。媳妇今朝夫妻和,我一家团圆乐呵呵。媳妇侬若勿肯夫妻和,我这份人家要呒结果,左邻右舍要谈论,害得我婆婆要人难做。阿林是寻死作活要见阎罗,王家后代要断香火。岂不是一场欢喜一场空,我养什么伲子做什么婆,媳妇呀,侬卖个人情给婆婆,收下凤冠夫妻和。
(秀唱)婆婆呀,我不愿与他夫妻和,我情愿递茶端汤奉公婆。
(婆唱)伊情愿递茶商汤奉公婆,真是我贤惠格好媳妇,难怪伊勿肯夫妻和,怪阿林是从前太恶毒。阿林呀,今朝若是夫妻和,除非侬状元跪地去认错。
(林白)儿是天子门生,万岁御笔亲批的新科状元,怎能向娘子跪下?
(婆白)老婆都勿着杠哉,还讲啥格新科状元,天子门生!
(林低头下跪,婆送过凤冠,秀只得接下)(秀白)还望爹娘恕罪。
(夫白)这是理所当然。
(甫白)内堂备得酒筵,亲家请。
(王裕、婆白)请!
(林白)娘子请!

本文《越剧《碧玉簪》送凤冠 剧本唱词》地址:https://www.xiquwenhua.com/yueju/juben/61.html

上一篇:越剧《碧玉簪》三盖衣 剧本唱词 下一篇:越剧《追鱼》书馆 剧本唱词
戏曲文化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