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越剧 > 越剧剧本 > 正文

越剧《矮姑娘》 剧本唱词

矮姑娘
王海金口述
选自:《落地唱书》/张继舜搜集整理,浙江文艺出版社,1992年3月 云淡风清太阳猛,
大地热焰高万丈,
就在嵊县八里洋,
村边扭出一姑娘。
伊年方十八是肖羊,
相貌生得真奇样:
头皮好像荸荠秧,
身体像个大炮仗;
量量只有五寸长,
称称才只三四两,
脚骨好像芦花梗,
门槛底下路好行。
伊汤匙里头做坐场,
走路好像蚂蚁样。
长坐屋里心烦闷,
走到屋外来白相。
哪晓太阳来得猛,
就到茄树底下乘风凉。
忽听“卜通”一声响,
跳来只田鸡真凶相,
前脚好像两枝枪,
嘴巴张开畚斗样,
灯笼眼睛闪闪亮,
把伊吓得汗直淌。
伊连忙爬到茄树上,
想避避风头免遭殃。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哪晓得,头顶老鹰打朋样,
望见茄树上面红锃锃,
心想勿是火腿定是鲞,
扑落啪啦一声响,
把伊打起当路粮。
矮姑娘吓得死去又还阳,
心想此去一定见阎王,
拼命喊来拼命嚷,
可惜瞎子点灯呒用场。
老鹰一飞飞到玉山头顶南东阳,
山上有班毛后生,
听见头上有声响,
抬起头来一眼张,
定道老鹰抓了孵鸡娘,
哇啦哇啦喊得震天响,
老鹰吓得着了慌,
“卜落”把伊甩在田中央。
田边有个小人喊阿祥,
连忙鞋袜脱精光,
裤脚卷到屁股上,
拾起了这位矮姑娘,
满身泥浆勿像个样,
拿到塘里漾了漾,
呀,原来是个大姑娘。
看了心里高兴猛,
随手带回见老娘,
问伊:“哪个侬爹,哪个是侬娘?”
矮姑娘,泪汪汪:
“我家住在嵊县八里洋,
有胡须就是我格爹,
有奶奶就是我格娘,
只因飞来横祸遭了殃,
吓得我死去又还阳。”
娘俩接着排亲眷:
排起来蚕花娘娘是伊小姨娘,
土地菩萨是伊大姐丈,
泗洲菩萨是伊大外甥。
娘俩心里高兴猛,
背起包裹雨伞寻奶娘。
寻到一个好奶娘,
日也养来夜也养,
一养养到九月九重阳,
突然“蓬隆”一声响,
矮姑娘相貌变了样,
比月里嫦娥还漂亮。
百里方圆小后生,
侬也想,伊也想,
都想讨来做婆娘,
弄得“乒乒乓乓”打相打。
到底此事怪相勿怪相?
请倷各位自去详。

本文《越剧《矮姑娘》 剧本唱词》地址:https://www.xiquwenhua.com/yueju/juben/3.html

上一篇:越剧《我合不拢笑口把喜讯接》 剧本唱词 下一篇:越剧《花灯赋子》 剧本唱词
戏曲文化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