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越剧 > 越剧剧本 > 正文

越剧《懒姑娘》 剧本唱词

懒姑娘 王海金口述
选自:《落地唱书》/张继舜搜集整理,浙江文艺出版社,1992年3月
(唱)有个姑娘名彩姣,
生来懒惰真可笑,
勿洗脸来勿洗澡,
变成一副怪相貌:
头发好像烂稻草,
八字眉毛像洞桥,
眼睛活像烂葡萄,
眼屙好比绿豆糕,
鼻头好似烟囱灶,
嘴唇笃起半天高,
耳朵好像荞麦饺,
嘴巴像只破荷包,
头颈像块煨年糕,
双手好像烧炭佬,
脚纱拖出勿绕好,
好比宁波滩头跳上带鱼条。
伊有个脾气也好笑:
勿要学生活专爱搞。
哪怕扫帚出白毛,
哪怕鸡屙糊槽糟,
哪怕垃圾像山高,
伊总勿肯把地扫。
每餐饭碗放落还在摇,
伊就像放山野猪往外跑,
去捉迷藏打虎跳,
小人队里充头脑。
伊嫂嫂知情把头摇,
开口姑娘一声叫:
“侬下月已是廿岁了,
介长介大专爱搞,
针线生活勿肯学,
下遍出嫁自苦恼,
何况侬夫家快来讨,
被人晓得多懊恼。”
彩姣听了脸发烧,
眼睛瞪起发牢骚:
“哼,为人只要八字好,
屁股搭搭好坐轿,
侬又勿是我上代,
何用侬来瞎唠叨!” 隔年荷花尚含苞,
夫家果然就来讨,
花龙大轿坐上后,
半天工夫就抬到。
拜堂拜过酒吃好,
伊婆婆做人也厚道,
未曾开口先带笑,
“贤子”、“贤子”连声叫。
(白)“嗳,格里的乡风:若要人家富,媳妇先做裤。侬明朝就做条裤好吗?”
(唱)活像老鼠碰着猫,
彩姣一听魂出窍,
心想要是勿答应,
当众坍台多难熬,
要是答应去做裤,
做勿起来也糟糕,
左难右难难煞人,
伊张着口儿只说了一声“噢”。
(白)“好。我早就晓得侬一定会讲好咯,喏,贤子,格是已裁好的裤料,侬就做起来呀!”
(唱)彩姣拿起裤子料,
重似青龙偃月刀,
走进房内仔细瞧,
好比瞎子看见花灯闹,
红红绿绿一大包,
哪格做做点勿晓,
心里才想起伊嫂嫂:
“哎,侬何勿眼前走来教!”
急得搔搔头发敲敲脑,
幸亏想着一个小计较。
(白)“呵,有了。磨担三岔生,裤同磨担一样也是三岔生,唔,我来套咚磨担里做吧。”
(唱)伊连忙向着磨房跑,
背进磨担当珍宝,
忙把裤料来套好,
直针缝起横针绕,
做到日落西山鸟归巢,
裤子总算来绕好。
哪晓顾前勿顾后,
裤子缝牢褪勿掉。
(白)“哟,遭犯关呀!断命裤子生牢啦,这——噢!有了。”
(唱)伊拿起榔柱“笃笃”敲,
先把磨担褪开了。
“七里八拉”一记调,
总算拿下裤一条。
伊老公名叫周三老,
看见新裤喜心苗,
心想老婆是要讨,
否则是,新裤哪会有得套?
哪知裤子做得“巧”,
裤脚大来裤腰小,
咬紧牙齿硬穿进,
站站起来翻记倒。
(白)“喔唷唷!格裤子哪格做咚,穿进去要害人咯!哎……”
(唱)婆婆一见已分晓,
嘴里勿讲心明了,
为怕惹个勿吉利,
忙对儿子手摇摇,
三老是个机灵鬼,
话到嘴边忙刹牢。
为了再把利市讨,
婆婆又把贤子叫。
(白)“贤子呀!常言道,若要好,做荷包。我想侬荷包总一定会做啰。”
(白)“嗯!”
(白)“喏!这是布料,侬就做起来。”
(唱)彩姣就向房中跑,
一边走来一边恼;
“哎,今日真是大倒灶,
裤子做过又要做荷包!”
心里像锅油在熬,
急得“嗬落,嗬落”叫,
哪知急中生了智,
又想着一个好计较。
(白)“噢!有了。荷包,它像秤筒一样。哎,我来套在秤筒上做好了。”
(唱)伊用布忙将秤筒包,
拿出一把大剪刀,
“沙落沙落”来裁好,
就直针穿过横针绕,
黄昏做到头鸡啼,
荷包总算来缝牢,
一只荷包虽绕好,
褪勿落来又糟糕。
(白)“哟,又犯老毛病啦!噢——我用力把它拉落来算了。(拉布声)遭好了,我明朝拿去给婆婆看。” (白)“婆婆,喏,荷包做好了。”
(唱)婆婆拿起一眼瞧,
又好气来又好笑:
远看看,好像一顶猢狲帽,
近看看,又像一只猪尿泡。
心里气得勿得了,
可是脸上只好装着笑。
伊开口又把贤子叫:
“明朝早饭侬去烧。”
彩姣一听吓一跳,
心想越来越是糟,
还好想着一个好计较,
伊理直气壮把话表:
“婆婆呀,各地乡风各一套,
上轿时,姆妈对我讲分晓,
一个月,勿嬉到,
勿要烧茶勿上灶。”
婆婆骑虎上下难,
幸亏走出伯姆李琴箫,
伊开口就对婆婆道:
“小婶花轿刚刚到,
这月饭,归我烧,
请侬勿必多心焦。” 光阴过去似流水,
转眼一月过去了,
伯姆又来见彩姣,
亲亲热热把话表。
(白)“小婶,今朝一个月满了,明朝轮着侬烧早饭啦。”
(白)“啊?明朝……”
(白)“明朝还要早些咯!有两个打短佬喊咚。”
(白)“噢!有数哉!”
(唱)为了次日要起早,
彩姣吃落夜饭就困觉,
一更天气勿曾到,
就等死等活等鸡叫。
(白)“断命鸡怕道死光了,到格歇还勿叫!”
(唱)二更过去三更到,
“吱啦吱啦”困转觉,
太阳出起三丈高,
百作师傅出门跑,
来了两个打短佬,
“定嘭定嘭”门来敲。
(白)“喂!太阳像红窑介猛啦!倷还困咚啦?”
(唱)彩姣惊醒一眼瞧,
太阳定道黄昏晓,
翻过身来朝里倒,
又“吱啦吱啦”困大觉。
伯姆听见门来敲,
忙提起喉咙喊彩姣。
(白)“小婶!小婶!侬早饭还勿起来烧过!打短佬来咚敲门哉!”(白)“啊?黄昏晓勿是刚出起,难道会迟了?”
(白)“依自家张张看!
(白)“唔!我起来好了。”
(唱)彩姣开窗仔细瞧,
果然太阳三丈高,
胸里面,别别跳,
肚里骂:断命太阳会介早?
手忙脚乱衣来穿,
哪知穿死穿活穿勿好。
点着洋火一记照,
原来是,裤子当了小棉袄!
穿好衣,三脚两步厨房跑,
两手忙得勿得了,
七零八落下好锅,
慌忙便把柴来烧,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镬窠反而熄记掉。
随手摸出吹火筒,
“呼笃呼笃”像吹弯号,
山里头人烧的是松毛,
烧记着来“哄”声叫,
把伊头发都烧焦,
倷道倒灶勿倒灶?
伊连泖泖来连烧烧,
早饭总算来烧好,
揭揭开来一眼瞧,
一股异香冲鼻梢。
上层饭,糊糟糟,
下层烧得炭介焦,
当中生米断断燥。
哎,小菜更加勿得了,
原来是,酱油错把酸醋舀,
桐油当了猪油浇,
害得两个打短佬,
吃落肚里拼命冒。
这时转出周三老,
见了之后怒火烧,
拍桌打凳大发火,
指着鼻尖骂彩姣:
“侬日日专爱困懒觉,
各样生活点勿晓,
做起裤来要翻倒,
做荷包好像猪尿泡,
还把桐油当作猪油浇,
侬格种人好取啥作料?
真是一个‘现世宝’!”
彩姣嘴里含黄连,
脸孔红得头颈到,
肚里厢,又是羞来又是懊:
羞的是,格种生活做勿了,
懊的是,当初勿该勿肯学,
还把良言当作恶言报,
要是当初听嫂嫂,
今日哪会要尝介味道!

本文《越剧《懒姑娘》 剧本唱词》地址:https://www.xiquwenhua.com/yueju/juben/21.html

上一篇:越剧《灵堂赋子》 剧本唱词 下一篇:越剧《苦难赋子》 剧本唱词
戏曲文化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