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戏曲文化网
首页 > 越剧 > 越剧剧本 > 正文

越剧《一枝梅》遇梅 剧本唱词

一枝梅·遇梅
原著:琼瑶,编剧:卫明
肖雅演何梦白,胡佩华演江冰梅 (何唱)终日寻春不见春,江南何处觅芳馨。冰溪桥畔一枝梅,报得春讯有几分。昨夜北风呼啸狂,晓来四下玉琢粉装。闲云寺外景色秀,更有寒梅吐芬芳。白雪红梅相辉映,冰魂绿萼竞飘香。我借住寺院近一载,竟不知夹岸梅花好风光。看流水载着那浮冰落花知何去?流落异乡四顾茫茫。
(江唱)春日闺中闲无计,除却丫鬟谁知已?难得离家来进香,暂离深宅商门第。奈何寺院更森严,仿佛磐石压心底。礼毕偷到山门外,却惊满眼风景异。雪地冰天枝横玉,春信点点香更奇。信步来到小桥头,白梅相迎心中喜。那一枚迎风摇曳花累累。
(何唱)一枝白梅昼梦惊。小桥上亭亭玉立她是谁?红袄白裙恰似那白雪红梅相辉映。洁白斗篷白风帽,更似晶雪了无尘。她是仙,还是怪?是凡人,是精灵?使人心头颤,是那秋水般的眼睛。一枝梅莫非她所有?果然是一束梅花在她手中擎。
(白)姑娘!这一枝梅是你落下的吧?
(江唱)无意落梅心暗惊。桥下溪边是何人?陈旧的衣衫,陈旧的头巾,恰似那红毡毯上的穷书生。是无赖,是卑徒?是乞丐?是强人?手持梅花是何意?双目炯炯不转睛。
(何唱)千金小姐行施舍,将梦白当何人?是无赖?是卑徒?是乞丐?是强人?若要辩白怎辩白?若要容忍怎容忍?
(白)咳!想不到我何梦白,一介书生,满怀抱负,竟落到被人看成乞丐的地步!
(江唱)急切间闻他自语声,不知是假是真?冰梅仰慕此人名,难道眼前是此人?
(白)你……你就是……何梦白?
(何白)在下就是。
(江唱)书法洒脱实少有,难道果真出他手?古寺岂能长居守,男儿当立志功名求。君既饱学有才干,怎不思赴考占鳌头?
(何唱)岂愿古寺常相守,承问难掩满面羞。纵有蟾宫折桂志,奈何穷途无计筹。
(江唱)见他羞惭难出口,为他怜惜为他愁。人非草木怎束手?
(何白)姑娘,这?
(红白)这银子给你!
(唱)添衣御寒请收留。

本文《越剧《一枝梅》遇梅 剧本唱词》地址:https://www.xiquwenhua.com/yueju/juben/208.html

上一篇:越剧《毋忘曲》助你再跳一次鸾凤墙 剧本唱词 下一篇:越剧《一枝梅》拜梅 剧本唱词
戏曲文化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