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戏曲文化网
首页 > 戏剧 > 戏曲新闻 > 正文

山东八角鼓《王小赶脚》

山东八角鼓《王小赶脚》

【鼓子头】(甲)世上行道有万般,独有这赶脚的艰难。今天上北明天奔南,东跑西颠为的是两个饯。

(甲白)咳!有话不多,听俺慢慢说。干俺赶脚的这一行,说苦也苦,说乐也乐,赶着小驴,摇着小鞭,走南闯北,游逛四方。哎!俺把小褂子洗洗,单裤子浆浆,洗洗浆浆,穿在身上。东庄走走,西庄逛逛,闷倦愁肠来了,听那下田上坡的姑娘说说唱唱,心里一舒畅,路也不觉长。有回头脚驮上,犯上二百三百到家籴斗高粱,奉养老娘。没有回头脚自己个儿骑上,路过枣林梨行,桃林杏行,梆子二簧唱唱,多么自在,多么风光。俺王小最怕着一样,下了雨,蹲了店,打了锅要了饭,驴子也卖啦,鞍子也押啦,卖的卖啦,坏的坏了,押的押啦,回了家啦。天上下雨渐沥哗啦,地下泥泞噗噗嚓嚓,屋里漏雨房倒墙塌,老娘哭儿眼泪答撒,我肚里饿的吱吱哇哇,这么一闹我准得抓瞎。闲话少说,今日天气晴朗,到大道上去挣个三百二百好养活老娘。掌柜的,我赶脚去啦,牵出我的的毛驴来。(乙白)你的毛驴在锅里呢。(甲白)我的妈哎!你把俺的驴给煮啦?(乙白)在破锅里喂着哩。(甲白)你把话说明不就得了吗!牵出我的毛驴来呀!

【阴阳句】(甲)俺姓王名小二十单三,指望着赶脚挣吃穿。槽头解缰把毛驴牵,鹞子翻身上了驴鞍。得儿驾喝我开了鞭,柳树行下了驴忙把驴拴。

(甲白)待我吆喝吆喝。有雇驴的来雇驴呀!吆喝了几声无人答言,俺身上无力眼皮打架,休息休息便了。

【剪靛花】(乙)二姑娘赶路好热天,怀抱着包袱沉甸甸,天热赶路难。婆家住在十里铺,娘家住在张家湾,娶俺多半年。在俺婆家得了点病,眼晕头眩身上发酸,到俺娘家住几天。女婿待俺多恩爱,临来给了俺几百钱,路上作盘缠。正行走来抬头看,有头毛驴柳树上拴,赶脚的睡的欢。

(乙白)赶脚的?(甲白)呼……(乙白)雇驴哩!(甲白)呼……(乙白)这小伙子睡啦,待我糊弄糊弄他。哎,这是谁的的二百钱呐?(甲白)我的我的,这是我的。(乙白)你的什么?(甲白)我的二百钱呐!(乙白)俺招唤赶脚的,你睡熟啦。俺雇驴哩,你那里打上呼噜啦,俺喊这是谁的二百钱,你倒说是你的。(甲白)你不知道哟,我见钱眼才开呢!

【银纽丝】(甲)王小这里抬起头来观,有一位女子站面前。女子好容颜,倒叫我赶脚的喜上两眉尖。把我的毛驴雇,地名说周全,我的大姑娘哎,二姑娘三姑娘四姑娘五姑娘六姑娘……(乙白)你怎么这么些姑娘呢?(甲白)我要喊你大姑娘,你再说你是二姑娘呢。我要说你是二姑娘,你再说你是三姑娘呢。俺起头说到你脚后跟,总有个说准的呗!(乙白)哎哟,小小年纪这嘴倒挺会叭叭的,可是你猜不着俺是老几呀。(甲白)是猜不着。(乙白)我是大姑娘的妹妹,三姑娘的姐姐。(甲白)噢,你原来是二姑娘啊!(甲)我的二姑娘哎,你往那里去。请你说周全,从头至尾对俺讲一遍。(乙)二姑娘有语便开言,今日要上张家湾,我的小……来哎……(甲白)哎,等等,大人小孩都有个名姓,你怎么叫俺小呀小的呢?(乙白)我……哎!俺不知你叫什么名字,叫你小兄弟罢,咱又没有亲戚。叫你小伙子,俺还不好意思。你没见俺这嘴才张开一半吗?(甲白)噢,原来是这么回事。好罢,我的姓在百家姓里头,请猜猜罢。(乙白)俺猜你姓赵。(甲白)你才姓赵,俺不姓赵。(乙白)那姓钱?(甲白)有钱就不赶脚啦!(乙白)那你姓孙罢?(甲白)不姓孙,不姓孙!(甲白)那你准姓李!(乙白)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俺赶脚的还找什么理去!(乙白)噢,你姓赵钱孙李周吴郑王罢?(甲白)好了,好了,说王别带罢(八),带罢把人骂。他姓王,叫王小。(乙)叫声王小来。(甲白)哎!(乙)铜钱多少,你讲在当面。

【诗篇】(甲)二姑娘说的张家湾,我也曾去过五六番。一去足有四十里,来回九十整一天。(乙白)王小你睁眼扒瞎话,怎么说九十呢?(甲白)二姑娘你知道,这几年黄河上打堤打的转转绕绕,一趟多走五里,来回多走十里,这不是九十吗?(乙白)你倒其会算计,你说多少钱罢?(甲白)拿手来吧!(乙白)拿手干什么?(甲白)攥攥手呀!(乙白)不是讲价吗,怎么还攥手呢?(甲白)你没看牲口市里那做买卖的吗?捏七撇八勾子九,未曾讲价先摸手。大哥,你这个小牛多少钱?拿手来罢!人家都是攥攥手哩!(乙白)牲口市里净是些男人家,俺娘们家能和你攥手吗?(甲白)那怎么办呢?(乙白)咱来个老辈里吃斋——口素(诉)罢。(甲白)好。咱老母猪吃料豆——动嘴拱(工)呗。(唱)天热道远赶路难,旁人雇驴一吊钱。(乙白)二姑娘雇驴你要多少?(甲白)让你二百,我要八百钱。(乙)二姑娘闻听这句话,俺打心眼里不耐烦。买一头毛驴值多少,雇一头毛驴你要八百钱。(甲白)买俺的更贵。我这个小驴四个牙,八吊钱我还没卖呢!(乙)雇一顶轿子才钱二百,一气儿抬到张家湾。俺不雇毛驴扬长去,(甲)王小我上前把路拦。(甲白)我说二姑娘,骑驴是驴味,坐轿是轿味呀!漫天要价古来有,二姑娘你钻到地里还。(乙白)常言说,漫天要价,就地还钱。你怎么叫俺钻到地里还呢?(甲)二姑娘说的对对对,我漫天要价你就地还钱。(乙)这大道之上无人走,我跟王小逗笑玩。不给你多不给你少,不短底不少数七股仑敦的——(甲)八百钱。(乙)一个勾拉钱。

(甲白)哎,看她怪机灵,她还是个傻子哩。我要八百钱,她怎么还了个九百呢?我再问问他。二姑娘,你给我九百钱吗?(乙白)你要了多少?(甲白)我要了八百呀。(乙白)要八百俺还你九百吗?你还真财迷呢。(甲白)不是捏七撇八勾子九的勾吗?(乙白)俺说的不是那个勾。(甲白)什么勾?(乙白)是我掏出一个小制钱来,放在你那手心里,使我这个小拇指头上的指甲盖,伸到钱眼里往这边勾,勾过来是我的。(甲白)勾不过去呢?(乙白)勾不过来就是你的,这就叫勾拉钱。(甲白)咳!看她那手指头那么细,指甲盖那么长,钱眼又那么大,还有个勾不过去吗!二姑娘,这说来说去,一个小制钱还得碰运气。趁早你走你的,别耽误我的买卖。

【诗篇】(甲)王小一听心好恼,这不是雇驴是耍笑俺。俺这里牵驴就要走,(乙)二姑娘上前拉衣衫。叫声王小慢着走,你要嫌少俺添钱。铜钱给你四十个,(甲)武大郎放起火——咱快散烟。(乙)铜钱给你五十个,(甲)不够我王小跑腿的钱。(乙)铜钱给你六十个,(甲)不够我半路打打尖。(乙)给你铜钱七十个,(甲)有了草钱没料钱。(乙)再添十个你去不去,(甲)二姑娘你再添一添。(乙)八十个铜钱不算少,(甲)要添要添还要添。

(乙白)要去就去,俺一个大子也不添了。(甲白)真是一个子也不添了?(乙白)就是一个子也不添嘛!(甲白)你这一辈子也不添了?(乙白)哎——哟,你说的么!(甲白)俺说的钱啊。(乙白)噢,你去不去罢?不去俺上别处雇去。(甲白)哎,二姑娘慢着走,待我商量商量。(乙白)你商量谁呀?(甲白)商量我那驴啊。你是愿意去呀,还是不愿意去呢?我那驴摆头他不愿意去。(乙白)不去俺走。

【诗篇】(甲)尊声二姑娘你且慢走,紧紧凑凑再添一添。

(甲白)再添添罢!(乙白)不是早说了嘛,一个钱也不添啦!(甲白)二姑娘说话倒干脆,那好罢。(乙白)你愿意啦?(甲白)我愿意啦。(乙白)你猜你二姑娘我呢?(甲白)我猜你上驴咱走!(乙白)我不雇啦。(甲白)哈哈!你四十,五十,六十,七十,添到八十啦,为何又不雇了呢?(乙白)你那驴有褒贬。(甲白)你褒贬褒贬罢。

【叠断桥】(乙)二姑娘抬头观,二姑娘抬头观,打量毛驴瘦小不堪,摔着俺定要跟你把账算。俺把你送在当官,俺把你送在当官,打你顿板子押在南监,看有谁给你送监饭。

(甲白)二姑娘真会说笑话,我真蹲了监,就得二姑娘给我送饭呗!(乙白)你……我才不管哩!那小驴真要摔着俺……(甲白)别看俺的毛驴小,南京北京都去过。(乙白)你说你都到过那里,我听听。

【坡儿下】(甲)往东到过东海岸,往西到过昆仑山。往南去云南贵州还有福建,往北去关东口外到过奉天。毛驴小西天路上送过罗汉,张果老骑驴他是神仙。摔着你白送一程罚钱十串。

(乙白)这话当真?(甲白)板上钉钉君子一言。(乙白)好,王小!(甲白)哎!上驴!

【二板娃娃】(甲)有王小把驴牵,(乙)二姑娘子手扳鞍。

(乙白)我的娘呀,闪着我的腰了,拿十串钱来!(甲白)你还没挨着俺的驴哩,你自己坐那里啦!(乙白)给我钱吧,你说的是君子一言……(甲白)我没有钱。(乙白)那先欠着账,你许个日子罢。(甲白)人不死债不烂,八百年的好现钱。(乙白)我这个包袱呢?(甲白)大热的天俺可不给你扛包袱。你就骑着包袱抱着驴罢。(乙白)包袱要能骑,我雇你的驴吗?(甲白)咳,你就骑着驴抱着包袱罢!(乙白)那不压你的驴吗?(甲白)可也是呀。(乙白)还是你给俺抱着罢。(甲白)哎,好罢!

【二板娃娃】(甲)俺王小把驴李,(乙)二姑娘手扳鞍。(甲)你赶快使劲往上窜。(乙)俺上了两下上不去,(甲)王小我,作了难,俺没法抱来没法搬。(乙)叫王小快帮我一把。(甲)俺王小给你搭搭肩。(乙白)王小,矮着点!(甲白)好,再矮点!(乙白)太矮啦,再高一点!(甲白)不是高了,就是矮了,真难伺候。(乙)我上驴,(甲)我扬鞭,(乙)大路直奔,(甲)张家湾。(乙)俺骑着毛驴走的欢,(甲)我扛着包袱后边赶。(乙)万里无云好热的天,(甲)浑身热汗透衣衫。人家骑驴我跑腿,(乙)三伏天行路实在难。

(甲白)二姑娘你晃悠什么?(乙白)王小,你不知道啊!

【罗江怨】(乙)二姑娘在驴上头晕目眩,四肢无力身子发酸,在婆家得病娘家去看。(甲)王小闻听不耐烦,我这个毛驴不驮病汉,快快的下驴咱俩散。

(甲白)下驴,下驴!(乙白)你为什么叫俺下驴?(甲白)你有病嘛!(乙白)俺这病与你何干?(甲白)你别着上我。(乙白)俺这病不着人。(甲白)你不着人,着驴,驴再着俺呢?(乙白)俺也不着人也不着驴。(甲白)不着人不着驴,你这算什么病呢?(乙白)俺这病不能跟你说。(甲白)常言说的好,有病之人三不避,一不避爹娘,二不避医生,三不避赶脚的。(乙白)不是这个说法,三不避俺男的。(甲白)我也不是女的。你快下驴,有什么病要向我告诉,不告诉不行!(乙白)俺是个小病。(甲白)下驴下驴,有小不愁大,那还了得!(乙白)你非叫俺说?(甲白)非说不行。(乙白)这可多为难!王小啊,你妈有你的时候也就是这个病,你小孩芽芽,说你也不懂啊!(甲白)噢,闹了半天是这么回事啊,二姑娘不说,我也明白了。

【太平年】(甲)二姑娘,红了脸,盼来年定把喜事添。抱个胖墩墩的小小子,俺王小看着也喜欢。(乙白)哟,你这个小孩还挺机灵哩。小子家都和你一样这么调皮,俺喜欢个闺女。(甲)生闺女心肝尖,模样长得似天仙。心灵手巧人人爱,插花描云胜儿男。

(乙白)看你那嘴巧的,还挺会说话来!你家都有什么人呀?(甲白)我家就有一个哼哼咳咳、病病殃殃的老娘。(乙白)谁给你办饭呀?(甲白)早先俺娘好好的,都是她老人家给我做饭。现如今她病了,我得自己生火做饭。(乙白)哎,俺是问你有了媳妇没有?(甲白)光个老娘还养活不了呢,人家谁跟咱!(乙白)我给你保个媒罢。(甲白)还有不嫌俺穷的吗?(乙白)有啊!

【太平年】(乙)俺庄有个小五妮儿,她和俺家偏对门儿。小模样长得可真俊,人人都夸她好脾气儿。上炕会裁剪做针线,下炕能做好饭食儿,到晚上吱吱扭扭摇着个花车子儿。三天能纺一斤线,五天能织布两匹儿。这一匹能换柴米油盐做饭用,那一匹能换些金戒指儿银首饰儿,剩下钱还能给你做个背褡子儿。这样的姑娘谁不爱,打着灯笼也难找这样的好闺女儿。你们二人配成对儿,管保是恩恩爱爱的好夫妻儿。(甲白)说了半天,就怕人家不乐意。(乙)他已经托过我好几回。人家不嫌贫穷不爱富,托我给他找个老老实实,能吃苦,能下力的好女婿儿。叫我看你王小就不错,(甲)说成了我请你吃大鲤鱼儿。
(甲白)二姑娘,那就麻烦你罢。要真成了,往后你再走娘家,我白送你不要脚钱。(乙白)好啊,俺就等吃你那大鲤鱼了!你看天色不早,咱们快走罢!

【爬山虎】(乙)催动毛驴紧加鞭,(甲)远远望见一座关。(乙)城门楼子高三丈,(甲)四个角上风铃悬。(乙)城门都是铁叶裹,(甲)菊花大钉钉了个严。(乙)护城河里鹅鸭叫,(甲)过了吊桥进了关。(乙)二姑娘进城四下看,(甲)人来人往肩靠肩。(乙)生药铺紧对着熟药铺,(甲)鞋帽店对门卖衣衫。(乙)转眼来到青菜市,(甲)菠菜芫荽来赶鲜。(乙)前面到了粮食市,(甲)五谷杂粮列两边。(乙)往前就是小猪子市,(甲)椎儿呀椎儿的乱叫唤。(乙)催驴来到乱场子市,(甲)人山人海看不到边。(乙)四个角上四台戏,(甲)四台大戏唱的欢。(乙)二黄唱的甘露寺,(甲)两夹弦唱的贾金莲。(乙)柳子戏唱的白兔记,(甲)梆子戏唱的临潼山。(乙)出城来到小河岸,(甲)河里来往许多船。(乙)大船载的是江西米,(甲)小船装的是莱州盐。(乙)那船载的是杂货,(甲)这船载的是竹竿。(乙)这些货运到那里去,(甲)顺着小河到济南。(乙)说济南,(甲)道济南,(乙)济南府,(甲)景致全。(乙)四面荷花三面柳,(甲)千棵芦苇万朵莲。(乙)北门里头北极庙,(甲)大明湖里游花船。(乙)东门外头闵子墓,(甲)南门外头千佛山。(乙)西门外头剪子巷,(甲)向南一拐趵突泉。(乙)趵突泉是三股水,(甲)咕嘟咕嘟的往上窜。(乙)窜了个鲤鱼龙门跳,(甲)窜了个珍珠倒卷帘。(乙)观不尽的济南景,(甲)催驴直奔张家湾。(白)得儿哦!(乙)越过三里桃花店,一股岔道分两边。我叫王小出出汗,(甲)闪得我王小乱转转。(白)哎,怎么不见人啦?噢,走那边道上去了。高粱地里有小道,待我从小道上去截他。赶驴来!(乙)二姑娘驴上回头看,不见王小在哪边。紧提缰绳将驴勒住,(甲)俺扔下包袱把驴拦。

(甲白)唷!别走了,你快下来!(乙白)王小啊,你这是怎么着啦?(甲白)好啊!你嘴里说的怪好听,闹了半天是个拐子。(乙白)哟,俺拐你的什么东西啦?(甲白)你拐我的驴啦。(乙白)一个小驴能值多少钱?(甲白)嗬!八吊八百八十八个钱。(乙白)怎么这么些零啊?(甲白)无零不算账嘛!(乙白)俺要拐你那驴能等着你吗?你说这个,你还拐俺的包袱哩!(甲白)哎!你娘娘们们的走娘家,包袱里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乙白)俺那包袱里净是些金银首饰,绸缎衣裳,对花衫子,金簪子,银环子,还有丈八长的耳挖子。(甲白)二姑娘,你有锯吗?(乙白)你要锯干什么?(甲白)你拉死我罢。金簪子,银环子也许有。这丈八长的耳挖子,你要带上,后边还得有两个人给你扛着吗?(乙白)俺是金条耳挖子,光看不带,能盘起来。(甲白)那不行,我得看看。(乙白)俺不叫你看。(甲白)不看不行,到你娘家怕你讹俺。(乙白)你别看啦,在俺婆家哩,来的慌忙忘了包上啦!(甲白)俺亏了说看看罢!(乙白)王小,咱快走罢!(甲白)我得抓住驴尾巴。(乙白)怎么还抓驴尾巴?(甲白)你别落下我。(乙白)我慢些走就是了。

【莲花落】(乙)二姑娘驴上抬头看,(甲)前面就是张家湾。(乙)催动毛驴把庄进,(甲)你家大门在哪边。(乙白)到了!这里就是。(乙)大门以外把驴下,(甲)给你包袱俺把驴拴。(乙)怀抱包袱把门进,(甲)王小上前拉衣衫。尊声二姑娘慢着走,(乙)你拉拉扯扯为哪般。(甲白)你忘了么东西没有?(乙白)没有啊。(乙)我看王小挺伶俐,不免和他耍着玩。有心让你家中坐,喝碗茶水吸袋烟。(甲)王小不听这些话,俺随身带着打火镰。不喝你的茶不吸你的烟,骑了俺的驴你给脚钱。

(乙白)多少饯?(甲白)不是讲好的八十个钱吗?(乙白)不就是八十个钱吗。(甲白)是呀。(乙白)王小啊,你怎么这么贫气?七十八十的拉倒罢。(甲白)哎,哎!你吃了灯草灰啦,说的这么轻巧!你不贫气,拿钱罢!(乙白)你还真要钱呐!(甲白)大热的天俺跟你逛着玩吗?(乙白)不能给你钱!谁叫你这小孩不老实,在路上光看俺来。(甲白)哎?你不看俺就知道俺看你吗?(乙白)俺看你?俺那脸有多白呀!俺怕人看。(甲白)俺的脸还是枣树皮吗?(乙白)俺可是个女人家哩。(甲白)俺男人也不是豆腐渣垛的,石头缝里崩的,这个当不了拿钱。(乙白)好了,王小啊,你别急,你不进家坐坐啦?(甲白)不去了!(乙白)好罢!

【尾声】(乙)绣花荷包里抓一把,一五一十,十五二十来数钱。九十个铜钱交给你,(甲白)二姑娘,钱多啦!(乙白)多了的给你路上好打尖。(甲)二姑娘心好嘴又甜,好说好笑净逗俺玩。(乙)过几天我回婆家去,(甲)俺赶驴送你把家还。(乙)再送俺你不怕俺把驴拐,(甲)哈哈,我知道你是闹着玩。(乙)不进家你就回去罢,(甲白)慢着,二姑娘你可别忘了。(乙白)什么事呀?(甲)那个事还请你成全。(乙)噢!王小你等着听喜信儿,不吃你的大鲤鱼我不解馋。(甲乙同白)请!

本文《山东八角鼓《王小赶脚》》地址:https://www.xiquwenhua.com/xiju/xinwen/93687.html

上一篇:深圳本土话剧突围《给“人肉”穿上衣服》首演火爆 下一篇:潮语话剧《大潮商魂》将参加省第12届艺术节
戏曲文化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