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戏曲文化网
首页 > 戏剧 > 戏曲新闻 > 正文

哇呀呀!十全大净金少山

金少山,一个十分响亮的名字。
一时人称“金霸王”“铁罗汉”“花面界宗师,剧坛中净雄”(裘盛戎语)。他曾威震上海滩,与周信芳、林树森、白玉昆等名家合作,排演过很多传统剧目和连台本戏。他曾与梅兰芳合演《霸王别姬》,与杨小楼合演《连环套》,他曾在北京自组"松竹社",一开净行挑班的先例。1941年再度赴沪,上海皇后大戏院门前的客满牌,竟挂了半年之久。金少山初到一地,戏票动辄几天前就已售罄。金少山的戏,不但当时的豪门寓公、买办大贾爱看,就是那些太太小姐、舞女交际花也喜欢,而一般的白相人、包打听、马夫走卒则要挤在三楼过道听他那洪钟大吕的嗓音。其时可谓万人空巷,盛况空前。
金少山的身世奇特。父亲金秀山,由票友下海,一举成名。幼年师从太老师何桂山学习架子、铜锤,师从韩乐卿习武,学武花脸。艺成后随父搭班,随班熏戏。十八岁倒嗓后,游手好闲、放荡不羁,摔交、养鸟、驯狗、熬鹰,以至赌博。父亲忿其不才,断绝了他的经济来源。二十一岁只身闯关东寻友搭班,嗓音未复,屡屡失业。为温饱,摆摔交场子,卖大力丸,假扮蒙古人贩羊皮袄。后来重整旧业、锤炼嗓音,在烟台山上坚持吊嗓练功,研讨艺事达6年之久,终于练出一副风雷变幻,虎啸龙吟的“金嗓子”。
金少山的为人离奇古怪。当时外间传说他“人性不好,玩忽职守、误场怠工、挥霍无度”。他在上海滩误场去看跑马,黑社会头子黄金荣把手枪拍在桌子上说:不要他!转天他又精致地扮上戏,有意铆劲盖着唢呐唱,黄金荣哭笑不得,跺着脚说:还得他。南京大恶霸常玉卿逼他给国民党要员义演,少山《连环套》中又串《敬德装疯》,当场晕倒台上。他带着他的蒙古爱犬"傻黄"闹过武汉大员的飞机场。他也曾热心义演,扶危救困。他不甘奴役,愤世疾俗、性格豪爽、仗义疏财,一辈子没拿钱当回事,能挣也能花,有时更可谓挥金如土。他疏朗放荡,游戏人间。
金派艺术是净行宝库。金少山的发展十分全面,嗓音洪亮浑厚高过师爷何桂山,表演做工精细超过黄派架子花黄润甫,身材扮相边式更胜人称大个李七的李寿山,长靠短打、武打动作比庆派武花脸庆春圃更加干净漂亮。金少山一生喜爱花草鸟兽,他的庭院有来自全国各地和香港南洋等地的花木,他每天抱着最喜欢的巴狗“小黑炭”进后台,他驯养的“小猴三”会给客人倒水点烟,还会坐汽车去给主人请假,他牵着小老虎上街散步,当场吓晕好几人。其实旁人未必知道,他从花中颖悟扮相色彩,从鸟鸣体会演唱韵腔,从动物的动作揣摩人物做工,真可谓匠心独运。尤为可贵的是,金少山对排演新剧情有独钟,他和戏剧家翁偶虹相见恨晚结为知交,翁先生曾为少山编写全本《钟馗传》和全本《金大力》,只可惜少山英年早逝,未能付排。他有很多独特的艺术灵感,无论新戏老戏都用心体会,绝不因循旧式,而是不断创新,他的脸谱色彩十分活络,经常随着人物在剧情中的发展而随场填添。艺术,源自于心,全靠用心。艺术,表现于艺,常需磨练技艺。功成名就的他在松柏庵外买地练功,常年不懈。他常说:台上三秒钟,台下三年功,一天不练手脚慢,两天不练丢一半,三天不练门外汉,四天不练瞪眼看。游于艺而精于心,这就是金少山的艺术魅力。
遥想金少山当年,可算得“偏师突出,所向披靡”“天之骄子,红极一时”(翁偶虹语)。然而由于他1948年就以不足花甲之年英年早逝,我辈后来之人无缘一睹其夺目风采,我们只能从有限的音像资料和同代名家的只言片语中管窥一斑。
十分幸运的是,金少山先生的徒弟徐世光先生追随师傅的足迹,亲赴北京烟台上海等地,走访金先生的夫人和生前共事的前辈,用几十年时间搜集各种音像、回忆、报章、评论,并整理了金少山所饰演的戏码,脸谱,演剧经验。如今,在金先生仙逝50多年之后,这本书呈现给我们的竟是一个如见其人,如闻其声,栩栩如活的金少山。书中有故事,有逸闻,有启发,有哲理,有教益,甚至还详细介绍了几出金派代表剧目的演技演法(包括剧照、脸谱、戏装等),读后掩卷历历在目,另人如当日进入幕后台前。笔者兴奋之余,愿意推荐给大家。
我想金派传人必看,私淑金派者必看,欲从金派艺术汲取养料的后学必看,仰慕金派艺术的人要看,喜爱花脸的戏迷票友也要看。同为净行怎可不看?同入梨园怎可不看?就连我辈外行,意兴于金少山的为人逸趣,感慨于金少山的气概风采,看过也觉兴味盎然,获益良多。哇呀呀——

本文《哇呀呀!十全大净金少山》地址:https://www.xiquwenhua.com/xiju/xinwen/8707.html

上一篇:小武旦冯蕴用新角色攻擂 下一篇:浙江二千万元民间资本有力支撑
戏曲文化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