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戏曲文化网
首页 > 戏剧 > 戏曲新闻 > 正文

他们是阳泉评说传承人

“评说”是一种以平定方言韵文道白的表演艺术形式,创始人为民国时平定县冠山镇里社村人郗富根。初时吸收了迓鼓、风秧歌道白,借鉴官府韵文可取部分,采用北京天桥卖艺形式,一人表演,取笑逗乐,意趣横呈,故初名“哈哈笑”。1962年,在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江平主持下,为郗富根举行了收徒拜师仪式,收了王勤、贾子祥、关海昌、侯治帮、王全福、王玉贵、魏荣堂等徒弟,使评说进一步得到发扬光大。目前,评说艺术在市曲艺家协会和平定曲艺家协会的传承和发展下,已经成为我市的一门独特的艺术。周刊从本期开始介绍我市评说界的传承人,在了解人物故事的同时,让读者更深地了解评说艺术,欢迎投稿!邮箱13703534947@163.com。

阳泉评说自创始以来,大体上经历了三个阶段。以郗富根老先生的“哈哈笑”为第一阶段。当时是街头文艺,一个铜铃,几张宣传单,说的是时政及其他。“五月二日太阳红,八路军解放了平定城……”阳泉评说从此也获得了新生,满怀激情的郗富根,是当之无愧的用文艺形式歌颂阳泉解放的第一人。翻身做主的穷苦人,投身到建设新中国的热潮之中,迎来了“百花齐放”、“推陈出新”的第二阶段。此阶段标志性的是侯治邦的评说《婚姻法》,参加全国冶金系统文艺会演获奖,成为评说进京的第一人。在郗富根老先生的7大弟子王勤、贾子祥、关海昌、王玉贵、侯治邦、王全福、魏荣堂等人的精心打造下,“街头文艺,立巅舞台”、“火红年代,功成名就”,“播甘霖之化雨,小草皆春;延郗门之和风,菁莪谐韵”。评说艺术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在此阶段中,令人不能忘却的是侯治邦、王玉贵、魏荣堂等阳泉评说无怨无悔的传承人,是他们给工人们带来欢乐,给工人们的生活增添了色彩。

表演出彩的侯治邦

侯治邦(1935~1992),山西省平定县东沟村人,原阳泉钢铁集团公司退休工人,评说艺术创始人郗富根的徒弟,山西省曲艺家协会会员、阳泉市曲艺家协会名誉理事。他出身于梨园世家,从小就喜欢搞文艺闹红火。其父侯德全老先生解放前在戏班当班主,解放后是阳泉市晋剧团团长,阳泉解放初期成立的“人民戏院”的主要演员,后回平定县晋剧团当团长。受父亲的艺术熏陶,侯治邦在小学读书时就不断给同学们讲故事、说笑话,还演过捉特务的小话剧。逢年过节就和同学们一块扭秧歌,说快板搞宣传,称得上是小小文艺家。

1953年,侯治邦到阳泉铁厂当工人,干过厂警卫,在俱乐部也工作过。当钳工是他的主业,一干就是30余年直至退休,是有名的10级钳工老师傅。在生产中,革新创造常有,多次被评为车间和厂的先进个人。但他的文艺演出从来就没有因工作而停止过,常和工人们一起利用业余时间,因地制宜演戏、跳舞、唱歌、说评说,特别活跃。1955年,侯治邦编演的评说《婚姻法》获市里的一等奖。1956年,参加山西省冶金系统文艺会演,他演唱的青海民歌《嘎老汉》又获一等奖。同年,他的评说《婚姻法》进京参加全国冶金系统汇演荣获一等奖。

1959年冬,侯治邦被抽调参加阳泉市职工业余文艺代表团,参与迓鼓《阳泉十年》的集体创作和演出,同时加工排练了《苏联火箭上了天》,参加晋中文艺百花会演、山西省职工文艺汇演均获一等奖。他参与本地特有的民间艺术“迓鼓”的重新定名,起到了积极作用。阳泉评说,1959年冬以前曾叫过平说,快板,圪杂咀,哈哈笑,笑哈哈,新闻同乐等。这年冬天,他在市职工业余文艺代表团搞创作期间,由主持创作的杜受仁提议倡导,和贾子祥、王全福、王勤等共同确定为现在的“评说”。意思是要评、说、演。说千秋功罪、评历史现实。另外,在评说的人格化、人物出彩、体现主题等都有所建树,和贾子祥等编演的《训子》就是代表作。

1963年,侯治邦参加市曲艺团,由杜受仁执笔,和贾子祥共同创作了三人评说《刘关张巧相会》。与贾子祥、王全福排练演出后,深受煤矿群众和领导的热情赞扬。团内也称其为“吃香戏”。侯治邦在阳泉曲艺改革中,多次参与集体创作、参加排练和演出,并担任主要说角。在参加晋中文艺百花会演和山西省的文艺汇演中均获一等奖。

1973年,侯治邦创作的单人评说《窦家湾》参加山西省曲艺调演,获优秀节目奖。1974年,参与排练演出了反映本厂高炉炼铁先进经验的迓鼓《无炉衬炼铁》,参加市春节文艺汇演获一等奖。侯治邦对当地特有的曲种“评说”贡献较大。他认真刻苦、细致分析、合情合理,特别是在表演上洒脱精干、细腻逼真、口齿伶俐、嗓音清脆、字句清楚、诙谐幽默、飘逸大方、台风稳健、面部表情丰富多彩。多年来自编自演的较好的段子有《婚姻法》、《勤俭持家》、《串亲》、《斩马谡》、《窦家湾》等;参加集体创作的三人评说《训子》、迓鼓《庆寿》、《阳泉十年》等,共有四五十个。

1992年7月,侯治邦因病逝世。阳泉市群众艺术馆在献给他的挽联上写道:“评说第一人,艺苑无二声。”肯定了他对阳泉曲艺事业所做出的突出贡献,他是值得人们怀念的老一辈评说艺术家。

一倒腔王玉贵

王玉贵(1931~1979),平定县张庄乡石凹村人,阳泉市文工团评说演员。评说创始人郗富根的弟子。

  王玉贵从小在家务农,解放后到阳泉三矿当掘进工。生产中一贯踏实肯干,不怕苦、不怕累、出满勤、干满点,是一名人人称道的好工人。搞文艺是他的业余爱好,不断和本矿工人王卜怀一块手拿竹板,在坑口、食堂,会前、会后数段快板,说段顺口溜等。内容大都是本矿本局的好人好事和生产任务完成的好坏,深受领导重视,也很受煤矿工人的欢迎。1958年在阳泉矿务局工人文工团,和王卜怀一块参加排练了周秋山创作的对口快板《矿工父子辩论》,说服教育矿工安心工作,安全生产,演出之后深受职工家属的欢迎。1958年和王卜怀一起抽调至阳泉市职工业余代表团,王玉贵又编写了单人评说《如今妇女不简单》,节目创作水平和演技日臻成熟。王玉贵还参与了迓鼓排练的演出,在参加晋中文艺百花会演和山西省职工文艺汇演中均荣获一等奖。山西省文艺代表团到北京参加全国职工文艺汇演后,进怀仁堂为中央首长演出,受到了朱德委员长、周恩来总理、邓小平总书记等党和国家领导的亲切会见。全国汇演结束后,留市工人文化宫工作。

1962年,王玉贵参加了在阳泉宾馆为评说创始人郗富根收徒拜师的仪式。递合同行礼排行第四,他虚心向师傅和师兄弟们学习,继承传统段子,学会了不少民间笑话。如《好、巧、多少》、《三女婿对诗》等,在以后的活动中都不断演说,深受群众欢迎。

1963年,王玉贵参加市曲艺说唱团的演出活动,和贾子祥、侯治邦合说的三人评说《刘关张巧相会》中饰演张飞非常成功,深受观众欢迎,他饰的张飞粗陋莽撞,给人们留了深刻的印象。在文化大革命中王玉贵受到迫害,被下放到荫营硫铁矿等单位当工人,1971年回市文工团当曲艺演员。先后和本团演员王金等编写演说过双人评说《探亲》、《敢叫娘子关水倒流》等。1973年参加了山西省专业、业余曲艺联合演出,演说了《我的家》,受到大会好评。1976年参加山西省曲艺调演,和贾子祥、侯治邦、高堂宾、韩晋萍(女)合说的五人评说《再攀新高峰》获优秀节目奖。

王玉贵一生为事业奋斗,对评说贡献很大,他把评说送进北京,奉献给党中央和首都人民,为扩大影响推广评说,立下了汗马功劳。王玉贵台风活泼、表演大方、嗓音浑厚、吐字清楚、贯口连珠,创作的段子真实可信,生活气息浓厚。 1979年患肝癌,过早地离开了人世,令人惋惜,享年只有48岁。他是深受群众喜爱的评说艺术家。

擅长笑话的魏荣堂

魏荣堂(1935~1974),山西省平定县魏家庄窝人,阳泉矿务局工程处一工区党总支书记,评说创始人郗富根的弟子。

魏荣堂从小就喜欢文艺,在学校念书时就和同学们一块数快板、扭秧歌、打霸王鞭、上街头宣传,到工程处当工人后显得更为活跃。工地现场、班前班后会上不断给职工们数段快板、讲个笑话,逗得职工们捧腹大笑,提拔当了党支部书记之后仍然坚持一线劳动和文艺宣传。他根据单口相声改编了评说《糊涂县官》,1957年还编写了评说《夜送锅拖机》并参加市春节文艺汇演,获创作和演员奖。

1962年,魏荣堂参加了在宾馆为评说创始人郗富根举办的收徒拜师活动,因年纪小,排行老小。他对师傅郗富根说过的《劝戒烟》、《禁赌博》、《戒浮华》、《枪毙盖榆次》等段子,非常感兴趣,可以说一字不差全盘继承。郗富根对这个小徒弟也非常器重,有问必答,无问也说说段子、讲故事唱民歌、哼小调、抖包袱、加笑料等等,惟恐不详,师徒关系十分融洽亲切。

在后来的演艺活动中,魏荣堂还不断给工人们演说《劝戒烟》、《禁赌博》等段子,很受群众欢迎。魏荣堂改编了单口相声《三性人》,创作了《乱成一团》等许多段子,演出之后,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和贾子祥合作,不断地同台说过《三十生人》和《看戏》等。

魏荣堂编写段子有个很大的特色,就是构思巧妙、引人入胜,不以方言土语取胜,专以故事情节夺人。说起来诙谐幽默、风趣逗人、潇洒自如、磊磊大方、面部表情丰富喜人、字句清楚、快慢有序、抑扬顿挫、层次分明,称得上优秀的评说艺术家。

这些大师们先后离世了,但他们的事业永存。

本文《他们是阳泉评说传承人》地址:https://www.xiquwenhua.com/xiju/xinwen/84779.html

上一篇:历史题材话剧《霸王歌行》春节演出 下一篇:话剧《上海小姐》情人节亮相
戏曲文化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