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戏曲文化网
首页 > 戏剧 > 戏曲新闻 > 正文

筱爱娜

知道“筱爱娜”的大名,是在新中国成立前后的乡村庙会期间,那时我在家乡洪洞县曲亭镇的南庙里上小学。每当南庙上逢会唱戏,学校自然也就停课放假了,庙会期间是娃娃们最为开心的日子。红红绿绿的大戏报张贴在戏场和街头的显眼处,临汾民声蒲剧团张庆奎、筱爱娜的名字写得很大,常听街头巷尾的老汉们议论,十三红的身架子如何好,筱爱娜的乱弹如何的好。我虽然听不懂老人们的品评,但体会过筱爱娜大段唱腔中满场观众的叫好声和人流涌动的壮观场面。“筱爱娜”这个既时髦又亲切的名字,在我少年的记忆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53年到1959年间,我到县城里上了学,初中、高中,一连六七年,每年寒暑假期又与镇上四月和九月的古会碰不到一起,戏场的热闹与激扬的乱弹,特别是那些演绎各色人物故事的好把式,似乎离我疏远了许多。孰料愚下今生与戏有缘,我于1959年高中毕业之后,竟考入了省城新开设的首届本科戏剧专业。在这个专业念书,只要爱看书看戏就是好学生,就是“专业思想巩固”。但在太原看晋剧容易而看蒲剧却很难,这时幸逢蒲剧影片《窦娥冤》上映,我就连着看了几遍,并写了一篇剧评发表在《新电影》杂志上。这部蒲剧彩色影片着实令我着迷了一阵,影片中蔡婆的扮演者正是我少年时期即为之敬仰的乱弹名家筱爱娜。这时我才知道筱爱娜是个艺名,她的本名叫曹洪文。

晋中人迷恋中路梆子,认为“毛毛旦的窦娥,天贵旦的蔡婆”,好得“没法说”。对毛旦旦如泣如诉的滚白,天贵旦声泪俱下的“鼻涕”绝活,赞叹不已,津津乐道。但我认为蒲州梆子王秀兰的窦娥与筱爱娜的蔡婆,确实在艺术上上升了一个档次。但就“蔡婆”的演唱而言,脉络清晰,层次分明,流畅的行腔加之有力的喷口,字字贯耳,声声感人。《窦娥冤》杂剧系世界公认的古典名剧,改编上演的剧种和名家,至今屡出不穷,而令我动情的蔡婆唯此而已,好就好在筱爱娜表演唱腔分寸火候的精当把握上。

关于筱爱娜的拿手好戏《假金牌·三上轿》,有口皆碑,闻名蒲乡。“看了筱爱娜,宁吃麸子不吃麦”就是晋南流行的对她的赞美谚语。晋剧名旦花艳君的《三上轿》是从南路老师傅们手上学来的,颇得真传,名噪一方。而筱爱娜的《三上轿》更是地地道道的汲取了前辈几家男旦的精华,融会贯通,创造提高,堪称经典。其艺术成就与演唱特色,姚友德先生在发表于1990年第3期《蒲剧艺术》上的《曹洪文〈三上轿〉的唱腔艺术》一文,已分析得十分精辟,就勿可多论了。老实说,何止《三上轿》,《教子》、《骂殿》、《击掌》、《二进宫》、《三对面》和几部现代戏,都称得上蒲苑精品,有的堪作正工青衣戏的传承样板。后来她在《杨门女将》中扮演的佘太君,同样是嗓音依旧,宝刀不老,光彩照人。她在老旦腔中溶入正旦腔之刚劲鲜亮,听来更具苍劲刚烈之恢宏气势,充分表现了佘太君百岁挂帅,上阵御敌的大无畏英雄气概,其中的核心唱段,至今传唱不衰。

我久居省城,远离蒲乡,为名流大腕作序,难免心虚。不妨在此转抄我的老师、洪洞已故高贤燕森甫老先生为筱爱娜写的一首藏头赞诗《曹洪文帅》,权当煞尾。祝曹先生健康多寿,艺术常青。诗云:

曹登蒲坛传筱名,洪声脆腔人爱听;
文武艺华婀娜春,帅挂杨门晚霞红。

本文《筱爱娜》地址:https://www.xiquwenhua.com/xiju/xinwen/47773.html

上一篇:甬剧《宁波大哥》越剧《烟雨青瓷》获大奖 下一篇:一个民间剧种的大浪淘沙史
戏曲文化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