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戏曲文化网
首页 > 戏剧 > 戏曲新闻 > 正文

帅哥美女救不了相声

“纸扇长,醒木方,穿大褂,站桌旁。祖师爷留下说学逗唱,洒向人间笑一场。”这是大家印象中的传统相声。然而,相声发展到现在,不论演员还是表演方式早已发生巨大变化。最近,由中国广播说唱团和北京电影学院合办的“相声喜剧班”正式开课,它打破了传统相声教学方式,并因招收的22位学员均是帅哥美女引发质疑。帅哥美女能否说好相声并推动相声的发展?昨日,本报特约影视艺术批评学术顾问、武大文学院教授李建中点评称,相声衰落的症结在于渐渐失去讽刺功能,当下最紧缺的不是表演人才而是创作人才,“帅哥美女说相声是为了迎合观众,但救不了中国相声。”

相声班成“外貌协会”?

帅哥美女救不了中国相声!

今年3月,冯巩和姜昆出任北影面试官,为新开设的相声喜剧班招生把关。相声开设本科班有无必要?这一度成为圈内热门话题。开学之际,北影相声班再成关注焦点,不仅因为它开课了,还因为它招收的22名学员均是帅哥美女,其中还有一小名人——《家有儿女》中小雪的扮演者杨紫。不过,此事也引发了争议,帅哥美女与长相抱歉的传统相声演员差距甚远,他们能说好相声吗?

李建中:相声是语言的艺术,喜剧效果和演员长相没必然联系,关键是本子好,其次是表演好,相貌丑陋的演员反倒在表演上更得天独厚。我认为冯巩招收帅哥美女学说相声,是在迎合观众的口味,但这个点没有找准,帅哥美女救不了中国相声。

表演课是学相声的基础?

学习讽刺艺术更重要!

作为国内唯一本科认证的相声喜剧班,课程如何安排自然备受关注。据了解,相声班的专业课是表演,学员们首先要接受声乐、台词、形体、表演等一系列基本功的训练,然后再学习相声喜剧表演的说、学、逗、唱。据了解,北影对相声班的教学方针是,培养既能掌握传统的相声喜剧表演,又能适应现代传媒技术的喜剧人才。北影此举能否培养出复合型喜剧人才,进而推动相声艺术的发展呢?

李建中:表演对于相声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相声班恰恰缺乏一门重要课程,那就是讽刺艺术。相声最大的功能是讽刺,讽刺作为一门艺术在中国和西方都有悠久历史,且在每一个时代都有经典作品,所以不仅要把喜剧当做一门艺术来讲,还要跟学生讲喜剧美学的理论,从创作、鉴赏角度来分析观众为什么发笑。

师徒传承体系是好是坏?

师徒传承应扶持和强化!

众所周知,相声是门草根艺术。传统相声演员,多是自小跟着师父转,由师父传授段子再自我揣摩。现如今,以郭德纲为代表的德云社班子,仍是传帮带模式。此模式虽能较好地传授技艺,但郭德纲事件也告诉我们,师徒传承有股落后的江湖气。冯巩打破传统,通过相声班教授技艺,似乎意味着师徒传承体系正逐步衰退。

李建中:师徒传承是很有生命力的。它既可以传承传统的相声风格,也可以在不同门派间构成一种竞争。师徒传承应该扶持,甚至应该强化。至于江湖气,郭德纲事件只是个别案例,这是他本身做人的问题,跟传授方式没有关系。我建议冯巩的相声班实行导师制,这样可以在现代体制下保证传统的师徒传承方式。

相声衰落的症结何在?

渐渐失去讽刺功能!

无论是茶馆里说着传统相声的郭德纲,还是电视上表演酷口相声的贾玲等80后演员,抑或是校园里刚接触相声的学生,都说明一个问题,相声发展到现在,虽以多种方式存在着,却早已失去了往日的辉煌。我们不免老生常谈,如何拯救相声?

李建中: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找到症结,相声衰败的症结在于渐渐失去了讽刺功能,因此最紧缺的不是表演人才,而是创作人才。我认为办相声表演班,不如办喜剧创作班,如今优秀的相声剧本太少,都是不痛不痒,庸俗无聊的段子,既没有上世纪80年代梁左《特大新闻》、《小偷公司》那样细腻的作品,也没有马三立《买猴》那样极尽讽刺的作品。

拯救相声艺术要对症下药。它的要害在于作品不敢接触社会敏感话题。讽刺艺术有两个层次,一是对时弊的批判,这是最犀利最有风险同时也需要智慧的;二是对人性弱点的批判,风险小一点,效果也稍逊色。周立波的海派清口和赵本山的作品,分别代表了以上两类讽刺。周立波有上海人的聪明劲儿,他以打擦边球的方式让观众心领神会。赵本山打造的《乡村爱情》情景剧,实际是对当今社会人性弱点,如贪婪、势力、逢迎、巴结富人等批判和讽刺。(记者 肖黎)

(摘自 《长江商报》)

本文《帅哥美女救不了相声》地址:https://www.xiquwenhua.com/xiju/xinwen/44669.html

上一篇:话剧《李白》从成都开始巡演 下一篇:云南省滇剧院公开招聘“掌门人”
戏曲文化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