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戏曲文化网
首页 > 戏剧 > 戏曲新闻 > 正文

这一出《武家坡》

在众多《武家坡》的版本中,张君秋和谭富英的那场实况是我最先喜欢的。
张君秋彼时嗓子真冲,搭架子的两句:“做什么”和“有劳了”就要下了两个彩。[慢板]中第二句的新腔很中听,张君秋唱得更是美:高上去的地方就像一道明亮的却又转瞬即逝的弧线,尔后又马上用中音稳稳当当地坐在板上,给人以无穷的艺术享受,最后又似倾泄一尽的瀑布;鲜明的特色颇能激动人心,不由得你失声叫好(其实这是一个张派的专用腔,像《银屏公主》中“我父王不把那赦旨来降”一句也用了这个腔,但其唱无论在劲头、气度,还是在感情上都远不及这出《武家坡》)。后面生旦对唱的[原板],既跟着老生唱同一调门,又是依着老生的速度,难度较大,而张君秋唱来毫不费力,依然圆润悦耳,真佩服他那一条好嗓子。[二六]前的叫板“当真”“果然”我最爱听,音色很迷人,特别是“果――然”,略带哭腔,太美了。[苦头]按一般唱法“狠”字都是往上靠,而张君秋则行了个带三连音的低腔,相对于后面走高的“心”字起伏较大,感情丰富又别具一格,听来很是新颖悦耳。张君秋的[二六]唱得很快,不加雕琢,腔简音疏,而且速度越催越快,那种劲头倒颇有他唱《女起解》[流水]的味道。我听梅葆玖唱的梅派和杨至芳唱的王派,他们这段[二六]速度就较慢,小地方很多,非常细腻。其实,我觉得若按剧情和情感发展,前四句应悠着点儿,抒抒情,也很讨俏;而后两句“既是儿夫将我卖……”则要像张君秋这样催着板唱,因为王宝钏急于知道详情;而且也为下面的对口[快板]起个衔接的作用。对于张君秋的[快板],我却并不怎么恭维,其中有一原因便是他老爱在上下句之间垫个虚字“呐”,物极必反,我认为这种风格给人感觉缺少些许矜持,且并不怎么中听。
对于谭富英的唱,以前只觉得爽朗明快,这回又感觉到了一种遥远的古朴。可能这就是谭派的特色吧。谭富英的嗓子也真好,一大段唱听来非常解气,常能给人带来快感。他的张口音的发声位置都很靠前,味儿虽有些怪(后来我知道了那便是“涮下巴”),但很有个性魅力,也颇中听。那句闷帘[导板]“一马离了西凉界”他唱得简洁洗练,非常潇洒,先声夺人,简直“帅呆了”!而另外两句[导板]“八月十五月光明”和“提起当年泪不干”,尾腔用的是“楼上楼”的唱法,应该很讨俏的,不过彼时谭富英到底因为年龄关系,嗓子比起年轻时候来自然打了折扣,唱到最后已有力不从心之感。谭富英的实况听得最累的是他的念白,因为他的念白高低、明暗、宽尖起伏很大,且低沉处声音细若游丝,如果不全神贯注地细听,便会产生其念白断断续续的错觉;而且他的念白有着相当深厚的“漫不经心”,那种随意正代表他的已臻化境,确是令人击叹。

本贴由梨园走马于2002年7月24日20:57:40在乐趣园〖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本文《这一出《武家坡》》地址:https://www.xiquwenhua.com/xiju/xinwen/3818.html

上一篇:我国演出政策将做重大调整 下一篇:我看马派
戏曲文化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