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戏曲文化网
首页 > 戏剧 > 戏曲新闻 > 正文

滇剧的过去与现状

滇剧是流传于云南省广大城乡的全省性的一大汉民族地方戏曲剧种,具有悠久的历史,深为全省各民族人民所喜爱。它先发端和来自广大农村,逢年过节、吉庆日、庙会,民间婚、丧、嫁、娶、生子、周岁等都要演戏,以求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神灵保佑、诸事顺利,等等。例如至今全省各地乡镇还保存着不少古戏台,如通海县的晚街戏台、曲陀关戏台、玉溪九龙池戏台、剑川沙溪戏台等等都是著名的古戏台;昆明农村的斗南村戏班、马村戏班、牛街庄戏班、大普吉村戏班等等都是清末以来著名的戏班,有的至今还很活跃,不断在各乡镇演出。除此之外,昆明的四河六坝都有业余的滇剧戏班,清唱和演出很频繁。清末以来,滇剧才从农村进入城市,先是以茶园的形式在城内打围鼓清唱和演出(如早期的四合园、宜春园、庆丰园等,后期的丹桂茶园、云仙茶园等),民国初年后才逐渐发展成戏院(如群舞台、新滇戏院等)。特别是不少著名的滇剧艺术家都来自农村,例如:李瑞兰(通海河西镇)、罗香圃(玉溪瓦窑村)、张吟梅(玉溪农村)、李少兰(弥勒农村)、黄雨清(宜良农村)、黄伯先(通海黄龙湾)、张玉才(昆明牛街庄)、赵吟涛(昆明南郊农村)、地古牛(夏俊挺,昆明梁家河)、赵纪良(红河县迤萨镇),等等。这是一个突出的现象,农村中蕴藏着很多滇剧苗苗,我们要特别注意在农村中普及滇剧和培养滇剧新人。

滇剧来源于徽腔(弋阳腔等)、汉调和秦腔,皮黄夹梆子,是一个多腔调的古老戏曲剧种,又受京剧、川剧等的影响很深,有几百年的历史,通过历代艺人的实践、改良、发挥和创造,早已发展成熟和地方化了。滇剧音乐、声腔等的积淀和底蕴很丰厚,文学剧本很典雅古朴,韵律也很讲究,同北方戏曲剧种一脉相承。历史上有不少著名的滇儒和大手笔爱好和喜欢滇剧,并曾亲自动手整理和创作滇剧剧本,写作出了本剧种特有的、水平较高的好几个有代表性的剧本,受到省内外很多名家的称赞。

滇剧上世纪三十年代三次灌过120多张蜡制唱片,流传很广,影响深远,被很多人习唱,培养了许许多多票友和业余爱好者。前后出了很多演唱名家,解放后又出了一批演唱名家和新秀,如李少伯、郑文斋、栗成之、周锦堂、汪润泉、竹八音、李瑞兰、李少兰、李桂兰、李文明、张吟梅、董竹君、董美堂、筱黛玉、筱兰春、碧金玉、彭国珍、万象贞、戚少斌、何曼卿、王玉辉、黄伯先,以及滇剧操琴圣手孙竹轩,著名鼓师曹愚孝,等等。可惜至今七、八十年了,很少有人系统地专门研究他们的声腔和演艺资料,这些名家的演出专集、唱腔集或唱腔选等等未见记录、整理和分别集结出版。这是很珍贵的滇剧戏曲资料,无形的宝贵财富,具有很好的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应该让它们为弘扬滇剧艺术更好地不断发挥作用,更加放出光彩,永远流传后世。要说流派,必须要具备自己特殊的声腔和表演艺术、演出代表剧目和传人等等条件,那么“滇剧泰斗”栗成之的“栗派”,滇剧著名青衣、花旦竹八音(张禹卿)的“竹派”,“滇剧青衣皇后”碧金玉的“碧派”,滇剧著名女须生彭国珍(艺名状元红)的“彭派”等等早已具备这些条件和要求了,只不过过去有的人谨小慎微、怕这怕那,不敢提出和大力宣传罢了。当然,这些流派现在岌岌可危,缺少传人的传人,很难流得下去了!在过去,关心、热爱、研究和积极推动、支持滇剧艺术发展的政要和文化人士很不少,但是现在已经凤毛麟角了。

可如今呢?由于种种原因,全省才有云南省滇剧院、玉溪市滇剧团两家(昆明市滇剧团已于2005年7月撤消),专职从业人员(包括省戏曲职业艺术学院滇剧科等等有关人员)最多不到500人,能上阵演出的担纲演员只是百多人,尖子演员只有10多人,梅花奖得主仅三人。净行奇缺,至今滇剧还没有出现过女花脸演员。有的剧团常年不能坚持演出,只能在春节或重要节日能为地方或下乡商演一段时间;有的剧团人死艺亡,行当不全,只好与其它艺术剧种合并,演出时参演一两个滇剧节目点缀一下。全省没有几个专业民营剧团,演员老化,后继乏人,老年观众也不断流失,几近无法生存。全省的票友、戏迷至多一两千人,文武场面很缺乏人才操作,爱好滇剧的观众较分散,全省至多几万人。2006年9月,笔者曾亲自专门到过去滇剧比较兴盛、发达的个、开、蒙等地作过调查,所了解到的情况令人嗟叹不已:在个旧市文化宫,会唱滇剧的票友只有五六人,能操琴的只有一两人,武场面基本敲打不起来;开远市也只有几个老年人会唱滇剧了,因缺乏文武场面,他们也很少聚会,有的票友只好跑到几十里外的弥勒县竹园镇去参加那里的票友聚会演唱;蒙自县是已撤消的红河州滇剧团所在地,南湖公园也只有三五个老年人会唱滇剧,缺乏演奏员,原州滇剧团退休和转业的演员四散东西,也很少来参加活动;建水县前年9月28日孔子文化节期间,附近州县赶来聚会的滇剧票友也只有十来人,无演唱场所和武场面,只能每晚在东门城脚边坐着清唱玩。澂江县城逢街天,有一批票友戏迷在文娱茶室聚会,但武场面敲打不起来;昆阳县城乡有几个票友会唱滇剧,但没有人会操琴,因此滇剧演唱活动开展不起来。玉溪市的情况稍好一些,逢节假日,都有一批票友、戏迷聚在聂耳公园等地打围鼓清唱,行当也还齐全,一些折子戏都能演唱。易门县委、县政府重视滇剧的民间艺术活动,曾支持县老年大学开办滇剧培训班,几年来每期都有四十多名学员参加培训,省滇剧院的著名演员孙小鸿、王玉珍、鼓师徐泽钧等还定期到易门辅导、教学,学员提高很大,县城的广场常有滇剧演唱活动,常聚集一大批听众,每逢节日还有彩排演出,这是业余演唱搞得最好的一个县。

这几年云南省职业艺术学院滇剧科招生很困难,甚至招不起生来,现在只有三、四十名学员,还时有转科及流失的危险,滇剧后继乏人的情况着实令人堪忧。多年来,有的剧团很少为大中小学生演出滇剧和进行少儿滇剧培训,也很少到社区为群众演出,更未能进高校为大学生进行演出。据笔者回忆,1984年,云南省滇剧院到云南大学礼堂演出过滇剧《关山碧血》等剧之后,至今有20多年都未到云南大学演出过滇剧了。有很多滇籍的大学生从来还没有面对面地看过一场滇剧,全省二十多所高校无一个学生戏曲社团,我还几乎没有见过有哪个少儿会唱一两段滇剧,大学生会唱滇剧者少之又少。中央有关部门号召戏曲进高校,在云南几乎是空白,而且阻力很大。云南人民广播电台、电视台已多年未播放或转播滇剧演唱、演出的节目,也几乎未举办过专业和业余的滇剧演唱大赛,更莫说在电视上教唱滇剧了。这样的例证实在太多了,提起来让人心酸和肉麻,滇剧这个有名的大剧种似乎在云南人民社会生活中消失,被大大边缘化,在艺坛中绝响了!

看看人家豫剧、越剧、黄梅戏等发达的地方剧种,比比自己,滇剧这个省一级的地方剧种处于这样的态势,已经岌岌可危,属濒危应抢救剧种了!如再这样任其发展下去,滇剧迟早要灭亡和走进地方历史博物馆。这很值得有关部门、滇剧界和云南广大群众警惕和深思,应尽快找出有力对策和措施而奋起有为了!同时,我们也应虚心向这些生机勃勃的地方戏学习,扬长避短,焕发青春!当前,特殊保护现有滇剧院团的生存和发展,特殊保护现有演员不再锐减,特别尖子演员不再流失,特殊保护一些有代表性的滇剧剧目能够传承演出和大力培养青年演员,此乃当务之急!成立省市一级的滇剧振兴和指导协会、滇剧研究会、政府拨款和社会捐赠成立的滇剧专项基金会乃是必不可少的工作;电台、电视台应立即恢复播放滇剧节目,定期组织开展专业余大赛;政府买单,让滇剧尽快到大中小学和社区、基层演出,积极开展滇剧业余培训也是很重要的措施,等等。总之,我们要大力培养新一代年轻观众和爱好群体,重建其群众基础,这也是很重要的工作。特别去年3月以来,教育部已正式发出通知,在全国十个省市中小学开展京剧或地方戏进校园活动,许多省市早已闻风而动,我们的教育和文化等部门,也应该借这股强劲的东风,积极行动起来,选几所中小学作为试点,认真开展滇剧进校园活动,并后来居上,逐步铺开,长期坚持下去。诚如此,滇剧保护、振兴和发展有望,回天有力。

说明:这是笔者2009年11月10日应邀在云南省图书馆报告厅开办的学术讲座讲题的提纲,本人的讲座比此详细,曾分为如下几个标题叙述:(一)什么是滇剧;(二)一个地方剧种形成的条件;(三)滇剧的源流;(四)滇剧的音乐和声腔特点;(五)滇剧的文学剧本;(六)滇剧的辉煌时期;(七)滇剧的现状;(八)如何抢救、振兴和弘扬滇剧。

2009年11月27日

本文《滇剧的过去与现状》地址:https://www.xiquwenhua.com/xiju/xinwen/34724.html

上一篇:《笑声与时代——中国曲艺精粹》即将出版 下一篇:老舍的话剧剧本《张自忠》
戏曲文化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