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戏曲文化网
首页 > 戏剧 > 戏曲新闻 > 正文

河北省话剧院《艳阳天》的故事

提起河北省话剧院演出《艳阳天》,还真有些故事可讲。

1971年9月“林彪事件”发生后,“文革”的活动似缺少了往日的“轰轰烈烈”。一天,人们发现剧院有个年轻人——搞道具的陶然在偷偷写东西,原来他在夜以继日地改编著名作家浩然的《艳阳天》,人们被他的胆识惊呆了,但看初稿基础不错,立刻组成孙树林等五人加工小组,把八场话剧《艳阳天》推上舞台。说实话,在那个只有“八出样板戏”的特殊年代,敢于标新立异排演新戏是有一定风险的,弄不好会被打成个什么,后果可想而知。然而,料想不到的是,《艳阳天》排出后却引起轰动。先在省会石家庄几个剧场小试牛刀演演,却是观众踊跃,一票难求,尤其在八一俱乐部演出时更为火爆,连加了几个日场,观众反映:久未看到这么好的戏了!

初演成功,极大地鼓舞了话剧院的演职员们,大家兴奋之余决定趁热打铁,带着行李坐上火车到保定、承德、通州等地巡演,竟一气连演153场,所到之处常常客满,座无虚席。尤在通州的演出更为火爆,正在北京市演出的几个“样板团”,如《杜鹃山》剧组、《海港》剧组和《沙家浜》剧组的演员们坐着大轿子车来通州看戏。北京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戏剧学院、中国评剧院、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以及天津、西安、郑州、浙江、重庆等地的许多剧团相继来通州观摩《艳》剧。以后不久由河北人民出版社出版了《艳阳天》剧本,全国有80多个剧团索要剧本排演了《艳》剧。在1972年国庆23周年时,《艳阳天》在通州的演出达到高潮。

《艳》剧在通州演出后,院部宣布放假一周,许多同志可回家探亲。不料此时发生了一个小插曲——这天拆完台、装完箱正待离去时,突然院部召开紧急会议,原来是长春电影制片厂决定将《艳阳天》搬上银幕,为了看话剧的演出已经连夜乘飞机到达通州,然而,当他们知道话剧院已拆台装车时后悔莫及,埋怨领导未提前打招呼……怎么办?经双方商议,为了满足远道而来的长影同志,再为其演出一场,但只能在没有服装、布景、音响和道具的情况下做一场演出。虽然,舞台下只有长影的十几位同志看戏,我们演员们却如正式演出一般,认真表演、交流,完整地把戏演完。当听到台下稀疏的掌声响起时,大家都为打破院史记录的这次特别演出而发出几分无奈和感叹。

时光已过37年。我想在“文革”后期,《艳》剧怎会获得如此成功?原因有二:一是广大观众在长期政治运动紧张的生活中能看到一出新的、精彩好看的话剧感到无比新鲜和满足。二是河北省话剧院对这出新戏是下了功夫的,组成了较强的演出班子——由宋英杰、董丽华两位导演执导。演员阵容也很硬朗:邱英三饰肖长春、蔡景宝饰马老四、孙树林饰马之悦、刘庚饰马小辫。其他还有马骥、金珍、申芸、邸季英、范艳华等扮演重要角色。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艳》剧并非没有缺点,那就是未能突破原著中“左”的缺陷。然而,由于小说中充满芳香的泥土气息和活灵活现的人物性格,尤其是演农村戏见长的河北省话剧院排演此剧如鱼得水,正符合剧院自然朴实、富有乡土气息和战斗激情的风格特色,对剧本的不足有一定的掩饰。因而说《艳阳天》是继《红旗谱》、《战洪图》之后的又一出佳作,是毫不为过的。

本文《河北省话剧院《艳阳天》的故事》地址:https://www.xiquwenhua.com/xiju/xinwen/30621.html

上一篇:大型中学生话剧《第七片花瓣》 下一篇:记中国戏剧梅花奖得主艾平
戏曲文化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