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戏曲文化网
首页 > 戏剧 > 戏曲新闻 > 正文

于会泳的爱恨情仇

于会泳的名字已成历史,但是很多人不会忘记他。文革过去这么多年,爱他的家人,怨他的政敌,都不能不承认于的才华卓著,这人一生起伏跌宕,死得也极惨,喝来苏水自杀时,据说烧得胃肠都烧烂了,也是属作恶多端,罪有应得。

于会泳的政治生涯,人们耳熟能详,不必多言。那么,于会泳的爱恨情仇,他的家庭情况,提携他的恩师贤长又是谁?他曾恩将仇报,才华横溢的于会泳也有嫉妒的人,是谁呢?于会泳1926年生于山东省威海乳山海阳所镇西泓于家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两岁就没有了父亲,母亲经他带大。他小时具有艺术天赋,瞒着亲偷跑出来参加革命。

解放后,于会泳复原到烟台文化部门,因为业务好,被选送到中央音乐学院华东分院(即当时的上海音乐学院)学习。时任院长对中国民间音乐有特殊感情的贺绿汀,发现于会泳人才难得,批他留校任教,还极力举荐他担任民族音乐理论系副主任。贺绿汀那时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亲历提拔的弟子爱将,文革中会却把他当做敌人来看待,置于死地。

早在文革初期,于会泳因为“蒋军兄弟”问题被隔离审查。那是1947年国共内战时,于会泳惦着母亲,把上级分发下来的一包补给埋起来,还写了一封给“蒋军兄弟”,大意自己可能牺牲,你们要有良心,就把这东西寄给自己的老母亲。就是把东西留下,希望把夹的照片寄给母亲留做纪念。纸条被领导发现,交给上级。文革伊始,于会泳因这封信成专政对象,被看押审查。后来被江青看中。从此平步青云。据说1969年出席完“九大”会议回上海,点名让斗过他的人,在门口跪迎大驾。

也有一些人说,于会泳当时并非点了全班人马,而只是转让党委书记钟望阳在校门口跪迎,还在钟望阳头上放炮竹,以示庆祝。不管怎样,于会泳当政时那里成了重灾区,据统计被迫害致死10多人,百多人受冲击,3人被逼疯,4人有间歇性精神病,两人被关押入狱。这都与于会泳的“领导”息息相关。文革中,对于会泳有知遇之恩的贺绿汀受冲击最大。贺是张春桥和姚文元的眼中钉,肉中刺。63年姚文元曾在上海文汇报发表过一篇批评德彪西的文章,贺绿汀写文指出他两千字文章中竟有十几处错误,是个大外行。此事酿成一场文艺风波。这次张春桥和姚文元专抓贺绿汀,派于会泳上阵,在全市电视大会上进行批斗。在贺绿汀刚入狱时,贺的女儿贺晓秋早开煤气自杀了。

谁料想,在上海市直播的贺绿汀批斗会上,这位老先生骨头极硬,据理力争,一字不让。比如有人问他“你为什么以前说炮打无产阶级司令部?”他答:“ 姚文元当时还不是中央文革小组成员,而且姚文元的文章和我的文章都在,到底谁对谁错,大家可以看!”对方问:“你说过过去挨了日本人打,后来遭到国民党的打,现在挨红卫兵的打吗?”贺绿汀答:“在今天开会前,红卫兵不是还在打我吗!” 对方再问:“你翻案!”答:“我翻什么案!你们把一个反对阶级敌人的人打成阶级敌人,你们才是翻案!”这次大会开得对方乱了阵脚,只好停播。于会泳也丢进颜面。好在贺绿汀是个有心人,他在狱中用只有自己知道的暗语,记下文革中的“所思所感,所见所闻”,文革后根据这些独特资料写成回忆录。他的回忆录,反映出那个特殊时代一个知识分子心路历程的真实历史 。

于会泳文革中珍惜浩然、汪曾祺,他也有嫉妒的人,是谁呢?施光南。施光年轻时就已有才名,文革末期,已当上文化部长的于会泳排新戏,有人提议让施光南参加戏剧音乐的创作,还派专人到天津征调。事实上,于会泳早就注意到了施光南这个人。一次,他听了施光南的《打起手鼓唱起歌》,评价曲子中用的“来来来……”太多了,画蛇添足。施光南书生意气,恃才傲物,当着朋友的面,指出于会泳某个作品,守法和他用的一样,还有过之而无不及,还说“许他用,就不许我用”,话传到于会泳耳朵里。当施光南戏本完成时,于会泳屡屡刁难,不准通过。要说来也怪,你看施光南很多脍炙人口的音乐作品:《祝酒歌》、《洁白的羽毛寄深情》,曲调中用了更多的“来来来 ……啦啦啦……”,不知是曲子需要,还是另有因由。总之,他的作品和汪曾祺的戏本一样,都成为中国一个时代的经典了。

77年于会泳自杀,也像很多受他迫害过的人一样,他的家庭也没落个安宁。53年的时候,他和一个在学校音乐工作团的叫任珂女孩结婚,生下女儿佳易。文革后,女儿因为他的政治身份找工作屡屡被拒之门外,后来通过室友,一位叶帅的晚辈给老帅写了封信,叶帅最终定调:“孩子没错,不能把青年人的青春耽误了。” 他的女儿这才被招进中国铁路文工团。还有,于会泳自杀的消息他远在家乡的母亲不知道,他的妻子在他死后也得了精神分裂症。总之,于会泳的平生跌宕,爱恨情仇,都已成为历史。但愿历史留下的不止是一份文字记录,也有警醒和思考。

本贴由文化沙漠于2009年3月11日09:17:03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本文《于会泳的爱恨情仇》地址:https://www.xiquwenhua.com/xiju/xinwen/29091.html

上一篇:石艳梅 下一篇:审查的疑问
戏曲文化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