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戏曲文化网
首页 > 戏剧 > 戏曲新闻 > 正文

李文军:九年一觉藏戏服

疏密有致的兰草绣工细致,几只蝴蝶纹饰似展翅欲飞,经历了岁月的长河,一件女花帔打开来,便让人回想起当初的场景,是杜丽娘在那边吟唱着:“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便赏心乐事谁家院……”

李文军的纸箱里,每抖开一件戏服,都是一个故事。武生花褶、女硬靠、富贵衣、学士衣……那些戏服上面,还浸染着当时表演者身上的汗渍气息,使得生旦净末丑,生动的形象,扑面而来。

说起来,李文军收藏戏服已有近九年的历史了。刚开始,他看到喜欢的古旧物品就会收藏,像木器、瓷器、绣品、玉器、铜器、古旧书籍等等。每到周末,有空他就要到收藏品市场逛逛。1998年金秋,李文军逛二百大收藏品市场的时候,一件金黄底色的戏服映入他的眼帘,那件戏服随便地叠放着,但露了一角鲜活跳跃的蓝绿色和绣工精致的龙纹绛云,一下子俘虏了李文军的心。

拿过来一看,内衬着土麻布,手工的针脚很均匀,整件戏服品相完整,属于清晚期的戏服。老板是卖杂项的,大概随便收来搭着卖,根本没把这件戏服当回事。李文军问老板价钱,老板瞟他一眼说:“你看着办吧。”结果,200元成交了。谁也料不到,这件戏服放到现在,价码已是上万元了。李文军直庆幸,对他这种只收不卖的收藏者来说,幸好收得早。

当他把这件戏服展示给朋友看的时候,朋友建议身为浙江教育学院音乐系声乐副教授的他,不妨以专业为背景做收藏,于是李文军决定,专门收藏跟戏曲相关的藏品:戏服、戏谱、戏单、乐曲、皮影等。

收藏戏服,说易不易,说难也不难,难得的是有心,但要找到精品除了缘分,还要有锲而不舍的精神。前些年,李文军也是在逛二百大的时候,看到一件大龙蟒,龙纹生动而有气势,顿时爱不释手。跟摊主谈好价,发现钱带得不够,赶紧回家去取。没想到取了钱回来,发现那件戏服没有了。摊主说,他前脚刚走,后脚就来了位湖洲人,买了一堆藏品,把那件戏服也收走了。

李文军可急了,赶紧问有没有买家的联系方式。好在这个收藏圈里的人,大家都彼此熟悉,好说歹说,给了他买家的电话和地址。李文军想,要打电话过去,对方肯定一口回绝。于是他二话不说,坐车直奔湖州,李文军千里追戏服的精神,打动了对方,竟然以原价把那件戏服转让给了他。

不过,也有让李文军遗憾的事,那是2005年春节前一个星期。听朋友说安徽黟县大阜镇的一个小村里,有几箱戏服要处理。李文军赶紧追过去,但去那个小村要转很多趟车,时间很紧张,当时他所在学校的领导听说这事,还专门给他派了辆车表示支持,说:“抢救文化遗产,是件好事情。”到了大阜镇,才发现村子在山区里,面包车开不进去。只好换坐当地的柴油机三轮车,中途车抛锚了,刚下过雨的山路烂泥有半尺高,李文军和朋友就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两个多小时,才到达目的地。

找到村里,果然是有四箱戏服待处理,放在香樟木的箱子里,难得的是生旦净末丑各个角色的戏服都齐全,据说以前的戏班子曾演过整套的《八阵图》。一谈价格,问题就来了,李文军随身带的钱,跟对方出的价格,差上千元左右。有了多年的收藏经验,看遍了戏服精品,李文军的眼光高了。他将戏服一一过目,觉得80%的戏服比较普通,心里未免有点踌躇,加上带的钱数又不足,思前想后,抱着宁缺毋滥的念头,还是暂且放弃了,计划回去好好想想再说。实在喜欢,再带钱过来。没想到,第二天,这批戏服就被其他藏家全盘买走了。

收藏戏服,看似入门容易,想深入却很难。以前演戏时有云:宁穿破,不穿错。像女花帔配大过翘是公主打扮,女花褶配云肩、小过翘则是宫女装束,要是穿错了那是别想在这一行当混了。收藏同样如此,收错了戏衣,等于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子。为了这,李文军翻阅了很多戏曲方面的图书,加上现实收藏中的吃一堑长一智,方始感觉自己稍入门道。现在他作为中国音乐学院金铁霖教授的国内访问学者专攻民族声乐演唱与教学和音乐学研究,在专业里越扎越深,对中国戏曲文化的认知也越来越清晰。

戏服易被虫蛀,不能受潮,而且拿出来欣赏时,不能放在强光下,灯光得是15瓦左右,否则会对色彩有损伤。李文军抖落自己的一件糗事,那是刚收藏戏服不久,他发现戏服除了里面所衬的麻料汗渍比较重之外,有的戏服上还会染有油迹、菜汁等污渍。为了让品相好一些,李文军就自己动手,在污渍处涂上肥皂,细细清洗。后来碰到浙江丝绸博物馆专门修复古代服装的黄琍君副教授,方始明白,戏服这么下水一洗,就等于是废了。而且收来的戏服往往是皱巴巴的,也不能用电熨斗烫,得用以前马蹄状的烙铁,用炭烤热了,再慢慢熨。现在,李文军收藏的戏服有百余件了,其中精品有三十余件,以清中晚期及民国初期的戏服为主。他有个想法,将来时机成熟的时候,可以将自己收藏的跟戏曲文化相关的藏品,进行一个展示。

在不少藏家眼里,戏服属于民间艺术的道具,似乎并不值得花大力气去收藏。事实上,近些年,戏服的收藏价仍逐年上升,尤其是一些精品。有书记载,1924年2月,罗瘿公听说梅兰芳的行头花去7万大洋,便立刻写信给朋友袁伯夔,说:“玉霜(指程砚秋)将来产业能至7万金否尚不可知,今已为服装费至万金矣。”当时行头价格即如此之巨,这样子的珍品若能流传下来,不仅其绣品艺术价值颇高,且其历史价值和文化价值不可估量。

“一不是响马并贼寇,二不是歹人把城偷……”聊着聊着,李文军唱起了《三家店》里秦琼的唱段,衬着他收藏的那一件件华美的戏服,似乎一出好戏正要开场了。(记者 罗坚梅)

(摘自 《杭州日报》)

本文《李文军:九年一觉藏戏服》地址:https://www.xiquwenhua.com/xiju/xinwen/15927.html

上一篇:郁钧剑亮相《梨园春》 下一篇:郭德纲:我说了算
戏曲文化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