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戏曲文化网
首页 > 戏剧 > 戏曲新闻 > 正文

我对“样板戏”问题的一点看法

最近,很多戏迷网友在争论“样板戏”问题,分别有两个极端的观点:
一方说,所谓“样板戏”是“四人帮”弄出来的东西,反映的是那个疯狂的历史时期的畸形的审美意识,塑造的是一批“高、大、全”的舞台形象。完全过时了,不符合现在的观赏习惯,也没有什么艺术价值,不能归到“国粹”中来,不该再演下去了,至多只能作为历史资料保留。
另一方说,“样板戏”是众多艺术家精心合作、反复推敲创作出来的艺术精品,影响了一代人。里面爱党、爱国,与敌人作斗争的精神是永恒的高尚主题,是不会过时的。直到现在,很多人还爱听爱看“样板戏”。难道只有马、谭、张、裘演的戏才是艺术,“样板戏”没让他们演就不是艺术了?“样板戏”应该像《红灯记》里的红灯一样,一代代传下去,把革命传统通过这些精品剧目传下去。
以上说法,都各有“上到学者,下到群众”的广泛支持,也争论了很久了。下面我想谈谈我的个人看法,倒不是想加入进来争个孰是孰非,只是摆摆意见,添点聊资吧:
一、不要混淆“样板戏”和现代戏。什么是“样板戏”?就是那八出,而且就是那个“标准”演法(以影片为准),不能改、不能错。现代戏《红灯记》、《杜鹃山》等并不就是“样板戏”,比如李少春版《红灯记》、裘盛戎版《杜鹃山》就不是“样板戏”。至于《白毛女》、《雪花飘》、《箭杆河边》等几十出现代戏,更不是“样板戏”,不要混进来讨论。所以先明确一个范围是很重要的,要不然越说越糊涂。
二、“样板戏”是从现代戏里演化出来的,是由江青等人直接领导策划的。你说江青懂戏也罢,说江青不懂戏也罢。江青搞“样板戏”绝不是仅仅为了弘扬和发展民族文化,为了将传统艺术现代化,这是不争的事实吧。不然,她没必要禁演传统戏和现代戏,而只演“样板戏”。这就不符合原来“百花齐放”和“三并举”的文艺政策,可见“样板戏”里有她精心安排的效果,表达着她的主观意图。
三、就艺术性而言,由于“样板戏”是在现代戏基础上提炼的,当时的老一代艺术家、中青年艺术家都参与了其中的创作,而且是长期的反复磨合,精益求精的。记得一次刘长瑜老师接受访问,就谈到裘盛戎先生在她演出《红灯记》时在后台为她把场,并给她很多宝贵意见的往事。所以,“样板戏”的艺术成就是不该被抹杀的。“只有马连良、裘盛戎演的才是艺术,杨春霞、李长春演的就不是艺术?”的质问是偏面的。马连良、张君秋、裘盛戎的艺术成就当然高于马长礼、杨春霞、李长春,这个就是他们本人也不会不同意不服气。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马连良、张君秋、裘盛戎演出“样板戏”,就一定比马长礼、杨春霞、李长春演出“样板戏”强。因为老一代艺术家未必能完全表达出江青所需要的效果,因为她所要的效果不全是艺术范畴的。另外,对马连良、张君秋、裘盛戎演出“样板戏”并拍摄成最终的电影的假设本身就无意义,因为他们正是“四人帮”要打倒的“艺术权威”。裘盛戎在演某出现代戏(也是后来的“样板戏”剧目)时,唱词被限定为四句,但他头两句就要下三个好来。演出后就有人向江青反映:“他在台上,我们还怎么演?”,于是裘盛戎被拿下了。演《杜鹃山》,这是裘盛戎观看话剧该剧后,开始创作的一出以花脸为主的戏,主要是表现乌豆这个人物的转变过程,并为之设计了如“大火熊熊照亮天”等十分有特色的唱段。但“样板戏”《杜鹃山》的中心人物是党代表柯湘,乌豆(雷刚)被人为的谈化了。马、赵、裘版的《杜鹃山》,由于创作时间短,从整体可能不如“样板戏”的《杜鹃山》,但不可否认,它同样是出好戏,如果能给那些老艺术家充分的时间和自由,老版《杜鹃山》也不会比“样板戏”的差。
四、再谈谈影响力。“样板戏”之所以有那么大的影响力,有一定的历史因素和心理因素,并非完全是艺术效果。它们被在一个时期内,强行灌输给大众了,它们是一代人不能磨灭的集体记忆。那一代人爱听爱看它,除了它的艺术魅力外,还因为它是一段青春记忆,是自己最熟悉的声音之一。
“样板戏”的创作经验还直接影响着当今的剧目创作,反映英雄的多,反映小人物的少;反映所谓宏大题材、深刻主题的多,反映家长里短、人情小事的少。至于表演技巧上就更不用说了,可以说很多创作比“样板戏”的唱、念、做的水平都相去甚远。我们在当今舞台上,无论新编历史剧还是现代戏,很少能看到像《锁麟囊》、《朱砂痣》、《雪花飘》、《箭杆河边》这样反映百姓生活、人情世故的戏,而多的是大情怀、大制作、大题材、大人物的戏,如《贞观盛世》、《袁崇焕》、《江姐》、《华子良》。我绝不是说这些戏不好,而是说题材的比例失衡。像《狮吼记》、《骆驼祥子》等作品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五、最后说“样板戏”的传承。“样板戏”是有一定艺术价值的,当然可以也得到传承。现在所谓重排的“样板戏”其实是复排,都是争取原汁原味、不改不动的排演。当然,这样也没什么,有的人认为它是经典,可以复排。但是,是不是就不能改、不能动?为什么没有人来重排呢?为什么老版《杜鹃山》没人排?为什么没人对两版《杜鹃山》进行优化重组?是创作保守僵化,还是市场需求决定?那么,老版的没排没演过,怎么就判断市场不需求了呢?从《哈姆雷特》到《茶馆》,都被重排过多次,为什么《红灯记》、《杜鹃山》就没有,难道它们真的就完美得无可挑剔了?那倒真要对江青剐目相看了。
总之,“样板戏”的艺术性和时代性决定了它自有它的市场和观众。只是希望不要在二十一世纪了还遵守着那个年代的清规戒律,对“样板戏”不敢重编重排,演义出一个更好的铁梅、更好的乌豆来。“样板戏”《红灯记》、《杜鹃山》等剧目的传承无可厚非,但更希望“非样板”的更精彩的现代戏《红灯记》、《杜鹃山》能与观众见面。

本贴由裘迷于2006年8月28日20:22:21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本文《我对“样板戏”问题的一点看法》地址:https://www.xiquwenhua.com/xiju/xinwen/14091.html

上一篇:郭德纲支持正版再行动 中关村图书大厦做签售 下一篇:抨击时下文艺形式多是“假贵族”
戏曲文化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