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戏曲文化网
首页 > 戏剧 > 戏曲新闻 > 正文

话剧《普拉东诺夫》亮相

颜永祺根据契诃夫同名剧作改编的话剧《普拉东诺夫》,将于8月3日至12日在北京鼓楼西剧场上演,目前首场演出戏票已售罄。为了对文学巨匠的精神内涵作出最多元、最精准的诠释,该剧对原剧作进行了精简重构,并邀请俄罗斯戏剧专家童宁担任文学顾问。“如果你热爱契诃夫,这版《普拉东诺夫》请不要错过,它承载着一个痛苦与希望并存的时代。”颜永祺说。

19岁的契诃夫写就的处女作

契诃夫写作《普拉东诺夫》时虽然只有19岁,但因适逢举家搬迁,从俄罗斯迁居至法国边境的死海附近,目之所及是茫茫的海滩和衰败的乡野景色,心中忧思萦绕,充斥着对生活、命运的巨大怅惘。

19岁的契诃夫将人生的痛苦体验,全部注入该剧作当中,洋洋洒洒一共15万字理想主义的普拉东诺夫与四位女性及友人,互为救命稻草关系的爱情与友谊,热情但也充满不确定因素,带出俄罗斯的民族精神。

而剧作中的很多桥段、隐喻,包括契诃夫对庄园、贵族以及是生是活的抉择,在他之后的成熟作品中《樱桃园》《三姐妹》《万尼亚舅舅》也均有体现,《普拉东诺夫》可视作契诃夫创作的源头。

进入莫斯科大学后,契诃夫又对处女剧作多次修改校订,希望该剧能在莫斯科小剧院上演。然而这个愿望未能实现,契诃夫就此将这部手稿束之高阁。后来他在审定自己的文集时,也没有把这部剧本收入。直到契诃夫逝世十九年之后,它才被再次发现,并首次按《没有父亲的人》发表。

迄今为止,世界上已经呈现多个版本的《普拉东诺夫》,导演颜永祺自称能创排《普拉东诺夫》是一件幸事。
契诃夫笔下人物的盛大聚会

颜永祺版《普拉东诺夫》以一种非现实主义时空下的心理现实主义方式演绎。每一幕之间看似是碎片式、割裂式的存在,其实细细探究,隐藏着诸多主创们的小心思。在电影中,创作者经常会模仿著名桥段,以致敬经典作品。在这部话剧作品中,导演颜永祺也巧妙地应用了该方法。这是一部属于契诃夫的作品,同时也是契诃夫笔下人物们的一次盛大聚会。

契诃夫的独幕剧《论烟草有害》以“中场休息”的形式被纳入该剧。《论烟草有害》的男主人公伊万上台发表《论烟草有害》的演讲,可是离题万里,拉拉杂杂绕来绕去,讲的却是一堆生活中令人窘迫的笑料和太太对他的迫害。这版《普拉东诺夫》巧妙借鉴此种结构,由化学研究生玛丽雅的父亲伊凡·叶菲莫维奇·格列科夫上台演讲,向观众絮叨家长里短,代入原剧作中的人物关系,并以轻松诙谐的方式,厘清他们之间复杂的关系,使得人物更为立体、生活化,拉近与观众的距离。

第二幕《生活是美好的》中,作为普拉东诺夫理想的“保姆”妻子萨莎,随手抓起一本书为啼哭的婴儿扇风,这本书正是契诃夫的散文作品《生活是美好的》。借萨莎之口,“要使生活变得美好,我们需要……甘于满足现状和欣慰地认识到事情原本可能更糟”,契诃夫对生活的幽默嘲讽展现得淋漓尽致。然而,幽默与笑声不过是糖衣,剥开文本之下层层的情感诉说,生活是一剂不得不吞服的苦药。

第五幕《女人们的稻草与向日葵》中,当萨莎坐在教堂祷告时,在她周围依次出现了《樱桃园》中的人物柳鲍芙·安德烈耶夫娜,《三姐妹》中的人物伊里娜,《伊凡诺夫》中的“同名”人物萨沙。四个女人同时在教堂控诉着各自的不幸,不同时空中的故事在教堂哀乐中交汇。

有意思的是,这版《普拉东诺夫》从平面主视觉到舞美呈现,也以向日葵和草垛为核心元素,一致化地体现剧本要阐释的内容。海报的画面传达每个人心中都有倔强开放的向日葵,亦是存在着随时滋长出来的一根根脆弱的草茎,这可能将会是别人渴望的救命稻草。而在舞台上,该剧用单一多用道具——稻草来创造超现实环境。表达出枯萎、脆弱、虚无、凌乱的真实生活。同时,也暗喻了人物之间的互为救命稻草的关系。

原 著:契诃夫(俄)

翻 译:童道明

文学顾问:童 宁

剧本改编:颜永祺、陈 肯

戏剧构作:冯卡卡

导 演:颜永祺

舞美设计:蔡雅娇

灯光设计:连 军

服妆造型设计:王 冰

声音设计:王子春

舞美设计助理/舞台监督:白晓文

导演助理/场记:王怡娃

演 员:赵梓冲、楚轶、黄湙云、孙略洋、李己亮

制 作 人:高蕾蕾

制作统筹:王凯慧

宣传统筹:朱嘉明

制作助理:胡临网、杨翼擎

本文《话剧《普拉东诺夫》亮相》地址:https://www.xiquwenhua.com/xiju/xinwen/134108.html

上一篇:话剧《戴茜今晚嫁给谁》即将亮相 下一篇:花溪区非遗文化戏曲传承基地挂牌
戏曲文化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