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戏曲文化网
首页 > 戏剧 > 戏曲新闻 > 正文

江湖艺人汤瞎子、田瘸子

我中国礼教至到如今,有新旧之分,守不同礼教的两种人见解不同。至于新礼教好,还是旧礼教好,社会的人士,自有真 正的认识,公平的评论,不用我老云饶舌。可是江湖中的人, 一切的知识,处世待人,交际往来,亦随着社会的潮流而变化。

在早年的江湖人,都讲究义气。如若大家"顶神凑子"(江湖 人管赶庙会,调侃叫"顶神凑子"),庙场内地方狭窄,去的各种生意又多,拉不开那些个场子,容不下那些个生意,有地 方拉场子,摆摊子,都能挣钱吃饭;那没地方搁生意的,远路风尘,白来了,赔了路费不挣,如何能成?江湖人不是资本家, 十有八九都是平地抠饼,谁亦没有钱垫。在早年的江湖人,遇 见了这种情形,都有办法。卖药的与卖药的联穴?相面的与相 面的联穴,说书的与说书的联穴,一个场子能搁两档子生意, 能有两个人做买卖。什么叫"联穴"哪?管合伙做生意;搭班合帮上地、大家组班等事,调侃儿都叫"联穴"。如若地方宽敞的,一个说书的占一个场子。本领好的多挣钱,本领不好的 少挣钱。临时联穴,两小说书的上一个场了,虽分前后说书挣钱,可不论谁多挣,谁少挣,谁有能为,挣了钱放在一处,到 了晚上按股均分,又公平,又有义气?那才是江湖的美德,值得人佩服。江湖人合作的精神,是最有义气的。比如江湖人遇见某地方窄小,容不了许多的生意,他们还有不愿意联穴,愿 意往别处去,不愿大家挤着的。可是不走的人,都给走的人凑路费。那种义气,亦是难得。在早年还有某江湖人?病在店内, 将东西当卖一空。病好了,没有法子做生意,往各处求帮。只要和江湖人见了面,把自己是干嘛的,调侃儿说上来,就能多 多少少帮助些钱。还有尽量帮助,倾囊而赠的。现在社会的人心险恶,虚伪诡诈,打破了礼教,不顾信义,不讲道德。江湖中人,对于同道,亦是这样了。江湖乱道,此其实也。

在前几年,天桥的杂技场,很是发达。不论什么玩艺都能挣钱。相声场子,暗春、广秋单双春,很有几档子。张寿臣、刘德志、尹麻子、白宝亭,在一个场子做生意,数着他们那场玩 艺火炽。再次的有高二父子。田瘸子、汤瞎子两个人,不与别 人联穴,占个场子做生意。可是张寿臣、刘德志、尹麻子、冯 乐福、赵蔚如、于俊波、郭起如、焦少海这些人,说相声使的 段段玩艺,都不大路。如同科班的角色戏词一样,那出亦有准 词,他们不论是谁都能临时合演,说的那段相声,亦不能砸锅。

唯有田瘸子、汤瞎子说的相声,与他们这些的玩艺全不一样。大概是无师自通,自己研究的,或是拆改别人的活儿。尤其是汤瞎子,能够坐在场内,学飞禽走兽叫唤,学磨剪磨刀的吹喇 叭,消防队的警笛,斗蛐蛐,样样仿真。不过没有真的声音大就是了。他最惊人的是学蚊子叫唤,声小可听。在早年没有相声的,有一种能以口技的玩艺挣钱。或隔房间,或用帐子遮避, 学那飞禽走兽及各样草虫的叫唤。这样的行当江湖人调侃儿叫 做"暗春"气清末的时候,张三禄使暗春,最是拿手,可称" 暗春泰斗"。百鸟张、百鸟王,亦兴旺些年。不过他们不按着 暗春的规矩做生意,形如乞丐要钱,虽挣得不少,亦自低身价。

老张倒是在帐子里使话,可惜他学的是:老两口子闹房、瞎子 闹高梁地,淫声浪语,有伤风化。他是暗春中的臭春,净使臭 包袱,文明的人都不肯听。别看不好,他死了还断了庄,没地 方找那玩艺哪。汤瞎子的口技,颇有精彩,惜其不多,一场儿子事。若再进一步研究,能有几天的玩艺,灌话片,播于广播 电机,上馆登台,做堂会,亦就成了大名。他与田瘸子,搭了几年伙,平平常常,仅顾衣食而已。自西单商场开办后,他们 赁了个场子做生意。因为那里的游人,都是"火码子"(江湖人管有钱的阔人,调侃儿叫"火码子"),挣钱容易,他们两个人,可就活穴大转。汤瞎子受过折磨,为人勤俭,绝不妄为, 亦无嗜好,安分守己。田瘸子刚得了地,能多挣钱,就忘了以 前的苦处,成天去逛"库果窑儿"(江湖人管娼窑,调侃叫" 库果窑儿"。管妓女,调侃叫"库果"。管打茶围,调侃叫" 啃牙淋")。日子多了,患了花柳病,药不离身,体弱身虚, 又"卡了光子"(江湖人管吐血的病,调侃叫"卡光子")。汤瞎子很有义气,煎汤熬药,尽心的服侍。他病见了轻,仍去宿 娼。后来又"扯了风子"〈江湖人管梦遗滑精的病,调侃儿叫 "扯了风子")。两头忙,可治不好。他那"年啃抹不作", 年数有余,就"土了点"啦(江湖人管病调侃叫"年啃",管 治不好,调侃叫"抹不作"。管死了,调侃叫"土了点儿")。

汤瞎子总办丧仪,把他送人土内,真成了土里的点儿。他死后 抛下老戗儿(江湖人管父亲,调侃叫"老戗"),无人奉养。

汤瞎子念田瘸子与他搭伙的义气,每日给田瘸子的父亲送些钱 去,维持生活。这些事北平的老合〈江湖辈自称为老合〉,全都知道。在这江湖乱道的时候,江湖人都不守规矩,做生意随便,还能讲义气吗?像汤金城(汤瞎子)这样人,实在少有。

种什么生什么,以我的眼光瞎猜,将来他亦能遇见有义气的人, 厚待于他。可不是煎汤熬药送他的终,是待他好就得了。在早年,江湖艺人做生意,有义气,讲究老不挨,少不欺。如若挨着老年子上地,老年子没力气,受影响,少挣钱,那就算欺老。

少年人刚学会能为,还没有火候,久惯做傲艺的人,再挨上他, 还不受影响吗?有不肯欺老欺少的,都躲着老少人做艺?那是 江湖人的义气,如今可不那样了,挨着老弱残兵,他们好逞强。 我说这话,阅者不信,到了各市场、各庙会,一看就知道了。

上文由丑伦彰网友提供
本贴由明月刀于2000年12月07日23:23:29在〖中国相声艺术论坛〗发表

本文《江湖艺人汤瞎子、田瘸子》地址:https://www.xiquwenhua.com/xiju/xinwen/1009.html

上一篇:余叔岩、杨宝森、言菊朋、马连良"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 下一篇:同马连良难忘的会晤
戏曲文化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