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戏曲文化网
首页 > 戏剧 > 戏曲新闻 > 正文

说戏:大弦戏《李存孝过江》及民间传说、地面遗存等相关资料

豫北大弦戏是一个非常古老的多声腔稀有剧种,因三弦领头起板而得名。源于唐朝宫廷,形成于宋元,鼎盛于明清,距今已有1000多年的历史。活动范围主要分布在豫北、鲁西、冀南、晋东的广大城市和乡村,现在豫北只有两个大弦戏剧团,一个在滑县,一个在濮阳。其表演既有古杂技功底,又有宋太祖大洪拳架式,形成了手势、台步、架势、亮相独有性特征;角色众多,行当齐全,有五生、五旦、五花面。唱腔结构为曲牌体,古老繁多,主要曲牌“耍孩儿”为唐明皇御赐名;音乐词格变化复杂,唱腔换牌频繁,音乐跳度较大;脸谱俊美细腻。大弦戏历经千余年的文化洗礼,处处彰显时代烙印,曲牌和唱腔为我国古音乐曲牌的起源形成提供了资料佐证,被河南省戏曲专家称之“河南的昆曲”、“戏曲活化石”。

包括京剧、秦腔等剧种在内的古老戏曲中,表现草莽英雄王彦章的戏很少,基本都已失传,但大弦戏《李存孝过江》仍有演出视频。我想介绍这个折子戏,由于是出冷戏,资料相当难找,下面前两部分我参照了网友朱中月的博文《王彦章撑渡金堤河》,才完成了此文,首先感谢他。

(一)大弦戏《李存孝过江》剧情简介

此剧发生在残唐五代(907——960)年间,发生地在豫北浚县和滑县交界的淤泥河上,戏中涉及到主要历史人物只有两个,分别简述如下。

一个是王彦章(863——923),五代后梁勇将。字贤明,寿张(今山东梁山西北)人。少年从军,随梁太祖朱全忠征讨,以骁勇闻名,常持铁枪,冲坚陷阵,因号王铁枪。屡立战功,由开封府押衙等职累进为行军先锋马军使、检校司空、汝州防御使、匡国节度使、北面行营招讨使,封开国侯。

另一个是李存孝(?——894),唐末名将。原名安敬思。大同灵丘人。少时力大无比,牧羊大涧村前,晋王李克用围猎遇虎,安敬思恐虎吃羊,徒手搏杀,隔涧掷还,众军皆惊,晋王收为养子,赐姓李,名存孝,为十三太保。随李克用南征北战,骁勇善战,常为先锋,手舞铁马鞭,出入阵中,围平阳,定邢、洛,皆有功,官至邢台留后。

《李存孝过江》演绎的是王彦章还在青年时,靠他一身好武艺与好水性,在青龙口码头为混得一碗饭吃,干起剪径劫掠行当。他们一老一少因李存孝过江,而引发出二人之间的一场争斗,最后王彦章被打败。向来绿林“不打不成交”,“不以成败论英雄”,两人后来都是五代时期叱咤风云的英雄人物。

大弦戏王彦章左图是大弦戏王彦章的脸谱,这种蛤蟆(青蛙)形的造型京剧中有,但有不同

传统剧目《李存孝过江》是大弦戏的独门戏,我查阅除大弦戏之外,粤剧也有一出叫《王彦章撑渡》的,其他剧种还没有这出戏,并且演出视频也只有大弦戏有,粤剧仅有文字记载。

大弦戏《李存孝过江》。故事见《残唐五代演义》“李存孝力服王彦章”。相传,五代时,十三太保李存孝,受晋王李克用之命,领兵巡视河北,路过浚县善堂朱村东南的淤泥河(现在叫金堤河,也叫浚滑沟)。后梁勇将王彦章此时还未从军在此剪径劫掠营生。二人在此大战,王彦章使一杆铁枪,李存孝用的是钢鞭,最后王彦章战败,借水遁逃回老巢藏兵洞——善堂镇王楼村东南的十二眼井,其实应该是从地道逃跑的。现在十二眼井仍存,据说有地道穿淤泥河通滑县铁枪寺。民间传说王彦章是蛤蟆(青蛙)精转世,现在戏剧舞台上王彦章的脸谱仍是蛤蟆形,如上图所示。

(二)这出戏在豫北浚县、滑县一带的民间传说与地面遗存

《李存孝过江》的发生地设定在浚县的善堂朱村东南的淤泥河(现在叫金堤河,也叫浚滑沟)上,所以至今在浚县、滑县一带仍有民间传说与地面遗存,与戏曲故事相关联。

话说当年,十三太保李存孝,受晋王李克用之命,领兵巡视河北,从金堤河青龙口经过。王彦章此时正值青年,还未从军,蓬头跣足,手使一条浑铁篙,聚集二十余人,驾一支船,在此剪径劫掠营生。传说是王彦章是蛤蟆所变,水性很好,能在水下呆三天三夜。王彦章早听人说李存孝勇猛,久有会他之意。

等到李存孝上船后,王彦章索要三斗黄金,五斗白银。二人话不投机,船上交起手来,王彦章两手举篙,向李存孝头上打来,存孝伸手,攥住铁篙,王彦章不肯放手,与存孝夺篙,恰似蜻蜒摇石柱一般,存孝用手一拖,把彦章连人带篙一摔,扔到水中,存孝渡河北去了。王彦章从水里钻出头来,爬上岸,披挂上马赶来。抡枪又向存孝刺来,被存孝连人带马逼住了,将搠轻轻的打去,彦章用力架隔不住,李存孝夺过浑铁枪,两手握枪,双膀用力,把王彦章120斤重的浑铁枪拗的桶箍般圆,扔回王彦章。王彦章枪杆被李存孝拗成圆桶箍,两手使劲想把枪捋直,捋了三捋,桶箍纹丝不动。王彦章要换兵器再战,李存孝说:“不用换枪,本王与你把枪捋直。”王彦章将信将疑,把桶箍样的铁枪扔给李存孝。李存孝接住后,两手握好,两膀一使劲,一掰一拗一捋,铁枪杆直如初。王彦章接过一看,枪杆比原来长出三寸,心道:“真神力呀!”

李存孝有心收服王彦章,还要再与之战,王彦章明知自己不是对手,跳入水中,借水遁一直跑到老巢——十二眼井,放声大哭:“若存孝在世十年,我十年不出,除非存孝死了,我王彦章才敢出名。”十二眼井在今善堂镇王楼村东南、滑县白道口镇北王庄村南,俗传为王彦章藏兵处。现有七眼尚完好,每井都是口小底宽,四旁用细石砌成,长宽均一丈,底皆铺石,光滑如砥,每井只隔一墙,有石门相通,据说十二眼井有地道穿金堤河通铁枪寺。民间传说王彦章是蛤蟆精转世,这条地道就是王彦章被李存孝打败后水遁逃跑时留下的。自此王彦章隐姓埋名,直到李存孝死后,他才重现战场,随梁太祖朱全忠(即朱温)征讨,驰骋南北,所向无敌,成为后梁勇将。

五代时,后梁和后晋两个中原小国,呈南北对峙之势。两国为争夺地盘,龙虎相争,决战中原,尤其是在沿古黄河一带,战事更是频繁。李存孝和王彦章分属后晋和后梁的大将,关于他们的故事网上能找到很多,比如说,王彦章最后是咋死的等等,这里受篇幅所限,且与本文关系不大就不能多讲了。

王彦章率军与后晋军决战时,曾驻军滑州明月寺(今滑县城东北30公里大刘营村东)。当地群众为纪念这位爱国名将,将明月寺改为铁枪寺。寺内画有王彦章像,存放有王彦章使用过的铁枪。北宋欧阳修于庆历二年(1042年)任滑州通判,曾出巡铁枪寺,深为王彦章的事迹所感动,亲撰《王太师画像记碑》文,内言:“在梁以智勇闻,晋梁之争数百战……而晋人独畏彦章……”讴歌了这位忠心不二的爱国名将。

滑县铁枪寺图片

滑县铁枪寺图片

王彦章的忠勇深入人心,在浚滑交界处的白马坡一带有许多与他有关的遗迹和传说故事,同时他的形象也活跃在后世的许多文艺作品中。罗贯中在《残唐五代演义》中,把李存孝列为猛将之首,王彦章是仅次于李存孝的勇将,不过罗贯中在书中把“李存孝力服王彦章”的地点改到王的老家寿张去了。后来人们根据演义将这一故事搬上舞台,很多剧种都演这个折子戏,前面已说到,粤剧剧名叫《王彦章撑渡》,大弦戏戏名是《李存孝过江》。

(三)大弦戏《李存孝过江》视频

豫北滑县及濮阳两个大弦戏剧团都演《李存孝过江》,所以选用了两个演出视频(濮阳团是片段)。请注意,戏中李存孝比王彦章年龄大许多,前者死后近30年,后者才死。戏中王彦章以黑脸应工,却挂起胡子,而李存孝还是小生装扮,此乃戏曲也!老变小,少扮大,形体与年龄不符,在戏曲里是常有的事。另外,大弦戏与大平调决不可混为一谈,其唱腔和表演有许多不同。大弦戏更能反映出她的古朴、粗犷和原生态,她的舞台呈现,从手势、台步、架势、亮相,融汇了杂技和拳术等民间元素,形成的独有性特征,甚至大蹦大跳有些野性。

1、视频: 大弦戏《李存孝过江》.flv

王彦章由团长宋飞云扮演;李存孝由司东亮扮演;水上飞由刘朝凤扮演。

2、大弦戏《李存孝过江》郭良清饰王彦章

王彦章的扮演者是郭良清,找到了他的简介如下:

郭良清自幼学习大弦戏启蒙老师曹进青,1982年调入濮阳大弦戏剧团工作,师承窦改法(麻黑脸)从艺以来先后受到冯庆海、史翔升、范宝林、董春振、郭新奇等老一辈弦戏艺术家的指点。在弦戏黑脸、花脸行当颇有造诣!擅演剧目《薛刚打朝》《李存孝过江》《古城会》《呼延庆打擂》等。

本文《说戏:大弦戏《李存孝过江》及民间传说、地面遗存等相关资料》地址:https://www.xiquwenhua.com/xiju/xinwen/100544.html

上一篇:明星版话剧《四世同堂》亲民票价回馈观众 下一篇:话剧《我用生命守护你》将亮相国家大剧院
戏曲文化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