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戏剧 > 戏曲论文 > 正文

江南与岭南:吴兴祚幕府与清初昆曲

内容提要:在昆曲诞生百余年的传承中,两广总督吴兴祚起到了重要的桥梁作用。13年无锡知县,吴兴祚对昆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开始融入江南昆曲文化生态中。8年两广总督,大力倡导推广昆曲,其总督府成为昆曲从江南到岭南的传播集散中心,两广总督府特殊的文化环境,使得昆曲在岭南得到迅速传播。吴兴祚幕府引领了清初岭南昆曲的勃兴,同时也揭开了清代昆曲“如何传播”的神秘面纱。

  关 键 词:昆曲/吴兴祚/幕府/江南/岭南

  作者简介:朱丽霞,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山东师范大学齐鲁文化研究院

  中国的经典剧种昆曲自明中期诞生以来发展至清初达至鼎盛。作为娱乐文化的主流,昆曲对明清社会习俗产生了极大影响。荒凉的西北沙碛、闭塞的西南边陲、苦寒的东北关外,处处可闻昆曲的曼舞轻歌、细语柔声。看戏听曲不仅是达官显贵的嗜好,而且成为举国若狂的文化盛事,社会各阶层的人们都不约而同地卷入了这场空前的文化洪流。昆曲一枝独秀,占领了自万历后期至清代中叶长达200余年的戏曲舞台。明清曲坛上独领风骚的昆曲如何从诞生地江南传播到全国各地?官员如何带动戏曲发展?通过什么途径将戏曲传播到其任所?商人又是怎样使得戏曲追随了其经商的踪迹?昆曲有否与所传入地域的文化产生互动?这些问题至今都未能了然。本文试图通过对清初官员吴兴祚的宦迹与昆曲传播关系的研究对上述问题作初步探讨。

  自明中期开始,由于社会平稳,经济发达,加之交通便利,以江南为中心的昆曲家班空前繁荣,达官显宦、富贵乡绅,无不组建家庭戏班,逐渐形成了以苏州、无锡等为核心的江南昆曲中心。潘之恒《亘史曲派》之“锡头昆尾吴为腹,缓急抑扬断复续”①即是对正宗昆曲区域的界定。苏州、无锡、昆山地界相邻,在文化上代表了整个江南,但最终昆曲的高峰则落定在无锡。余怀《寄畅园闻歌记》:“盖度曲之工,始于玉峰,盛于梁溪者,殆将百年矣。”②发源于玉峰(昆山)并盛行百余年之久的昆曲至清初在梁溪(无锡)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境界,而且逐渐成为昆腔正传。时人所谓“昆山弦索无锡口”③,即说明在昆曲的演唱方面,无锡昆曲最为世人所认同。可知,明末清初,在席卷全国的昆曲文化热潮中,无锡唱腔无疑被奉为曲坛正宗。此际仅无锡地区知名的曲师即有陈梦萱、潘荆南、顾渭滨、吕起渭等,皆为昆盐祖师魏良辅的嫡系门生。伴随风靡的演剧盛况,无锡的家乐戏班也空前繁荣。黄印《锡金识小录》卷十载:“前明邑缙绅巨室,多蓄优童。”④嘉靖间,邹望、葛救民、顾惠岩、俞是堂等无锡乡绅成为“日日梨园”的家乐主人。无锡百万巨商邹望拥有耕地30余万亩、僮仆3000余人、别墅39所,家业庞大、人口众多,日常家族娱乐活动必不可少。邹望蓄优童“二十余辈……月夜歌于雨花台,趋听者万众”⑤。俞是堂从官场“罢归……广辟督亢,创池园,蓄女乐数十,色技冠绝一时”⑥。万历年间,冯廷伯、顾泾白、贾弘庵、徐锡允等无锡望族的家班皆卓绝一时。崇祯间,在无锡兴起的昆曲社团“天韵社”一直活跃至晚清同光年间,前后绵延三百余年。昆曲的兴盛改变了明清人生活娱乐的方式,而无锡的梨园家班则引领了明清昆曲的时尚潮流。对于一个地方的最高行政长官来说,融入当地的主流文化是奠定自己政治声望的重要前提。因此,与无锡缙绅贵族融为一体的最好途径即是一起品茗谈艺、赏戏听曲。清初,吴兴祚任无锡知县十三年,亲自参与了无锡昆曲复兴的文化活动,见证了江南昆曲繁荣的进程。

  吴兴祚(1632—1698),字伯成,号留村,绍兴人,一生仕宦四十余年,历官无锡知县、福建巡抚、两广总督等。宦迹所至,广招文人雅士,组建幕府,成为清初政治军事及文坛的重要人物。严迪昌认为,“吴兴祚梁溪任上,以至后来为闽抚、为粤督,幕下多词人,是沟通吴、越及岭南词风的一个媒介人物”⑦。事实上,吴兴祚不仅是词坛,而且是诗坛甚至整个清初文坛不可忽略的关键人物。吴兴祚经历了清朝开拓疆域、稳定社会、经济恢复与文化重建的整个历程,清初半个世纪的政治文化踪迹都可以在吴兴祚从江南到岭南的幕府中找到印证,尤其是昆曲,许多昆曲传播的途径与细节,都清晰地体现于其幕府的文化活动中。而吴兴祚能够在岭南推动昆曲发展的重要因素则在于其无锡知县任内对昆曲文化的积极融入与接受。他上任不久,便主动拜访无锡望族邹氏、秦氏,参与无锡的戏曲活动。

  邹氏家族是无锡历史悠久词曲丰硕的豪门望族。邹迪光(1550—1626),字彦吉,号愚公,万历二年(1574)进士,官湖广提学副使。不惑之年,罢归林下,在惠山修筑愚公谷,蓄养戏班二部:女伶一部,十二人;优童一部,数十人。愚公谷内修建鸿宝堂、一指堂、天钧堂、蔚蓝堂、绳河馆、具茨楼、膏夏堂等六十余景,专供家班演出。邹迪光聘请著名曲师陈奉萱、潘少荆等人住愚公谷,指导唱曲,与汤显祖、屠隆、冯梦桢等戏曲同仁切磋曲艺,愚公谷的戏曲歌舞盛极一时。钱谦益《列朝诗集小传》即谓邹迪光“以其间疏泉架壑,征歌度曲,卜筑惠锡之下,极园亭歌舞之盛。宾朋满座,觞咏穷日,享山林之乐凡三十载”⑧。邹迪光在征歌逐舞中度过数十年风流岁月。邹式金(1596—1677),崇祯间进士,邹迪光犹子,入清官泉州知府,著杂剧《风流冢》,辑《杂剧三集》。邹兑金,字叔介,邹式金弟,崇祯间举人,著杂剧《空堂话》、《醉新丰》等。这些戏曲均在寓公谷隆重上演。而吴兴祚十三年无锡知县任内,是愚公谷的赏曲常客。

  秦氏寄畅园昆班享誉江南。作为秦氏祖上的遗产,秦德藻(1617—1701)接管寄畅园后聘请松江造园名师张南垣整修扩建,修建卧云堂、天香阁、宸翰堂等专供演出之用;园内蓄养昆曲家班,先后聘请金陵曲师苏昆生和苏州名伶徐君见入住寄畅园教授家班。秦德藻之子秦松龄多次举办寄畅园雅集。康熙九年(1670)九月,知县吴兴祚、莆田余怀、颍州刘体仁及无锡名士秦补念、朱子强、刘震修、顾修远等戏曲同好于惠山寄畅园听戏赏曲,吴知县欣然提笔:“春风闻度曲,夜月教吹箫”⑨。年迈的徐君见亲自登台演出,“松间石上,按拍一歌,缥缈迟回,吐纳浏亮;飞鸟遏音,游鱼出听,文人骚客为之惝恍,为之神伤”⑩。徐君见以其声情并茂的演唱征服了在座听众。著名曲师苏昆生曾追随平贼将军左良玉,在其幕府演出,易代沧桑后流寓无锡,秦德藻聘请入住寄畅园。秦瀛《梁溪杂咏百首》第八十七首:“座中犹有何戡在,旧是征南幕下人。”(11)将苏昆生喻为经历丧乱而身世凄苦的唐代歌星何戡,经历乱离之后,其歌声更为苍老悲情。金坛名妓穆素辉应邀入住寄畅园,上演《西楼记》后,“一座尽倾”(12)。名师与高徒不仅共同将寄畅园的曲声推向高潮,而且引领了清初江南的歌舞之盛。余怀《寄畅园闻歌记》及《寄畅园宴集放歌》,即详细描绘了秦氏家班的演出盛况。直到百余年后的乾隆三十八年(1773),秦瀛仍然对寄畅园的拍曲逸事追怀不已:“本朝初,吾家伶乐最盛”(13)。知县吴兴祚频赴寄畅园聆听徐君见、苏昆生动人的曲声,为之情醉神迷,流连忘返。

本文《江南与岭南:吴兴祚幕府与清初昆曲》地址:https://www.xiquwenhua.com/xiju/lunwen/615.html

上一篇:滨江梦华录:论《远东报》、《滨江时报》的戏曲史料价值 下一篇:现代舞台上的契诃夫演剧
戏曲文化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