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戏曲文化网
首页 > 戏剧 > 戏曲论文 > 正文

“现代性”时代下的剧场性衰落①

内容提要:俄罗斯戏剧大师尼古拉·尼古拉耶维奇·耶夫雷诺夫曾认为其自身所处的时代是最反剧场性的时期,即便是戏剧自身也不具剧场性。作为对资产阶级现实主义戏剧反剧场化主张的回应,20世纪出现了重现剧场性的趋势。“剧场性”这个在戏剧、绘画乃至社会学领域被广泛关注和讨论的词语自18世纪以来就受到了众多学者和理论家的研究及阐发。本文对维克多·特纳(Victor Turner)、理查·谢克纳(Richard Schechner)、理查德·桑内特(Richard Sennett)及迈克尔·弗雷德(Michael Fried)等人对于剧场性的理解和这一概念在艺术史和社会学领域的应用进行了比较研究,进而做出了对于剧场性衰落与回归的理解和判断。

  关 键 词:现代性/剧场性/社会学/隐喻

  作者简介:Anne-Britt Gran(1961-),女,挪威人,BI挪威商学院语言文化交流系博士,教授,主要从事文化政策和表演艺术研究。

  译 者:章恬(1980-),女,湖南岳阳人,中国美术学院社科教学部硕士,讲师,主要从事比较文学研究,杭州 310002

  一、何谓剧场性

  由题名②[1-4]可见,剧场性已然衰退,而后现代主义认为这是不可避免的。③本文旨在阐述其中原委。1890-1930年期间,一些现代派戏剧导演也做出过相似论断。俄罗斯戏剧大师尼古拉·尼古拉耶维奇·耶夫雷诺夫(Nicolas Nicolaievitch Evreinov)曾经发问,历史上是否存在某些时期比其他时期更看重剧场性[5]?他认为文艺复兴时期的英格兰和西班牙以及法国的洛可可时期都是极富剧场性的。而耶夫雷诺夫自身所处的时代则是最反剧场性的时期,即便是戏剧自身也不具剧场性。耶夫雷诺夫的剧场性从现代戏剧(现实主义派)中剥离出来的观点并非孤立无援,他在其他人那里得到了回应。在现实主义将戏剧当作一种非剧场性的现实来对待后,爱德华·戈登·克雷格(Edward Gordon Craig)、弗谢沃洛德·梅耶荷德(Vsevolod Meyerhold)、安托南·阿尔托(Antonin Artaud)和贝特霍尔德·布莱希特(Berthold Brecht)等人都阐明了各自重现戏剧剧场性的立场。

  作为对资产阶级现实主义戏剧反剧场化主张的回应,本世纪出现了重现剧场性的趋势。在剧场性重现时期,剧场性首先关注的是其审美形式。不同的题材和风格的戏剧都以剧场性为准尺。但在耶夫雷诺夫看来,剧场性的缺失体现在所有的社会形态、戏剧以及生活本身之中。

  本文将进一步探讨耶夫雷诺夫关于现代性即一种反剧场性或去剧场性时期特征的观点。笔者也十分清楚,戏剧时期的界定有很大的不确定性。相对于这种不确定性,可能更清晰的是我们(西欧形而上学式的?)将时间划分为年代、时期或者思潮的必要性。这种必要性也显然会因我们所处社会的复杂化进程而突显。这样的年代或时期,如中世纪、文艺复兴、现代和后现代的核心并非实指它们所代表的时间段,而是在它们那个时期对该阶段自我认知所传达出的思想(其神学观)。时期的界定并不能重构历史,它们建构的是一种自我认知。当一种争论伴随这种建构而出现时,比如后现代主义,争论本身也成为这个名词定义及其建构基础中的一部分。因此,不难理解当美国因地制宜地投身后现代话语怀抱时,法国人仍对现代性这个旧词安之若素。在后现代主义这么一个反思潮的时代,我们依然创造了一系列异曲同工的话语。而令人称奇的是,在这样一个各自为政、离散的、去中心化的时期,竟没有一个新词被创造出与后现代相抗衡。而在本人近二十年来对后现代一词及其时间段进行了研究后,笔者认为学术界对后现代一词的共识是相当丰富的,即便完全自相矛盾的现象都被称为“后现代”。由此,对于现代性—词的认识也得以提升。

  当下的时代中呈现了诸多“后现代性”的概念,我们身处一个表演、游戏、反讽、玩乐、媚俗、拼贴、模仿、诱惑、伪装、展现肉体与物性的年代。简而言之,这是一个以“戏剧性”或“剧场性”的各种衍生形式来使人们对其进行解读的年代。后现代的世界中是否存在真正的剧场性已超出了本文的讨论范围,但至少笔者认为这些话语的修辞形式受到了剧场性的影响,而表现出一定的剧场化修辞特征。而这种剧场化修辞也是后现代自我定义中的一部分。

  与之前对于真实性的要求使现代性步履维艰的状况不同的是,表演、诱引、反讽等概念迅速被界定为全新现象(即“后”的)。因此许多学者将现代性或现代主义表征为“不‘后’的任何事物”。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一种表征着现代性和后现代性的二元对立应然而生,而这与后结构主义中反形而上学的主张是背道而驰的。

  这不仅表明了后现代主义这个词语在使用中的连贯性的缺失,也提示了以下两个方面的共识:(1)后现代性/后现代派与现代性/现代派是截然对立的④;(2)“后”话语中本身包含了现代性与解构诉求之间的典型的对立。

  笔者认为,在现代主义的自我界定中,现代性被理解为其非剧场性,而后现代性则通过剧场性的隐喻来界定自己。因此,我们在“现代性一反剧场性”与“剧场性自觉”对立的实质下推演出现代性与后现代性的对立。但我们也面临着将现代性视为非剧场性的那种后现代性。因此本人认同在现代性和后现代性中存在交叉区域的观点,即现代性是“反”或者说是“非”剧场性的。这一点后面将讲到。

  但首先得绕个小圈子来讲清“剧场性”这个概念。

本文《“现代性”时代下的剧场性衰落①》地址:https://www.xiquwenhua.com/xiju/lunwen/608.html

上一篇:从四方新声到弦索官腔 下一篇:戏曲文物学研究热点问题述评
戏曲文化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