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戏曲文化网
首页 > 昆曲 > 昆曲剧目 > 正文

昆剧《风筝误》

昆剧《风筝误》剧情介绍:

昆剧《风筝误》清李渔作。

写书生韩琦仲、戚友先与詹氏爱娟、淑娟间的恋爱故事。共三十出。有《笠翁十种曲》原刊本,及1991年浙江古籍出版社《李渔全集》第四卷排印本。剧情是:书生韩琦仲早年丧父,赖其父友戚补臣抚养,并与补臣之子友先共入塾馆。戚氏附近有一詹公馆:主人詹武承,字烈侯,大夫人早逝,二夫人梅氏所生长女爱娟貌丑,三夫人柳氏所生次女淑娟貌美。两位夫人不和,烈侯去西川上任前,将住宅隔成东西二院,以防生事,并将两女之婚事托付给补臣。友先拿着有琦仲题诗的风筝在外乱放,掉在柳氏院中。柳氏让淑娟和诗一首续在韩诗后。琦仲看到后又在其后写了一首求婚诗,不巧这次风筝掉在梅氏院中,爱娟以为是友先之诗,于是假冒淑娟之名与之约会。琦仲又假冒友先之名前来约会,却被爱娟的丑貌惊走。补臣为友先定了爱娟,新婚之夜,友先嫌她丑陋,大吵大闹,却无济于事。琦仲中了状元,荣归时得知补臣为自己定娶淑娟,他以为就是原先与他私会的那个丑小姐,便百般推辞;新婚之夜又独自而眠,不肯圆房。在柳氏的调解下,终于弄清了事情的真相,欣然成亲。梅氏与柳氏也取得和解。烈侯回家后,举家共庆团圆。

《闺哄》原本第三出。詹烈侯的两位夫人梅氏、柳氏争风吃醋,吵闹不定。烈侯又行将出征,只得将府宅用高墙隔成东西两院,又责令两位夫人平时不得相互往来。

《题鹞》原本第七岀。韩琦仲独坐无聊,触景生情,作诗一首。正好友先求他为自己的风筝作画,琦仲一时没有颜料,便将刚作的诗题写在风筝上。

《和鹞》原本第八出。友先的风筝掉在柳氏院中,母女共赏其诗。柳氏正求诗韵不得,便以韩诗为韵,令淑娟和诗一首,续在韩诗之后。

《嘱鹞》原本第九出。詹家将风筝还给友先。琦仲见到和诗后顿生恋情,并认定为二小姐淑娟所作。于是又赋诗一首,表达了自己倾慕并求婚的意愿。

《冒美》原本第十二出。爱娟奶妈去戚家安排好主人的约会。

《惊丑》原本第十三出。爱娟在奶妈的怂恿下,假冒淑娟之名前来约会。正巧琦仲也假托友先之名赶来赴约。琦仲见到爱娟相貌奇丑,连忙托辞离去。

《梦骇》原本第十六出。琦仲进京赶考,回客店后梦见爱娟与奶妈又来纠缠,将他扭送见官,正惊惶失措时,突被外面的锣鼓声惊醒。原来是告诉他中了状元的报喜人来了。

《前亲》原本第二十一出《婚闹》。戚友先在新婚之夜见新娘陋容,大失所望。谁知詹爱娟以为新郎就是先前与她约会之人,叨叨不休地提起旧事。友先听了破口大骂,并扬言要打轿回府。梅氏逼问女儿却不得其解,便允许友先婚后可以娶妾,以此为条件换取了友先的完婚。

江苏省昆剧慌演出《风筝误·前亲》孔爱萍饰詹爱娟(左),范继信饰戚友先(右)

《逼婚》原本第二十八出。琦仲赴西川助詹烈侯平敌有功,回朝后拒绝了宰相之女的婚聘。回家后得知补臣已给他定下了詹家二小姐,旧恨犹在,又不敢道明真相,琦仲只得应了这门婚事,却暗自拿定了让淑娟做个“卧看牵牛的织女星”的主意。

《后亲》原本第二十九出《诧美》。韩琦仲在他的新婚之夜不理新娘,在柳氏的“请教”下说出了自己的

疑问。柳氏拷问女儿及丫环,皆不得其解,于是请女婿前去认一认新娘。琦仲一见仪态万方的新娘,方知自己错了,承认自己被“一个作孽的风筝误到头”,终于和淑娟圆房。

《茶圆》原本第三十出《释疑》。詹烈侯在西川立功,加升大司马之职,钦召回京,顺便返乡。家中闻讯,爱娟母女夫婿和淑娟母女夫婿在厅堂会合迎候,韩琦仲发现了丑小姐,丑小姐也发现了从前私会的人,当爱娟的奶妈上来送茶时,更是败露了丑事。柳夫人向梅夫人提出责问,双方争闹起来。奶妈为求息事宁人,恳求双方和解。这时韩、戚接来詹烈侯,彼此和气生财,一家人从此和睦。 (朱彤)

本文《昆剧《风筝误》》地址:https://www.xiquwenhua.com/kunqu/jumu/7434.html

上一篇:昆剧《双冠诰》 下一篇:昆剧《蜃中楼》
戏曲文化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