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戏曲文化网
首页 > 昆曲 > 昆曲剧目 > 正文

昆剧《千忠戮》

昆剧《千忠戮》,又名《千忠录》、《千钟禄》,清初李玉作。共二十五出。

昆剧《千忠戮》剧情介绍:

昆剧《千忠戮》有《古本戏曲丛刊》第三集影印程砚秋所藏旧抄本,嘉庆初年昆班改编提纲本变名为《琉璃塔》,又有中华书局排印周妙中点校本,认为徐子超撰《千忠录》。写明初建文帝用儒臣齐泰和黄子澄之谋,削弱藩王权力。不料拥有重兵的燕王朱棣大为不满,他以讨伐齐、黄“破坏祖训”为理由,借着“清君侧”的名义,起兵于北京,一直打到南京,号称“靖难”,实质是把建文帝赶下台,自己即位为永乐皇帝。凡是建文旧臣不肯降服者,皆被指为奸党,均遭杀害。景清被剥皮擅草,齐泰和黄子澄被凌迟处死。方孝孺抗辩不屈,被灭十族。朱棣排除异己,心狠手毒,杀人无数,惨不忍睹。而建文帝在南京城失守时,听从翰林学士程济的建议,削发为僧,乔装改扮,从地道里遁走。先躲到吴江史仲彬家,后逃往襄阳。在程济陪伴下,流落于滇黔、巴蜀间。直到宣德皇帝继位,大赦天下,建文和程济、史仲彬等才得以回归京师。

《奏朝·草诏》原本第八出。永乐皇帝御极登位,都御史陈瑛上朝奏事,商议杀戮建文诸臣。但因老相国方孝孺声望崇高,永乐想叫他撰写一篇拥戴新皇帝的诏书,颁行天下,以使人心悦服,于是便宣召他入宫。然而,方孝孺忠于故主,坚决不肯草诏,反而在纸上写了三个“篡”字,意思是斥责永乐篡位。永乐因此大怒,令武士将他敲牙割舌,他仍不屈,最后被诛夷十族。

《惨睹》(《八阳》)原本第十一出,因其中八支曲辞最末都是“阳”字,故俗称《八阳》。建文帝在程济陪同下,先是逃到吴江,匿居在翰林院侍读史仲彬家中。而永乐派兵追索抄村,不能久留。程济分析形势,从湖广襄阳一路逃往贵州云南才可以安身。于是,师徒俩从吴江出发,在愁云惨雾中历尽千辛万苦,一路上还看见被杀戮的旧臣首级,“把头儿装了数十车”,发往各处号令示众;又看见遇难诸臣的妻女家属,被充军流放。忠良受害,惨不忍睹。

《劫装·庙遇》原本第十二出。建文与程济扮作一僧一道的模样,建文走在前面,程济挑着担子走在后面,将近要到贵州时,突然遭到两个野和尚的打劫,行李全部被抢。建文伤心之极,竟欲投崖而死,幸得程济抱住,并讨来暖饭糊口。再说旧日忠臣吴成学和牛景先,为了追寻故主下落,也乔装为一僧一道,一路行来,恰巧遇见了躲在破庙里的建文和程济,双方互通了音问。

《双忠》原本第十三出。永乐皇帝派心腹大将张玉等,带领三千人马追捕建文和程济,吴成学和牛景先为了掩护他俩,冒称是故主君臣,在张玉面前双双自刎。张玉信以为真,把两人首级带回朝廷复旨。建文和程济因此得以逃脱。

《搜山》原本第十八岀。故主君臣的假首级被陈瑛识破,永乐皇帝另派工部尚书严震宜率军重行缉捕。那时,建文和程济已逃入云南鹤庆山中,住在一座茅庵内。旧臣史仲彬曾扮作乞丐来访,正当程济为史仲彬送行时,建文一个人在庵内被严震直搜山抓住,立即打入囚车,押解回京。

《打车》原本第十九出。程济回庵,不见建文踪影,打听到已被严震直抓去。于是赶紧追上囚车,当面斥责严震直不该背叛故主。由于他说得义正词严,连押解囚车的众军也被感动了,军士们纷纷倒戈离散。严震直又羞又愧,乃打开囚车,放出建文,自刎而亡。程济得以解救故主,避开了一场大难。

《归国》原本第二十四出《归宫》。宣德皇帝即位,大赦天下,流落江湖数十年的建文和程济回到京城,入朝面圣。宣德以皇叔称之,并处死奸臣陈瑛,恢复史仲彬父子的原官,给程济赐号忠达真人,建院修行。程济之女幼时曾许配史仲彬之子,这时也奉旨完婚。宫中设宴,叔侄团圆。 (吴新雷)

本文《昆剧《千忠戮》》地址:https://www.xiquwenhua.com/kunqu/jumu/7418.html

上一篇:昆剧《眉山秀》 下一篇:昆剧《万里圆》
昆曲剧目新闻
戏曲文化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