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戏曲文化网
首页 > 昆曲 > 昆曲剧目 > 正文

昆剧《金貂记》

昆剧《金貂记》剧情介绍:

昆剧《金貂记》明无名氏作。

写薛丁山替父平冤的故事。共四十二折。有《古本戏曲丛刊》初集影印明万历间富春堂刊本,题为《新刻薛平辽金貂记》。剧情是:唐将薛仁贵为皇叔李道宗所忌,被诬下狱,时值辽邦苏宝童率兵犯境,徐勣等人力保薛仁贵复职出征。李道宗又遣刺客加害仁贵妻儿,赖刺客重义,任其逃脱,仁贵妻与子丁山得以幸免。薛丁山在逃亡途中叫卖仁贵所留金貂,巧遇为薛仁贵打抱不平、开罪李道宗而解甲归田的尉迟敬德,母子幸得栖身之处。薛仁贵为苏宝童邪术所败,困守锁阳城,遣程咬金进京求救,又被把持朝政的李道宗所阻,仅拨老弱疲卒五千。程咬金万般无奈,径往职田庄搬请敬德前往解困。薛丁山获知,毅然从征。途中蒙仙女赐剑,遂大破敌军,迎父还朝,阖门旌奖。

《打朝》原本第十四折《陈奏闹朝》。尉迟敬德听说薛仁贵被诬下狱,便满怀激愤,前往朝廷去替薛仁贵脱罪。在廷外待奏时遇到李道宗,两人一番唇枪舌战,怎奈道宗一味颠倒黑白,肆意诬蔑仁贵。敬德一时气急,出手打了李道宗,结果触怒唐太宗,被削职为民。

《南诈》原本第三十二折《饮社佯风》和三十四折《托疾藏机》合成。敬德与村民王小二等饮社,结拜为兄弟,席间饮酒赋诗,谈起昔日英雄事迹,颇有得意之色,又感叹朝臣的昏庸,不免暗暗庆幸自己的解甲归田。在饮宴的过程中,敬德听到从京城传来消息,要他与程咬金率老弱疲乏之卒去救援被困的薛仁贵,不觉大惊,感到此举无异虎口投羊,便假装惊风之疾(诈疯)。待到程咬金到职田庄来宣召他岀征时,他即以疯瘫病为由加以推辞。程咬金便设计令军士进屋骚扰,并用激将法把他赚了出来。此剧吸收了元人北剧《不伏老》的构思,但不是照搬,在曲白和情节上都重新改写了。原本是徐勣来宣召,此本改为程咬金。原本是北曲,故称《北诈》,此本为南曲,故称《南诈》。但《缀白裘》选录《北诈》时竟标为《金貂记》,那是误题,应予指出纠正。参见前“《敬德不伏老》”条。按:昆班艺人演出《金貂记》时,认为《南诈》曲调乏力,乃弃之不用,而用《北诈》代替插入,所以容易误会《北诈》出自《金貂记》。 (潘玮)

本文《昆剧《金貂记》》地址:https://www.xiquwenhua.com/kunqu/jumu/7351.html

上一篇:昆剧《金印记》 下一篇:昆剧《投笔记》
昆曲剧目新闻
戏曲文化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