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戏曲文化网
首页 > 京剧 > 京剧新闻 > 正文

新编京剧《唐琬》有点“雷人”

上海京剧院新编京剧《唐琬》昨晚在逸夫舞台亮相。青春靓丽的青年演员、才子佳人的爱情故事再加上风格素雅的舞美,俨然是一出偶像剧,虽婉约有余京剧味不足,却也颇为养眼。不过剧中多次出现的画外音配唱颇受观众诟病,而婚礼一场戏闹剧味道太浓,与整出戏的风格有些不搭。

《唐琬》原是剧作家王仁杰为芳华越剧团创作的越剧,改编成京剧之后由曾导演昆曲《红楼梦》的徐春兰执导。以素白为主色调的舞台融入了书画及园林小景作为点缀,体现主创人员对“文人戏”雅致风格的追求,不过稍有越剧味透出。《唐琬》的故事十分简单,从唐琬被赶出陆游家写起,没有正面表现矛盾冲突,只以唐琬辞别陆家作为开场,写至在沈园唐琬与陆游重逢,陆游留下千古绝唱《钗头凤》、唐琬伤心而亡结束。上海京剧院青年演员赵欢、傅希如、陈圣杰、蔡筱滢等分饰唐琬、陆游、赵士程、赵心兰等主要角色,青春养眼的扮相加上程派、余杨派、言派等流派唱腔,博得不少观众的赞许。

不过剧中多次出现的非歌非戏的画外音配唱受到观众批评。往往剧情发展到“关键”时刻,一个嘹亮的声音就开始用大白话来唱出剧中人物的“内心独白”,比如沈园重逢,画外音配唱道:“我见他吗?为什么要见他。不见他,不能见他!为什么不能见他?难道经不起这一见?”与剧中颇为雅致的唱词大相径庭。网友“莫默不无闻”观后写微博称“配唱成了一场恶梦”。

此外闹洞房一场戏虽然有些“笑果”,但丑角扮演的“撒帐先生”插科打诨出戏太多,一上场就“咒”起新郎新娘“红丝一带‘捆鸳鸯’,两个新人上墓场”,之后雷言雷语接二连三,与角色身份、剧情发展全然不合,结合时事的台词也加得十分生硬,而且有些不雅。(记者 王剑虹)

(摘自 《新民晚报》)

本文《新编京剧《唐琬》有点“雷人”》地址:https://www.xiquwenhua.com/jingju/xinwen/58856.html

上一篇:新编京剧《唐琬》咋看像一出偶像剧 下一篇:京剧“全明星阵容”12月空降武汉
戏曲文化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