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戏曲文化网
首页 > 京剧 > 京剧新闻 > 正文

京剧舞台上的《智斩鲁斋郎》

虽然早在1946年隋树森就在其《关汉卿及其杂剧》一文中把《鲁斋郎》和《窦娥冤》等剧作一起视为“上乘”之作,但一直到1958年才有剧团把《鲁斋郎》搬上舞台,此后,此剧被多个剧种搬演,京剧、川剧、潮剧、粤剧、越剧、婺剧、绍剧、湖南花鼓戏、上党梆子、晋剧等均上演过此剧,一直到2009年,此剧仍在舞台上热演,是许多剧种的保留剧目。其中,京剧《智斩鲁斋郎》影响最大,川剧改编本《破铁卷》亦传播甚广。

京剧舞台上的《智斩鲁斋郎》

此剧最早改编成京剧《智斩鲁斋郎》并搬上舞台——1958年马少波、范钧宏据关氏原著改编,同年4月中国京剧院二团首演于北京,由阿甲导演,李和曾饰包拯,江世玉饰鲁斋郎,贾松龄饰李二,高玉倩饰李二妻,李世章饰张珪。李和曾所饰演的包公兼取生、净行当之长,大部分唱腔和身段依铜锤花脸为式,同时又不落人窠臼,恰到好处地塑造了刚正不阿的包拯的形象;江世玉以小生演恶霸,贾松龄以丑行饰正面人物李二,颇多新意,别具特色。名家会聚,各扬其长,致使此剧成为京剧舞台上的保留剧目,常演不衰。20世纪80年代以来,李和曾演出本进入“音配像工程”,天津京剧院等多个京剧院团也排演此剧,生行著名演员贾真饰演的鲁斋郎广受称赞。

京剧《智斩鲁斋郎》基本上承袭了原著的题旨,主要剧情和人物也与原著相差不远,但也有新的创造,这主要表现在加强包拯形象的刻画,深化对封建统治阶级的揭露,对被侮辱被损害的小人物形象的改塑和删除大团圆结尾四个方面。

京剧《智斩鲁斋郎》用接状、审案、写奏折、请旨等多个精彩场景正面描写包公“智斩鲁斋郎”的全过程,大大加重了包公的戏份,凸显了包公的刚直、忠勇与睿智。这样一改,剧作的戏剧性就大大加强了,包拯的形象比原著要丰满得多。

关汉卿的《包待制智斩鲁斋郎》通过银匠李四和小官吏张珪两家人的不幸遭遇揭露了封建时代权豪势要欺压人民的黑暗现实,矛头直指最高统治者,这正是新中国的学者和观众接受它的主要理由——揭露封建统治阶级的黑暗是“人民性”之重要体现,此剧以揭露封建统治阶级的黑暗为主旨,因而有认识封建社会的价值和思想意义。但是在20世纪50年代的接受视野里,被压迫者的反抗往往被视为最有价值的性格,而李四与张珪的反抗却是消极的,尤其是张珪的忍辱含垢和消极出世——出家云台观,这就需要删改。

京剧《智斩鲁斋郎》对被鲁斋郎欺压的良民的形象进行了改塑,凸显了他们的反抗精神。在关汉卿的《包待制智斩鲁斋郎》中,银匠李四被鲁斋郎抢走妻子之后本打算到大衙门去告他,但当张珪告诉他鲁斋郎惹不起,劝他不要再提告状之事时,李四就作罢回家了。京剧改编本则让李二夫妇带着张珪的儿子拦轿喊冤将鲁斋郎告上开封府;在关汉卿的《包待制智斩鲁斋郎》中,鲁斋郎在抢走李四的妻子张氏后,又于一个清明节看见张珪的妻子李氏貌美,当即命张珪明日把妻子送到鲁府,张珪惧怕鲁斋郎,次日一早便以送妻子去姑妈家庆喜为辞,亲自把妻子送给鲁斋郎。而在京剧《智斩鲁斋郎》中,当鲁斋郎威逼张珪把妻子送给他时,张珪却以幼子丽儿无人照看为由回绝了鲁,当鲁斋郎派花轿将玩厌了的李氏送来强行与他“交换”妻子时,张珪还痛斥鲁“霸道”;被鲁斋郎抢走的张氏和被张珪送给鲁斋郎的李氏在关汉卿的《包待制智斩鲁斋郎》中均是逆来顺受的弱女子,而在京剧《智斩鲁斋郎》中,她们却具有了很强的反抗性,特别是张妻,在鲁斋郎派来花轿“迎娶”她时,她拿了一把剪刀暗藏袖内,当张妻被强行送进鲁斋郎的府中,鲁伸手欲揭其盖头时,张妻忽地站起,狠狠掴了鲁斋郎一巴掌,举起剪刀向鲁刺去,不料扑空,她被鲁拦腰抱住,张氏力不能胜,刺喉自尽,宁死不从,反抗甚烈。

关汉卿的《包待制智斩鲁斋郎》是以团圆结局的,鲁斋郎被斩后,李氏被释放,她出家为道姑。包待制带领张、李两家的儿女去华山烧香,恰遇两家孩子的父母,包令张子金郎娶李女娇儿,李子喜童娶张女玉姐,出家的张珪、李氏还俗,曾经妻离子散的两家人终于夫妻重会、儿女团圆。这一结尾不但冲淡了“悲剧激情”——《鲁斋郎》和《窦娥冤》、《蝴蝶梦》、《西蜀梦》一起被许多学者视为悲剧,而且削弱了剧作的思想意义,而且在结构上也显得松散拖沓。因此,京剧《智斩鲁斋郎》删除了夫妻重会、儿女团圆的大团圆结尾,改成鲁斋郎应邀至开封府,包拯改御批奏本上的“鱼齐即”为鲁斋郎,请出李二夫妻指证,将鲁推出开封府大堂斩首落幕。

川剧舞台上的《破铁卷》 与《智斩鲁斋郎》

川剧弹戏《破铁卷》由黄宗池、刘双江据关汉卿原著改编, 1980年夏成都市川剧二团首演于成都,导演周春和、张正廉、黄宗池,文常云饰包拯,周春和饰鲁斋郎,颜永涛饰包夫人。

川剧《破铁卷》与京剧《智斩鲁斋郎》的人物、情节均有所不同。京剧《智斩鲁斋郎》中的鲁斋郎是与皇帝十分亲密的国舅,而《破铁卷》中的鲁斋郎则是出身于开国元勋之家有御赐“铁卷丹书”护身的权贵。京剧《智斩鲁斋郎》中并无包夫人一角,而川剧中的包夫人则是重要角色,包拯将拥有御赐“护身符”的鲁斋郎改成“鱼齐即”上报,“智取”仁宗御批,乃得夫人之助。剧作又将孔目张珪改成县令张贵,增添了阻挠包公秉公执法的刑部尚书赵苟钦一角,仁宗皇帝一味纵容、袒护无恶不作的鲁斋郎,甚至命包拯释放在押的鲁斋郎,意在凸显包拯执法的难度和不畏权势的大无畏精神。剧中出身于开国元勋之家的鲁斋郎的权势和造恶也远胜于京剧中的国舅鲁斋郎——鲁斋郎不仅撤换了意欲审判他的张贵,抢走张贵妻弟李光的新娘王桂兰,杀死李光,打瞎李母双眼,而且责令张贵献妻,并且把张贵的妻子截肢弃于南衙,气焰甚是嚣张,手段极为残忍。总之,川剧《破铁卷》强化了对封建统治阶级的揭露和控诉,凸显了包公不畏强权秉公执法的精神。

1996年成都市川剧院三团上演了由吴晓飞、李增林改编,李增林导演的川剧《智斩鲁斋郎》,孙普协饰包公,李森饰张贵,孙勇波饰鲁斋郎,王力饰钱升。此剧据《破铁卷》改编而成,删除了包夫人等角色,增加了钱升、鲁能等反派人物,创造了“袈裟词状”等精彩场面。剧中的包公是刚正不阿的清官,但不是完美无缺的神,他把鲁斋郎的人命官司交给见利忘义的小人王力审理,险些误了大事。剧中的鲁斋郎虽然还是反派人物,但少了些许脸谱化色彩,比较窝囊的张贵则多了几分老练与沉稳,更主要的是凸显了包公的“智”——他微服私访,细察案情,称病而要赵苟钦代奏“鱼齐即”一案,借赵之手智取斩杀鲁斋郎的御批,戏剧性有所增强。

在我国戏曲史上有许多杰出的作家作品,改编上演这些戏剧名著,不仅可以传承戏曲文化,还可以繁荣当代舞台。多个剧种把关汉卿的剧作打造成保留剧目,为优秀戏曲文化的传承创造提供了成功的范例。

本文《京剧舞台上的《智斩鲁斋郎》》地址:https://www.xiquwenhua.com/jingju/xinwen/44781.html

上一篇:京津沪名家齐聚一堂 下一篇:湖北省京剧院在日本演出受欢迎
戏曲文化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