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戏曲文化网
首页 > 京剧 > 京剧新闻 > 正文

永远忘不了的老版《杜鹃山》(中)

曾经有青年朋友向我讲,用《杜鹃山》的老版与“样板戏”版比较,认为后者的音乐更加丰富,唱腔更加复杂,显得气势磅礴,振聋发聩,所以前者被后者取代,似乎是天经地义的。

我不这么看:戏曲艺术看的是表演,听的是歌唱(包括念白这种特殊的歌唱),如果追求音乐的丰富、雄浑、厚重,那就不如去听交响音乐了,把京剧演唱和交响音乐和在一起,这种艺术形式不是没有,只落得音乐迷、戏迷两不爱听(当然政治高压下的情况除外)。不管把京剧改成什么“交响京剧”或者“史诗京剧”,我都认为远远比不了交响乐团演出的交响乐。

老版的最大特点,恰恰是它的音乐和唱腔非常传统化、京剧化,戏迷们对它都很熟悉、很亲切,是地道的京剧味道,不是歌剧味道,也不是话剧加唱的味道,每个人物的音乐形象都有鲜明的特色,例如乌豆的音乐,被设计成粗旷、豪放型的,给人以饱满、坚毅、刚强的感觉;而贺湘则与此形成鲜明的对比,是以柔克刚、刚柔相济的一种形象,不是一味的豪迈、轰轰烈烈的那种。因为音乐指导徐兰源和唱腔设计李慕良,都是对传统京剧音乐的掌握,达到登峰造极的大艺术家,所以他们设计的音乐和唱腔,才没有远离京剧传统,没有对京剧音乐大动手术。我喜欢它,就是因为它既有革新,让我耳目一新,又非常熟悉,感到亲切。

我认为,艺术家的伟大,不是把传统的东西改得面目全非,而是利用原有的传统艺术程式,来塑造新型人物。马连良扮演的郑老万,是个全剧只有三小段唱的配角,但是经过艺术家的精雕细琢,却成了马派艺术画廊中的一个重要人物。郑老万的成功,使马连良为在后来的《年年有余》和《南方来信》中,塑造中国、越南两个不同的农民,积累了经验,提供了素材。在“刑场”一场中,在乌豆等人救出贺香后,郑老万有三句 [散板] ,唱到最后一句“从今后闹革命有了方向”时,台下掌声顿起,马派的俏丽、潇洒,酣然而出,令欣赏者情绪大振,非常激动。

马连良在戏里唯一的重点唱段,是在铁血队上就杜鹃山以后,有不长的12句[西皮] 唱腔。这段“想当初铁血队无头无奔”,早已成为戏迷几十年来津津乐道的珍品。其实马连良在这里并没有吸收什么崭新的音乐元素,也没有进行什么大刀阔斧的改革,只是把传统的 [摇板]、[散板] 、[原版] 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在这几种板式中间穿梭移动,变换出丰富的旋律,唱出了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一个被社会踩在脚下的穷苦人对革命的热爱, 对胜利的憧憬和对党的无暇忠诚。在抒发了自己的感情之后,他也对乌豆提出了质朴而又明确的要求:“你这暴躁的性儿要好好的改正,学一学党代表她的好作风。”由于剧中人是边下场边唱的,所以这个“风”字,是伴着脚步的节奏,用拖腔唱出来的,使这句唱如同起伏的山峦,逐渐地、逶迤地伸向远方,慢慢地离我们而去,引导观众和乌豆一起,不禁陷入了沉思。

这段唱把马派固有的那种严谨、飘逸的特点,发挥得淋漓尽致,以至于每次这个“风”字唱不完,就已经是满堂好了,观众总是用掌声把马连良送进幕后。我认为,这就是马连良的工夫,马连良的魅力!戏不在多,精彩了,观众就满足;唱不在长,唱出人物特色,唱出流派风格,观众就能获得欣赏艺术的享受。不知道这个道理文艺创作者是否认可?我们平时所说的过瘾,其实就是获得艺术享受需要的满足。马连良在《淮河营》、《甘露寺》、《春秋笔》里的[西皮流水] 唱腔,之所以能够风靡全国,久唱不衰,就是因为让人听着过瘾,唱着过瘾。如果不是极左思潮的统治,郑老万的这段唱也许早已不胫而走,如同“提篮小卖”一般,唱响全国了。

可惜先辈大师已经离我们远去了,真希望后来者能够继承先辈,继承传统,充分利用传统的艺术形式,创造出在京剧舞台上站得住、在戏迷里传得开、经得起历史考验的唱段来。

本贴由于无声处于2008年8月29日10:37:53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本文《永远忘不了的老版《杜鹃山》(中)》地址:https://www.xiquwenhua.com/jingju/xinwen/24914.html

上一篇:四地名角长安大戏院同歌骨子老戏《龙凤阁》 下一篇:永远忘不了的老版《杜鹃山》(下)
戏曲文化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