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戏曲文化网
首页 > 京剧 > 京剧新闻 > 正文

张火丁重拾程砚秋老戏《鸳鸯冢》

该剧20年来首次亮相张火丁改扮小家碧玉

继去年推出京剧程派新戏《梁祝》后,张火丁将于月底再次推出新戏《鸳鸯冢》。据悉,该剧是四大名旦程砚秋上世纪20年代的一出小花旦作品,最近20多年未被搬上舞台。这次演出将是张火丁首次一改青衣扮相,她将穿裙袄扮小家碧玉,于11月25日在长安大戏院与戏迷见面。

8年前南京求得传统老戏

《鸳鸯冢》是今年张火丁工作室推出的一出传统老戏,故事讲的是谢招郎与王五姐两相爱慕,私订婚姻后恳求姐姐向母亲代为言明,母亲却没有在意,导致事情拖延了下来。王五姐久候不得音信,恹恹成病,等谢招郎摆脱母亲约束见到王五姐,已是最后一面,谢也殉情而死。死后二人合葬一处,人称鸳鸯冢。

张火丁前日告诉记者,该剧取材于清人《蝶归楼传奇》,剧本是程砚秋1923年编演的,最近20多年没人再演。而她更是在1998年在南京时,从老师新艳秋那里学得的。此次复排由张火丁和导演孙元意共同修改剧本,并特邀宋小川、李崇善、寇春华、金立水、唐禾香加盟参加演出。

一改形象饰演小花旦

张火丁一贯以大青衣扮相示人,比如她在《锁麟囊》、《春闺梦》中的大方气质被很多戏迷回味和铭记,但这次排演的新戏《鸳鸯冢》却是一出不折不扣的小花旦作品,不仅扮相上略去了青衣中最动人的褶子、水袖,而且要换上裙袄,手拿绢帕,扮演十几岁的怀春少女。张火丁告诉记者,原剧本的人物年龄设定为16岁左右,后来即使改为19岁,难度还是很大,因为“一个眼神和动作都与过去不同”。

除此以外,该剧的布景道具也有略微调整,如一桌两椅颜色的改变以及对传统戏服的重新设计也将是此次复排的亮点。据张透露,工作室早已将挖掘恢复传统老戏提上日程,每年推出一出传统戏将是她的最低目标。(记者天蓝)

■对话

张火丁:希望京剧界也有郭德纲

新京报:大家都说只要是张火丁演戏,就有票房,你本身就是号召力,是这样吗?

张火丁:无可否认有这样的因素,但我一直认为只有角色与人物塑造与观众产生共鸣才是真正的好演员,我也正在力求做到这点,无论是《祥林嫂》、《白蛇传》,还是如今即将演出的《鸳鸯冢》都是如此。

新京报:你是国内最早成立戏曲工作室的演员之一,与各大剧团都有很多合作,你觉得如今的京剧现状如何?

张火丁:确实越来越好。

我的工作室只有十个人,既节省开支又可以随时与地方团体合作,创作新的剧目。如今我们已走遍了大半个中国,从东北三省到河南到江苏再到湖北等地,反应都很好,这让我看到了希望。而且这些年京剧的观众越来越多,有时候电影院里的观众稀稀拉拉的,我就很感慨,觉得京剧还是受欢迎的。

新京报:如今相声界出了一个郭德纲,挽救了低谷中的相声艺术。你对此怎么看?

张火丁:虽然因为忙我还没来得及去听他的相声,但我很佩服他。我自然希望京剧界也能出一个郭德纲,让京剧也像相声一样在当今成为热点。

但毕竟京剧不是一两个人的演出,而是一门综合艺术,很多因素导致京剧艺术永远不可能买不到票,也永远不可能卖不出票。

新京报:茅威涛和她的小百花越剧团如今正在北京演出,她们的新版《梁祝》等让人觉得越剧如今的发展似乎走得很快,也很大胆。

张火丁:她们的戏我去看了,茅威涛的步伐确实迈得很快,快得有点接近音乐剧。越剧完全可以这样改,因为它没有那么多的行腔,也没有太多程式限制,但京剧不行。比如京剧的出将、入相就不能丢也不能错,丢了这些等于破坏了它的根本。如今一些新编京剧,动辄上百万的投入,结果让人评价为“话剧加唱”,七年科班在这里也失去了意义,我认为这都是改革的失败。

■相关新闻

《红鬃烈马》与《鸳鸯冢》同期推出

张火丁明年开个唱

本报讯(记者天蓝)在《鸳鸯冢》首演的同时,11月25日,长安大戏院还将上演由张火丁工作室与上海京剧院、北京京剧院联手推出的全本大戏《红鬃烈马》。张火丁将在剧中与演员杜镇杰以及李崇善搭档饰演王宝钏和薛平贵。参演该剧的演员还包括赵葆秀(饰演王母)、邓敏(饰演代战公主),宋小川(饰演高嗣继)等。此外,张火丁首次个人演唱会也将于2007年元月3日在人民大会堂举办。

届时,音乐会将分为三大乐章。第一乐章是传统程派京剧乐章,包含程派名剧《锁麟囊》等经典名段;第二乐章是张火丁首创传统程派剧目乐章,其中有《嫦娥》、《白蛇传》、《梁祝》精彩唱段;第三乐章是张火丁首创现代戏《江姐》精华乐章,“看长江”、“绣红旗”、“红梅赞”核心唱段。

(摘自 《新京报》)

本文《张火丁重拾程砚秋老戏《鸳鸯冢》》地址:https://www.xiquwenhua.com/jingju/xinwen/14713.html

上一篇:京剧名家朱世慧、张慧芳将在京领衔主演《曾侯乙》 下一篇:北京戏院排演场 周日再掀京剧热
戏曲文化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