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戏曲文化网
首页 > 京剧 > 京剧名家 > 正文

冉江红 京剧票友 冉江红

冉江红,男,京剧票友。

小学2年级时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看到了中央电视台正播放京剧《宇宙锋》,从此以后开始买京剧磁带、模仿唱腔。贵州电视台定期播出由其他电视台提供的普及京剧知识的拦目《说戏谈曲》,他总是拿着笔记录下京剧要点,一点点地学习京剧知识。学校举办文艺晚会,他被一位女同学偷偷地报了名,晚会上他一个人演唱了好几段唱段《我家的表叔数不清》、《听奶奶说红灯》、《包龙图打坐在开封府》、《贵妃醉酒》。

初中的时候,贵阳市京剧团的侯丹梅获得了中国戏剧戏剧梅花奖,《贵阳晚报》时常出现侯丹梅的名字以及有相关新闻报道,于是,冉江红就主动写了一封信到贵阳市京剧团想跟侯丹梅学戏,没过多久,侯丹梅的父亲侯剑光来到冉家,当时侯丹梅到内蒙古出差,侯老师还拿了三张戏票让他星期六晚上去看侯剑光的演出。第一次来到剧场看完演出之后在后台找到了热心的侯剑光老师,第二天侯老师带领他来到离京剧团不远的票房,第一次跟着乐队唱了一段《听罢奶奶说红灯》。为了迎接“五四青年节”,学校在一家疗养院大礼堂举办了一个文艺晚会,他演唱的唱段“我家的表叔数不清”得到了98点6的高分。

在一次票房活动中遇到中国戏曲学院附中的学生黄璜,黄璜主动写了一个他在北京读书的地址,以后有什么问题直接写信告诉他。上初二的时候他还给当时北京戏曲学校校长孙毓敏写信,想一样像黄璜读戏校,但是孙校长为了不影响他的学习,于是回了一封信,告诉他不要一时冲动考戏校,好好读书,学戏很难,淘汰率很高。贵州艺术学校京剧班又一次招生,他来到学校,领了报名表,最后还是被父母和班主任老师的坚决反对,没能如愿。

1997年没有考上理想学校的他,没有继续复读,家里的实际情况让他选择了入伍。父母辛苦拉扯三个儿女长大很不容易,经过亲戚耐心地做思想工作,说在部队里也可以成为文艺兵的,于是青春年少的他就开始了新的军旅生涯。

来到部队,跟原来在学校的生活完全不同,高强度而艰苦的军事训练,让他很吃不消。春节前夕,部队的新兵营和老兵营联合要举办一台“新春文艺晚会”,连长和指导员知道冉江红爱好京剧,于是安排他和其他爱好文艺的战士可以不参加训练,专心排节目。正式演出那一天,他演唱了一段《霸王别姬》,获得好评,新兵集训结束后,他被分配到军乐队。经过队长的同意,他找了邛崃市京剧研究会京剧票房。以后基本上每周四都在那里跟他们一起活动。1998年正值全国军民抗洪救灾,他在业余时间写了一个京剧联唱《抗洪英雄颂》,于是就跟当地的京剧票友一起合作,参加了团里举办的文艺晚会演出,这个节目受到了广大官兵的欢迎。也同样能来到了师部参加调演资格。1999年师部要组建军乐队,这次是集合师部各团的文艺精英,经过半年的挑选和集训,他和其他战友一起来到乐山。在去乐山之前,他曾经跟邛崃的一位戏迷一起来到成都文化宫京剧票房,认识了成都琴票钟为洁老师,他听说冉江红要去乐山后,主动写了当地票友的联系电话。

在乐山人民公园的票房,他认识了乐山京剧团的叶敏芳老师,得到了她的指点,并在之后登门拜访,三年半的相处让冉江红学到了不少的京剧知识。2000年在成都和乐山举办的新春京剧专场上,演出了叶敏芳为他选中的剧目《生死恨》,还为程派票友梁启东配演《锁麟囊》中的“团圆”,同年的五一劳动节在乐山文化宫两地联合举办演出,除演出《生死恨》外,还有大戏《龙凤呈祥》,该剧原由冉江红和梁启东分饰前后孙尚香,但后来梁启东单位有事,就由他一人担任这个角色,这次演出,是冉江红第一次戴凤冠,加上包头老师勒紧了点,“跑舟”演出过后,包头老师怕他受不了,取下了凤冠,过后另一位老师还以为冉江红的戏已经完了,就帮他取下片子,还没取完,舞台监督老师就来催冉江红上场,这时,再重新贴片子已经来不及了,结果“回荆州”那场戏就没演,下来后,大家以此开玩笑说“诸葛亮还没来接呢,刘备和孙尚香就没了,敢情那两口子私奔了吧”。

5年的时间,冉江红在部队学会了很多,也成熟了许多,部队给了他很多荣誉、嘉奖,被评为文艺先进工作者,还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回到地方后,冉江红更加积极地学习京剧艺术,并千方百计地寻找机会。那时,中央电视台戏曲频道专门为戏迷票友开办了《戏迷俱乐部》栏目,在2003年7月,冉江红接到中央电视台的电话通知参加擂台赛,一人来到遥远的北京参加擂台赛。在中央电视台演播大厅,他演唱了京剧《生死恨》的唱段。他得到了温如华老师、李佩红老师、史依弘老师、孙毓敏老师、周桓老师以及朱文相老师的点评,虽然取了周赛的优胜奖冠军和月亚军,但他真正得到的是这么多名家对他的关心和帮助,指出了他在演唱中很多不足的地方。回到贵阳后,他一直想好好跟一位老师继续学习,经贵州名票舒伍寅介绍,认识了贵州省京剧团周百穗老师,周老师听了他唱的《生死恨》后,觉得他嗓音条件很好,热情的师姐周菲肖丽蓉得知他的经济情况不好时,师姐们便主动的承担了拜师仪式的一切费用。拜师那天,全市各京剧票房的领导、戏迷票友以及专业的京剧团老艺术家300多人参加。拜师结束后,冉江红每天早上8点准时来到周百穗老师家学习。

2006年“第八届‘和平杯’中国京剧票友邀请赛”在天津和平区举办,冉江红准备报名,周百穗老师建议冉江红以《生死恨》剧目参赛。在这之前,这出戏冉江红曾得到过贵阳市京剧团张佩箴老师的指点,周百穗老师为了尊重叶敏芳老师和张佩箴老师,对《生死恨》身段表演在这基础上进行了加工,同时得到了周百穗老师的母亲周素兰和她的姑姑周素霞的帮助和指点。那一段时间,冉江红在这出戏上对韩玉娘角色的领悟有了很大的提高。2006年7月,在贵州省京剧团排练场举行了选拔赛,冉江红取得了复赛的资格,9月,冉江红得到了贵州省戏剧家协会的通知,到天津参加决赛。周百穗老师知道后,高兴之余又抽出时间对这出戏进行加工提高。在临行前,周百穗老师一再叮嘱“你作为贵州省一名选手参赛,能进入决赛,师傅已经能高兴了,名次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能在中国大戏院这样的演出剧场演出,比赛期间你要多向其他票友学习,要虚心请教和接受别人的意见,别有其他思想负担。”因为冉江红家里经济状况不是很好,热心的老票友董阿姨还资助他一千元钱做为到天津参赛的费用。冉江红第一次参加这样全国性的戏迷票友比赛,在观看选手的排练和比赛中,冉江红学到了很多东西。在比赛之前,冉江红与日本的菅野尚生,甘肃的米桂云已经成为好朋友,在参赛的准备过程中大家都互相帮助,互相鼓励。在颁奖当天中午11点聚餐的时候,组委会的孙元木老师对冉江红说“恭喜你得了金奖,可千万别激动,吃完饭我们开个会,你准备一下今晚的汇报演出”。

在参加和平杯期间,冉江红就听江西选手说江西京剧团在招聘演员,比赛结束后,冉江红就跟江西京剧团团长电话联系,11月,冉江红坐火车到江西南昌,江西京剧团的领导让团里的琴师为冉江红调嗓子,他们听了冉江红的演唱之后,决定让他先在团里实习。实习工作从2007年1月1日开始,并且安排在元旦节后在新建南昌剧场演出,并建议他回上海好好跟周百穗老师学戏。冉江红又一次来到上海,适逢上海京剧院史依弘演出《玉堂春》,通过周百穗的安排,在上海有机会得以观看了史依弘老师的排练和演出。在上海的那些日子里,周百穗老师只要有空,就让冉江红到上海戏曲学院看课,晚上还挤出时间给冉江红说戏。一个星期后,《起解》、《会审》基本上学完,回到贵阳以后,又得到周百穗老师委托的贵州省京剧团刘桂珠老师的指点,热心的班光线师姐慷慨拿出三千元钱为冉江红在票房演出了《起解》、《会审》。回到江西京剧团,第一次在南昌剧场和专业的演员一起演出折子戏专场,当时第一场演出《生死恨》,第二场是他的专场《玉堂春》,演出结束后,他一次次的谢幕,观众久久没有离去。团长和书记对他的这次演出非常满意,之后,还经常随团到周边地区演出,团领导还准备安排他演出《凤还巢》。在团里待了快半年,虽然团领导很重视冉江红,他自己也每天坚持在舞台上练功,但是没有一个老师在身边,没有人能帮助他。年轻气盛他一时的冲动,没经过认真的考虑就离开了江西京剧团。一个人来到重庆,开始了他又一次新的票友生活。

来到重庆,虽然物质生活比在江西京剧团优越,但他也曾想过再回江西去,也有过想考重庆京剧团的念头,但都已经无法实现,不过却仍经常受到邀请,到武汉、宜昌、成都、贵阳、河北等地演出。

2007年年底,正值中央电视台举办第三届全国京剧票友电视大赛,在参加复赛的时候,就有些票友对冉江红参赛的资格有些不同的意见,但那时冉江红已经离开江西京剧团,不再是专业演员,最后,还是取得了参加中央电视台决赛的资格。这次参赛的剧目是《生死恨》,比赛获得银奖,比赛结束后,评委李军和中央电视台戏曲频道领导范梅强两位老师到后台看望了冉江红时,鼓励他不要灰心,再接再厉,继续努力。时隔不久,冉江红又接到中央电视台戏曲频道《燕升访谈——戏苑百家》的通知,到北京录制访谈节目。2008年9月,参加中央电视台《过把瘾》栏目在泰州为纪念梅兰芳先生而举办的《梅绽千秋——梅派戏迷挑战赛》。2009年10月26日四川省内江市师范学院举办冉江红京剧艺术走进大学之一,演出《断桥》、《贵妃醉酒》,中央电视台戏曲频道《戏曲采风》报道演出。2010年7月在贵阳贵州京剧院参加“全国京剧男旦省会”活动。2010年10月应邀参加和平杯成立20周年十大名票演唱会。2013年10月应邀在重庆大学虎溪校区举办第二次冉江红京剧艺术走进大学活动。
冉江红

人物分类
京剧 票友

本文《冉江红 京剧票友 冉江红》地址:https://www.xiquwenhua.com/jingju/renwu/2401.html

上一篇:裘芸 京剧票友 裘芸 下一篇:沈家宏 京剧票友 沈家宏
戏曲文化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