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戏曲文化网
首页 > 沪剧 > 沪剧剧本 > 正文

沪剧《家》洞房 剧本唱词

沪剧《家》洞房 剧本唱词

(杨飞飞演瑞珏)

(珏唱)但听那寒风瑟瑟响,阵阵恐惧涌心上。娘呀娘,可怜你把儿送到此地来,就这样陌陌生生配成双。娘说他是善良的人,从今后吃苦受难共久长。娘啊,只要他值得我女儿爱,女儿肯永远从顺他身旁,如今不知他是丑还是美,我的终身就此已定当。

(新唱)为啥新娘不是你,怎不叫人愁断肠。唉!

(珏唱)他长吁短叹在想的啥,难道他寒夜靠窗不怕冷。

(新唱)眼看此人也可怜,她孑然一身坐一旁,即使她是陌路人,也该敷衍理应当。待我上前将她叫,

(白)不……梅呀!

(唱)我不能忘却了你梅芬去看新娘。

(珏唱)方才我见到他像要叫应我,却为何他又回头话不讲。莫非他心中也有恐惧,莫非他心有隐情口难张,莫非他对我生厌恶,天啊,为啥这新房这样冷!娘啊娘,女儿是说过勿愿嫁,你赶快来接我回家乡。

(新唱)为什么还未见二弟回府来,你可知我现在像囚禁的犯人。

(珏唱)他究竟藏瞒了多少忧愁,为什么连连地叹个不停。莫不是他比我更难启口,不如我上前去先叫他一声,新娘子太冒失要被人看轻。

(新唱)不知她低下头想些什么,反正我任凭她是哭是闷。

(珏唱)我与他既成亲就不必再怕,想必他决不会怪我没分寸。

(新唱)仿佛她走近我要来叫应,

(敲门声)总算我受难人有了救星。

本文《沪剧《家》洞房 剧本唱词》地址:https://www.xiquwenhua.com/huju/juben/1754.html

上一篇:沪剧《日出》长夜漫漫寻短见 剧本唱词 下一篇:沪剧《家》别梅 剧本唱词
戏曲文化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