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戏曲文化网
首页 > 沪剧 > 沪剧剧本 > 正文

沪剧《雷雨》侍萍与周家探孽深 剧本唱词

沪剧《雷雨》侍萍与周家探孽深 剧本唱词

(朴白)三十年前,无锡出了一件很出名的事,你知道吗?

(鲁白)也许记得,不晓得老爷说的是哪一件?

(朴唱)无锡有一家姓梅的梅家千金女,突然投河去自尽,后来不知如何样,这一件事情你可知因?

(鲁唱)我记得一个年轻姑娘她姓梅,不是名门女千金,她出身是个贫家女,在周公馆里做佣人。

(朴白)也许弄错了,不妨也说说吧!

(鲁唱)听说她与周家少爷不清白,生下了两个孩子就难见人。后来周家少爷嫌她是底下人,丢了她就另配高门亲。大儿子留在周家蹲,她手抱婴儿去自尽。

(朴白)她——

(鲁唱)她是周公馆梅妈的独养女,她的名字叫侍萍。

(朴白)哦!你姓啥?

(鲁白)我姓鲁。

(朴唱)这一位姑娘寻死后,有人埋葬她尸首,不知她的坟墓在哪里?

(鲁白)老爷,你问这个为的啥?

(朴唱)我想为她去修一修。

(鲁白)为啥?

(朴白)我们是亲戚。

(鲁白)亲戚!哦,哪侬不必修啦!

(朴白)为啥?

(鲁白)这个人现在还活着。

(朴白)还活着?

(鲁唱)她要投河寻死路,偏遇见好人将她救。人家以为她已死,其实她流落异乡带着孩子四处走。可怜她有苦无处诉,天涯海角任漂流,讨饭、缝衣啥都做,只为了母子两人要糊口。现在她……

(朴白)现在她?

(鲁唱)现在她就在此地。

(朴白)在这里?

(鲁唱)我前几天同她碰过头,你是不是也想见见她?

(朴白)不,不!难道她不想去寻周家吗?

(鲁唱)大概她再也不愿向周家求。

(白)她为了孩子又嫁过两次人了。

(朴白)嫁过两次?好,你先下去吧!

(鲁白)没事了,老爷?

(朴白)侬叫四凤把那件旧雨衣拿出来,顺便把箱子里的旧衬衣也拿出来。

(鲁唱)这一种衬衣一共有五件,不知你要哪一件?有一件在右袖襟上烧破了一个洞,后来用丝线绣成一朵梅花补上去;还有一件,左襟上绣一个萍字,还有一件……

(朴白)还有一件?你,你是啥人?

(鲁唱)我就是从前侍候过你的底下人。

(朴白)侍萍,是你呀!你来做啥?

(鲁白)是命,是不公平的命要我来。

(朴白)三十年了,你仍旧要上门来。

(鲁唱)我没有委屈只有恨,我的眼泪早已流干净。三十年来受的苦,点点冷水记在心。你现在是社会上的大人物,看来一帆多风顺,大概你所做好事都忘记,你作的孽反正痛在别人心,我闷在肚中三十年,今天我要吐干净。想当初你甜言蜜语将我骗,日久弃旧迎新变了心。那一年大年三十夜,我生下孩子三天整,你为了另娶千金女,寒风大雪把我赶出门,你母亲逼我留下亲生子,活生生拆散我倨骨肉两离分。

(朴白)孩子不是给你带走了吗?

(鲁唱)那是见孩子病得快要死,才叫我把婴儿带在身。可怜我产后刚三天,带病负屈走出门,迎风冒雪彻骨寒,求生无路死无门。一生受尽周家罪,三十年苦处说不尽。想勿到四凤又到周家来,我与周家怨孽深。

(朴唱)你我上了年纪有子女,叫你不要不冷静。你以为我所做事体会忘记脱,可知我内心也不平静。我把你当作原配来看待,我正式当你周家人,每逢四月十八你生日,我总是默默纪念痛在心;甚至于你养萍儿得了病,我把关窗的习惯也保存。这一切都是纪念你,能使我内心好安宁。

本文《沪剧《雷雨》侍萍与周家探孽深 剧本唱词》地址:https://www.xiquwenhua.com/huju/juben/1749.html

上一篇:沪剧《雷雨》花园会 剧本唱词 下一篇:沪剧《雷雨》飞向我们的新世界 剧本唱词
戏曲文化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