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戏曲文化网

花鼓戏《生男生女》(报喜修改第二稿)

花鼓戏 生男生女(第二稿)

物:

婆婆,农民,50多岁;

媳妇,翠翠,农民,20多岁;

舅舅,史接根,医生,30多岁。

【上半场:医院B超室一角,桌上摆放着B超显示屏。背景为农村的春天景象。

【婆婆手提竹篮,竹篮里装着鸡蛋。上。

婆:(唱)

菜花黄来麦苗青,

家家户户忙春耕。

我带媳妇上县城,

观风赏景少心情。

去年媳妇娶进门,

现在已经怀身孕。

扳起指头细细算,

立秋就要抱孙孙。

我偷偷算过了好几回命,

刘半仙他也说不是学生。

【媳妇上。

妇:婆婆,您别听算命先生瞎说,他们那些话都是模棱两可的,现在男孩女孩都一样上学读书,生了男娃叫学生,生了女娃总不是也叫学生。

婆:翠翠,算命先生说的学生,就是男娃。听老人说呀,旧社会只有儿子娃才能上学读书,所以生了儿子娃叫学生。

妇:哦。那生了女娃叫什么呢?

婆:那叫法就多啰,丫头呀,千金呀,酒坛子呀,炊茶的呀,歪灶门的呀,背时佬呀。

妇:婆婆,丫头、千金我晓得。酒坛子是什么意思?

婆:女儿出嫁后要常常打酒回来孝敬父母,所以叫酒坛子。

妇:嘻嘻,比喻得好像,有意思。怎么又叫炊茶的呢?

婆:旧社会,妇女在家里地位低下,端茶送水服侍人嘛。

妇:婆婆,我想起来了,怪不得小的时候,妈妈跟街上一个远房亲戚说,这丫头蛮乖,长大了把您郎去炊茶。原来是想把我嫁到她家里去。嗯,歪灶门呢?

婆:是说妇女只能烧火做饭,围着灶台转,做不了多大的事情。

妇:真是小看我们妇女。为么事又叫背时佬呢?

婆:女儿长大了总是别人的人,养了女儿不但叨不了光,还要搭上一套嫁妆。你不就是这样一个背时佬吗?人嫁到了我们张家不算,还把洗衣机、电视机、电冰箱、空调都搬到我们家里来了哦!呵呵……

妇:那您郎呢?不也一样吗!哈哈……

婆:翠翠,说是说,笑是笑,你肩上的担子可重呐!张家前几代都是单传,我也只生了石头一个儿子。往后呀,传宗接代全靠你,一定要听婆婆的话,啊?

妇:我不是听您郎的话,随您郎去找小姨妈引产吗?

婆:翠翠——(唱)

一路走一路想前思后量,

防万一婆婆我另有主张。

妇:(高兴地)婆婆,不去引产了?

婆:(接唱)

先找舅舅做比超,

确诊再引更可靠。

妇:婆婆,您郎不是说,去年三婶花了一千多去找一家私人诊所给媳妇娃搞比超,医生说是男娃,刘半仙说是女娃,结果还是刘半仙赢了吗?

婆:可是呀,就怕刘半仙也有看走眼的时候。现在政府只准生一个,万一刘半仙出了丁点差错,悔青肠子都来不及喔!

妇:婆婆,不知舅舅超得准不准呢?

婆:你舅舅可不是那些水货医生。他呀——(唱)

你舅舅什么人你不知晓,

做比超数一流技术最高。

夺标兵评劳模年年上报,

院里头比超科是个领导。

妇:婆婆,是不就是那天电视上播的那个史接根大夫,史主任。

婆:就是就是哟!

妇:(高兴得跳起来)真没想到我还有这么一位大名鼎鼎的舅舅!

婆:(忙制止)不要跳,别喜得忘了形,动了胎气哟!

妇:婆婆吔——(唱)

不怕一万怕万一,

万一结果不如意……

婆:(接唱)

万一结果不如意,

再怀一个也不迟!

妇:(唱)

如果要是再万一?

婆:(接唱)

再拿再怀不犹豫。

妇:(唱)

如果要是还万一?

婆:(接唱)

还拿还怀还努力。

妇:(唱)

如果要是又万一?

婆:(接唱)

坚持到底是胜利。

妇:婆婆,您郎的决心真大呀!

婆:不大不行唦。你家家婆就是这样生了我们姊妹七个,才生出你舅舅来的。

妇:婆婆,石头他给我打电话说,男孩女孩他都要。还说……

婆:他还说什么?

妇:婆婆,我不敢说。

婆:说,婆婆给你做主!

妇:他说,妈妈思想保守,又是一个法盲,叫我……

婆:叫你怎么样?

妇:叫我不要听您的。

婆:(跳起来)哎呀呀,这个小杂种,翅膀硬了,连老娘的话都敢不听了。(转向翠翠)翠翠,我的好媳妇、乖媳妇,石头不懂事,不要听他的,听婆婆的,啊?

妇:(点头)嗯。婆婆,听您的,那就叫舅舅检查以后再说吧。

婆:看看,看看,好孝顺的媳妇哟!那我们就抓紧时间赶路哦!

:(合唱)

婆媳合心无分歧,

先查后引好主意。

但愿比超结果出,

怀的是个胖小子。

【婆婆搀扶媳妇下。

【史主任身着白色工作服上。轻轻抚摸B超机……

史主任:(唱)

小小仪器比超机,

诊断手段高科技。

不管病魔多隐蔽,

都能把它检测出。

多年来满负荷从不叫苦,

无怨言尽职责不遣余力;

多年来为探病费尽心机,

却总是默默地奉献自己。

比超机呀比超机,

我亲爱的战友好同志。

你陪我熬过了十个寒冬,

你陪我挺过了十个酷暑。

你陪我值夜班通宵不眠,

你陪我查病因从不马虎。

(思考,踱步台前)

社会上却有人违法乱纪,

用比超来鉴别胎儿男女。

其后果危害大遗患子孙,

党中央国务院明令禁止。

科室小责任大不能含糊,

为国策把好关坚定不移!(坐下埋头工作,整理资料)

【婆婆牵着媳妇上。

婆:(唱)

一路说来一路行,

不知不觉进了城。

来到医院比超科,

放下篮子去敲门。

(敲门,对内喊)舅爷,舅爷,开门啰。

史主任:(忙起身,开门,出迎)哎哟,是大姐,翠翠……

婆:(对媳妇)叫舅舅。

妇:舅舅,您郎好!

史主任:好啊,好。舅舅还是在你们结婚时见过一面,这卸了妆比那天当新娘还更标志、更漂亮!要是在街上,舅舅还真认不出来啰。

妇:(不好意思)舅舅真会开玩笑。

婆:舅舅,现在城里人吃东西是土的好。这是一篮子正儿八经的土鸡蛋,全是我们家里的土鸡母掉的。

史主任:大姐,空手来玩就是,还讲么事客气唦。(接过鸡蛋)到家里去,叫舅妈好好款待恩娘和外甥媳妇。

婆:舅舅,今天就不去哒,免啦。

史主任:免啦?一来就走?

婆:也不走哦。舅舅耶——(唱)

不瞒你舅舅说翠翠有喜,

史主任:那好啊!我就等着喝喜酒。

婆:(接唱)

可不知肚子里是男是女?

为这事找瞎子算过八次,

刘半仙他也说是个坛子。

史主任:大姐,生男生女都好,你少操些心。

婆:(接唱)

这大事我不管婆婆失职,

男是男女是女相差万里。

史主任:(旁白)听话听音,锣鼓听声。原来是来找我这舅舅做比超,鉴定胎儿性别的。我这个大姐火气大得很,还蛮不好对付的哩。

婆:(接唱)

找舅舅超一超避免有误,

好引产再来怀万无一失。

史主任:大姐,翠翠,屋里坐着说。(进屋,让座,倒茶)姐姐,喝茶。翠翠,你也喝。

婆:(旁白)俗话说,亲的亲不得呀假的假不得,这话一咔不假哟!

史主任:翠翠,你是不是想怀男娃就生,怀女娃就不要呢?

妇:我听婆婆的。

史主任:石头是么事想法呢?

妇:石头打电话来说说,男孩女孩他都要。

婆:那可由不得他,我说了算。

史主任:大姐,今天超的结果要真是女娃,你打算怎么办呢?

婆:这还用说,引产以后再怀嘛。

史主任:大姐呀——(唱)

姐姐说话欠考量,

生男生女都一样。

封建观念旧思想,

早该扔进垃圾箱。

婆:听你这意思,是不想跟我们翠翠超,啊?

史主任:哪里哪里,大姐的话还敢不听。可是,不是我不想给翠翠超,而是…..

婆:想就快点做。婆婆妈妈的。

史主任:我的好大姐呀——(唱)

计划生育是国策,

重男轻女要不得。

顺其自然才和谐,

怎能人为来选择?

婆:接根,这些大道理我都懂。你直截了当把话给四姐挑明,是超还是不超?

史主任:大姐,实在是不能超。

婆:接根,为么事不能超?我问你呀——(唱)

是不是出故障机器坏了?

史主任:(唱)

勤保养细操作设备完好。

婆:(唱)

是不是停了电事不凑巧?

史主任:

停大电有小电从不断桥。

婆:(唱)

是不是怕风险胆子太小?

史主任:(唱)

弟的胆钵子大姐你知道。

婆:(唱)

难道是要姐姐来送红包?

史主任:(唱)

弟为人姐晓得洁身自好。

婆:(唱)

是不是没把握实情相告,

史主任:(唱)

准确率百分百不差分毫。

婆:(唱)

那到底为么事你不能超?

史主任:(唱)

是党纪是国法款款条条。

婆:(唱)

神不知鬼不觉谁人知晓?

史主任:(唱)

天知道地知道法网难逃!

婆:(唱)

要罚款要处分就是坐牢,

千斤担姐姐我一人来挑。

史主任:大姐,话可不能这么说呀——(唱)

计划生育是大事非同儿戏,

大姐你怎能够担当得起?

都生男娃不生女难成配比,

子孙后代打光棍哪有媳妇!

婆:哎呀呀,我可管不了那么远!你还教训起我来了!怪不得别人把你史接根喊成死结梗。对旁人结梗点嘛还情有可原,我们是一个鸡蛋没有散黄唦。大姐只问你一句话,到底超不超?

史主任:(摇头)

妇:婆婆,舅舅有难处,就算哒,我们回去吧。

婆:(急得跳脚拍双腿,旁白)别人是没有关系托关系,托不到关系买关系。我这是现存的胡子都安不成须。这个结梗东西六亲不认啰!(转向史) 接根,我跟你说清楚,从今以后,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没有你这个绝情绝义的弟弟,你也没有我这大姐大恩娘!翠翠,我们走,到妇幼保健站找小姨妈引产算哒!(气冲冲出门,又折回取鸡蛋)这鸡蛋拿回去喂狗,也不送给你这只白眼狼!打今个儿起,这条路我竖了,尿都不朝这边拉一汃。

史主任:当真?

婆:当真。

史主任:不假?

婆:不假。

史主任:算数?

婆:算数。

史主任:俗话说,八十岁的老母思娘家,这门亲戚你不走,过得?

婆:过得。翠翠,我们走。

史主任:(追出,)大姐,大姐……

婆:我不是你的大姐。

史主任:大恩娘……

婆:我哪是你的大恩娘!

妇:婆婆,不生气,不生气,舅舅也是为我们好。

婆:好个屁!走。(拉媳妇下)

史主任:(唱)

大姐她太固执把气来赌,

我定要想办法把她劝阻。

(打电话)喂,七姐,我今天把大姐给得罪了。不为别的事。嗯,她带翠翠来搞胎儿性别鉴定,我没有给她做。她一气之下气冲冲走啦,说是去找你做引产手术。对对对,你不但不能做,还要做好她的思想工作。好…………,我一下班就过去。(进屋,关门,下)

【下半场:婆婆家,家中摆有桌凳。背景不变。内鸡鸣。

【婆婆一手提药罐,一手拿碗上。

婆:(唱)

妹妹她比弟弟更不像话,

还骂我是一个封建脑瓜。

姊妹俩从没有伤过和气,

想不到闹翻脸吵了一架。

你不帮我我设法,

中药铺里把药抓。

煎给媳妇翠翠喝,

一样打胎不求她。

(白)翠翠,快来趁热喝下。(倒药)

妇:(上)婆婆,不知道这中药安不安全?

婆:冇得事的,这是我年轻时候喝过的老方子,你尽管放心大胆地喝!

妇:好,我喝。(接过碗,用口吹一会,又放下,唱)

婆婆她这个人什么都好,

就只是旧思想生得太牢。

石头他我老公打工在外,

少主张真不知如何是好。

若不依婆婆言就是不孝,

若依了受大罪要把蘖遭。

左也难右也难心如刀绞,

盼舅舅他能来帮我解套。

婆:快咔喝唦!

妇:好。我还等它凉一会再喝。(端起慢慢用口再吹)

【史主任推自行车,手提礼包上。

史主任:(唱)

赶了一程又一程,

不见婆媳她二人。

火急火燎心如焚,

一直追到张家岭。

妇:(看见史,放下碗)婆婆,您郎看,谁来了?像是舅舅。

婆:(忙端起药碗欲藏)不能把这事说给你舅舅听,啊!

妇:舅舅又不是旁的人,怕么事?

婆:你不晓得哟——(唱)

免的舅舅管闲事,

干涉我们家屋事,

闹得节外又生枝,

错过打胎好时机。(连忙拿药罐药碗下)

妇:(旁白)。我一定要把这事透露给舅舅,要他郎帮忙做好婆婆的思想工作。(喊)舅舅,您郎稀客。

史主任:翠翠,你婆婆呢?

妇:她郎在厨房煎药。

史主任:怪不得好大一阵中药味。

婆:(忙出,上)接根,你来冇得么事唦?

史主任:一来是放心不下,来看看你们;二来是负荆请罪,向大姐陪个不是。(放下礼包)这是盒高钙奶,给翠翠喝了好给宝宝长骨头。

婆:都是我不是,重男轻女,思想落后,封建脑瓜、糊涂钵子。你们都是国家干部,懂政策,讲原则,对得很啰!

史主任:大姐,不要说气话哟。(唱)

我和七姐冒犯你,

实在抱歉对不住。

讲原则虽冇错直来直去,

没照顾大姐姐脸面情绪。

弟弟我陪不是这厢有礼,

任你打任你骂消一消气。

(白)大姐,喝中药啊?哪里不舒服?

妇:婆婆是给我煎的中药。喝了打

婆:(示意制止)打肚子里的蛔虫。

妇:是是是,医生说我肚子里有好大好大一条蛔虫。

史主任:哦。大姐,孕妇吃打虫药一定要过细,千万不能马虎。

婆:我还不晓得,你少管些闲事。

史主任:(一旁思考,唱)

看起来不一般事态严重,

姐姐她铁了心一意孤行。

我定要想办法下药对症,

才能够医治好她的心病。

妇:舅舅,您郎在想么事情?

史主任:我在想一个医治蛔虫的好方子(示意媳妇过来,耳语)。

妇:(点头)舅舅,您郎好好想,我过去陪婆婆说话。(对婆婆)婆婆,我有一个事想去想来呀,总是想不明白。向您郎请教。

婆:么事?说。

妇:这生女娃到底有什么不好?

婆:(摇头)前传后教,我也说不清楚哦。

史主任:翠翠,我说得清楚。

妇:那就请您郎讲给我听听,免得我呀,执行婆婆的指示态度不坚决。

史主任:生女娃不好嘛,归纳起来主要有三条。

妇:哪三条?

史主任:(唱)

第一条是不能传宗接代,

生女孩就是把香火灭熄;

第二条是不能挡门抵户,

生女孩受冷落被人歧视;

第三条是不能养儿防老,

生女孩到老来孤雁一只。

妇:哎呀,真有这么厉害?舅舅,我怎么没有看到?

史主任:(接唱)

这都是封建社会陈规陋习,

改革开放几十年基本铲除。

妇:舅舅,为什么有好多人还有这种旧思想呢?(指婆婆)

史主任:(接唱)

几千年旧观念根深蒂固,

都转变决非是一朝一夕。

婆:我还以为你是回心转意哒,来帮我做媳妇的工作。哦,原来是指桑骂槐,在跟我上

课。好,你就说给我听听看,生女儿有么事好处?你说得出,我听你的;你要是说不出嘛——

史主任:我听你的。

婆:当真?

史主任:当真。

婆:一定?

史主任:一定。

婆:来拉钩。

人:(拉钩)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妇:嘻嘻,看这姐弟俩像小娃儿。(旁白)我婆婆厉害得很,不知道舅舅有没有这个本事哟!(转向史)舅舅,您郎一定要想好了说啊,我来当裁判。

史主任:(唱)

生男生女般般重,

没有好坏来区分。

我们一家生育史,

就是一面好明镜。

妇:照相的镜子?

史主任:(点头,接唱)

妈妈她养我们姐弟八人,

脚踏肩肩顶脚接连出生。

从你起到幺姐七女下凡,

到后来生下我才肯收兵。

家里穷得叮当响,

隔夜粮食无半升。

娃们饿得皮包骨,

儿多母苦更有甚。

吃菜喝水身浮肿,

还要拼命挣工分。

可怜病重无钱医,

抛下我们命归阴。

妇:后来呢?

史主任:(接唱)

你婆婆我姐姐挑起大任,

把我们一个个拉扯成人。

婆:(哭)我苦命的娘啊!

史主任:(接唱)

不是命苦天注定,

重男轻女害她命。

我们怎能眼睁睁,

再叫子孙步后尘?

婆:(唱)

我就怕生多了娃们遭蘖,

想千方设百法走条捷径,

第一胎就生个儿郎孙孙,

好免得到后来还要操心。

史主任:大姐啊,你又错了哦——(唱)

婆:我何错之有哦?

史主任:你是大错特错哟!(唱)

二姐姐只生了一个女娃,

小日子甜蜜蜜无人不夸。

招一个好儿郎男到女家,

抱孙孙当婆婆喜掉了牙。

女儿也是传后人,

香火照样伴红蜡。

三姐姐也只是一个女娃,

考大学上清华状元之花。

哪一个不羡慕三姐福大,

连县委都送来现钞一把。

生男生女不重要,

优生优育才要抓。

男儿能够挡门户,

女儿一点也不差。

过去养老靠养儿,

养了儿子又未必认你爹妈。

现在养老有保险,

靠的是好政策我们国家!

婆:(唱)

听了舅舅一席话,

心中好似钢针扎。

婆婆我旧观念鬼迷心窍,(摸媳妇肚子)

差一点成凶手坏我孙娃。

媳妇娃莫要怪婆婆心狠,

怪只怪少学习一念之差。

妇:婆婆,哪个怪您郎。只要您郎转过弯了就好,免得急坏了身子。

婆:哼!舅舅,你今天医好了我的一块心病哟。翠翠,把那药罐子拿出去扳啦!

妇:好!尊婆婆大人之命,立即执行!(进去拿出,高高举起欲扳又放下)婆婆,这么好的一个罐子,扳了多可惜,我还有点舍不得呢。洗干净了,还可以用它煨汤喝哟!

婆:(夺过药罐)你舍不得,拿我扳!(唱)

自从二十嫁张家,

再苦再累我不怕。

每回怀孕心打颤,

害怕怀的是女娃。

头一胎生了个一姑娘伢,

婆婆她晴天转阴脸上挂。

第二胎没想到还是顺槽,

婆婆她恶言嘲语放狠话:

再好的媳妇一枝花,

不生儿子就休了她。

忍气吞声怀三胎,

庙里烧香拜菩萨。

送子观音我求您,

这回一定送男娃。

妇:这回生的就是石头,是不是?

婆:(摇头)不是哦,石头是第六胎。

妇:这中间还有三个我怎么不知道呀?

婆:翠翠,你听我慢慢说哟——(唱)

婆婆她请来了算命先生,

名字叫小诸葛远近闻名。

他说是再怀三个才转胎,

不准不收你分文。

妇:后来呢?

婆:后来呀——(接唱)

婆婆咬牙下狠心,

连打三胎不留情。

用的呀就是这祖传罐子,

想起来真叫人胆战心惊!

它害我祖祖辈留它何用?

高高举起狠狠扳斩断祸根!(摔下)

媳:(鼓掌)扳得好!

人:哈哈哈……(合唱)

生男生女都是宝,

社会和谐万家好。

计划生育暖人心。

春光永把人间照!

【幕徐徐落下,剧终。

本文《花鼓戏《生男生女》(报喜修改第二稿)》地址:https://www.xiquwenhua.com/huaguxi/xinwen/59570.html

上一篇:天沔花鼓戏《报喜》 下一篇:天沔花鼓戏《生男生女》(第三稿)
戏曲文化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