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戏曲文化网
首页 > 潮剧 > 潮剧新闻 > 正文

宿命的悲剧——有感潮剧《双玉蝉》

《双玉蝉》

本来不相信看戏会流泪。明知道台上的一切都是虚拟的,是演员做出来的,可是当你进入角色,心情随着剧情的起伏变动时,宛如有一只无形的手悄然打开你眼泪的闸门。看《双玉蝉》,不知不觉也会掉泪。

曹芳儿幼年丧母,其父曹观澜视女如掌上珠,总望觅一佳婿,以慰生平。有一年,曹观澜去杭州贩货,不慎失足落水,幸被绍兴沈举人相救,感恩之下,酒后误将十八岁的女儿配与年仅二岁的沈举人之子沈梦霞为妻。不久,沈举人病故,临终托人将沈梦霞送至曹家抚养。曹观澜悔恨之余,欲毁此婚。无奈双方族长为维护封建礼教,强迫芳儿收养。于是一场老妻少夫的悲剧,由此开始。

《双玉蝉》是一出悲剧。尽管对于沈梦霞来说是喜剧——他苦尽甘来,蟾宫折桂更兼洞房花烛,人间的美满和富贵尽得。但是因为曹芳儿悲惨的遭遇,奠定了全剧的悲剧基调。特别是最后一幕,沈梦霞和吕碧云红烛高烧,同拜花烛,而曹芳儿黯然而走,一喜一悲,交叉辉映,悲剧的氛围更是被衬托出来。戏看至此,虽不敢说有泪水流下来,但是心里却是百感交集——为曹芳儿的遭遇。

曹芳儿的命运注定是悲剧,在“三从四德”的社会,这是注定的一种宿命。父亲的一句错误诺言,却要她用一生的婚姻前程来承担。剧中是善于利用对比的形式的。戏一开幕,是曹芳儿青春的少女形象,她对未来的婚姻充满了希望。越是憧憬,越是希望,越是为这种憧憬和希望的破灭添加浓郁的悲剧色彩。

对于这不公平的婚姻,曹芳儿也并不是一味承受,她也想反抗。在剧中,曹观澜把“婴儿丈夫”递给她的时候,还隐隐伴随一阵隆隆的鼓声,闷如惊雷。她颤抖着不敢接受。但是父亲的恳求和下跪,触动了她那颗柔弱的心,她最后还是接下了婴儿,在她双手伸出的时候,她也把自己的青春献了出去。

曹芳儿的第二次反抗是在沈梦霞初长成人回家追问她究竟是“妻”或是“姐”的身份,更兼三婶的遭遇使其触动,她再次在族长面前抗议,希望解除这荒唐的老少配婚姻。但是最后她又屈服,为了梦霞的前程。

两次的反抗,两次的失败。一次为了父亲,一次为了“丈夫”。曹芳儿,悲哉!

当梦霞长大成人,曹芳儿心头渐喜。——喜自己终身有靠,“享福在后半生”。十几年的心手相牵,她对梦霞已经产生一种情愫。可悲的她,不知道这种情愫只是他们姐弟患难与共的亲情,绝不是爱情!她希望梦霞能够娶自己。甚至在发现自己满头霜华之后,明知她和梦霞这青春少年不般配,但是她还幻想着梦霞报恩来娶她。一种婚姻如果建立在报恩的基础上,最后的结果会是怎样?曹芳儿,她不知道!在这场婚姻面前,曹芳儿的结局不管是嫁还是不嫁,都是悲剧。

十几年的辛勤哺育,任岁月的流水带走了如花的红颜,曹芳儿,到头来是为人作嫁衣。双玉蝉的婚姻最后也成了南柯一梦。
  封建的婚姻制度奠定了曹芳儿命运的悲剧基调,而她的性格特点使悲剧的氛围变得浓厚。在她柔弱的身上,闪烁着中国封建社会妇女传统、良善、人性的光辉。

社会的大客观环境和她个人的小主观环境,造就了曹芳儿的悲剧命运。

悲哉,曹芳儿,一种逃脱不了的宿命悲剧!(黄剑丰)

本文《宿命的悲剧——有感潮剧《双玉蝉》》地址:https://www.xiquwenhua.com/chaoju/xinwen/29435.html

上一篇:揭阳市首次组织参加广东省艺术节 下一篇:小戏院名演员撑起边城文艺大舞台
戏曲文化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