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艺人喜彩莲
2016-04-13 21:57:41   来源:   评论:0 点击:

正值喜彩莲带领着“阳春社”走州过府,在乡村小镇演出之际,评剧在北方不但已从州县、中小城市进入了大城市,登上了大舞台,而且开始向南方
正值喜彩莲带领着“阳春社”走州过府,在乡村小镇演出之际,评剧在北方不但已从州县、中小城市进入了大城市,登上了大舞台,而且开始向南方发展,闯进了南方第一大城市??上海。评戏的发展之势真是迅猛异常。
评剧界还有个习惯,以主要演员名字或名字中的某个字来为剧团命名。诸如李金顺为主演的“元顺剧社”,刘翠霞为主演的“山霞社”,爱莲君为主演的“爱莲社”,花莲舫为主演的“金花玉班”等等都是如此。就在这一年,以喜彩莲为主演的“阳春社”也易名为“莲剧团”。
“莲剧团”在“时代剧场”演出以后,效果果然不错,特别是他们的新剧目《凤还巢》颇受欢迎。喜彩莲关于音乐改革的一些想法,在这出戏中也部分地付诸于实践。这时喜彩莲和李小舫都看到从京剧移植剧目是一条可行之路。此时,上海的金素雯和葛次江正在卡尔登戏院演出京剧《人面桃花》。李小舫跑去看了演出。他一看,便觉得此戏可以改编成评剧。待演出结束,他来到后台,找到老朋友金素雯说明来意。金素雯告诉他:“这是欧阳予倩先生的本子,他正在楼上,你去找他谈谈你的想法,我想他会支持你的。”李小舫有些犹豫,金素雯似乎看透了李小舫的心思说:“别看欧阳先生是有名的大戏剧家,人却是极好的,一点架子都没有。你去吧,不用怕。”李小舫到楼上,见到欧阳予倩,果然如金素雯所说,人是极好的。欧阳予倩知道李小舫的来意后,很爽快地送给他一个《人面桃花》的手抄本,并关照:“不必拘泥于京戏本,可以根据评戏的特点和演员的特长,大胆地删减取舍……”李小舫的心里热乎乎的。改编进行得格外顺利。不久,根据欧阳予倩京戏本改编的评戏《人面桃花》上演了。喜彩莲对唱腔、音乐等一系列艺术改革的设想,在这出戏中体现的较为充分。对表演、舞台美术、灯光、布景、化妆也都进行了改革。《人面桃花》打破了评戏舞台上常见的一桌二椅,运用了立体布景。布景的改革在《卓文君与司马相如》一剧中虽然有所体现,但《人面桃花》一剧布景搞得更加讲究,并注意了全戏风格的和谐统一。大幕拉开,出现在观众面前的,近处是粉墙茅舍和一丛盛开着的桃花,远处是连绵起伏的青山衬托着一簇簇如火的桃花林。加之灯光的运用,整个舞台面貌很不一般。
在这一新颖的布景中,剧中人物杜宜春这一个乡间少女更加该如何装扮?喜彩莲为此下了一番功夫。若按常规,穿靴子、袄、戴大饭单,贴片子,包头,戴水贴,后拖一条大辫子,象《拾玉镯》中的孙玉姣那样扮不算错,但是彩莲认为太一般化了,与立体布景和灯光也不太协调。既然是全新的,接近生活真实的景,那么人物扮相也应该更接近于生活,并给人以新鲜感。喜彩莲借鉴了越剧的改良装,她不包头,不戴水钻头面,而是在几个乌黑的发髻上,斜插几朵色彩鲜艳的绢花,犹如野花一般,胸前拖两条小辫子。在服装上,她穿大水袖的褶子,而下身并不穿裙子,却穿带花边的绸裤,腰上系一条带有同样花边的围裙。这扮相较之一般的山野村姑端庄凝重,而又不失田野泥土之气味。
喜彩莲很擅长于扬长避短。古代的妇女以修长为美。常常用“亭亭玉立”形容美女。困窘,缺吃少穿的童年生活,使已经长成大姑娘的喜彩莲还是那么瘦小。此时,他感到自己缺少那种修长之美。怎么弥补这一不足呢?她早就注意到上海妇女穿的高跟鞋,这种鞋子穿在脚上使人一下子便显得挺拔精神了,人也高了很多。她从生活中的高跟鞋受到启发,为自己设计了一双舞台上穿的高跟鞋。彩莲兴冲冲地跑到鞋店,请师傅为她制作。这双鞋跟是用千层底垫起,足有两寸多高。鞋做好了,彩莲穿在脚上,一照镜子,体态地修长感就出来了。她在穿衣镜前又走了两步,谁料一双脚硬是不听使唤,甚至连走路都不会了,又怎么能上台演戏呢?脱下来丢掉么?不成。她看着这双鞋,感到这双高跟鞋确实弥补了她的不足,可怎么能够穿着自如,照样走台步、跑圆场、做身段呢?她不禁想起在天蟾大舞台与京剧演员合作演出时,初次看到著名京剧演员芙蓉草在《四郎探母》等清装戏中穿花盆底走台步底情景,那身段真是又帅、又稳、又漂亮,她羡慕急了。记得自己第一次穿起花盆底时,她的感觉也和现在一个样,别扭的迈不开步了。芙蓉草教她要领,让他练习,久而久之,她也就掌握了穿花盆底走路的劲儿,慢慢的走台步、做身段自如起来。彩莲想,这就是诀窍儿,只要苦练,就能找到“范儿”,熟能生巧,她不信穿着高跟彩鞋,走不出轻盈、漂亮的身段。然而这双特制的高跟彩鞋毕竟不是花盆底,身旁也没有芙蓉草那样的老师指点教习。怎么驾驭这双高跟彩鞋,全靠自己摸索。于是,她白天晚上,只要有时间就把这双鞋穿在脚上。每天清晨,更是要穿上高跟彩鞋练习刀枪把子、走碎步、花梆子、跑圆场……“功夫不负有心人”,不久,他穿着高跟彩鞋行动完全自如了,有人说:“喜彩莲往台上一站,就有一种静的美。她一转身、一举手、一投足,都那么美,真是怪,也不知她这美是怎么来的?”
这是个迷,是个喜彩莲也说不明白的事。彩莲是个从旧社会走过来的演员,她有着丰富的舞台经验,苦难的童年剥夺了上学读书的权力。拜师学艺,登台演出以后,她又为生活所迫,终年奔波劳碌,她不懂什么叫总结经验,也不知道什么是理论,更不用说理论指导下的实践,实践上升为理论这一实践的原理。我们从她脚下的这双高跟彩鞋上,从她一系列的改革中可以解开这个“迷”。彩莲在艺术上是个肯动脑筋、肯下功夫的有心人。她的身段、动作之所以美,是经过了苦苦琢磨、反复练习,从生到熟、从熟到巧这样一个艺术加工过程,这就形成了“既雕既琢,复归于朴”的艺术美。
莲剧团成立以后,喜彩莲的几出新戏都给人以新的感觉。“与世迁移,变旧为新”这个道理是艺术发展的规律。彩莲从实践中也知道如果艺术不能跟着时代的发展而发展,就要被淘汰。李金顺当年在评戏舞台上真是红的发紫。后来她脱离了舞台,几年后当她又登台演出时,虽然唱得还是当年的调,演的还是当年的戏,初时,熟悉她的评戏观众还是蜂拥而至,时间一久,观众就不再欢迎她了。原因何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观众的欣赏趣味,审美要求都在发展变化,老调不能翻出新声,热情的观众也会变得冷漠。喜彩莲在艺术上的一些改革尝试,使评戏随着时代的前进而前进。喜彩莲终于在上海观众的心目之中争得了一席之地。莲剧团每晚演出结束后,就有不少人等在时代剧场后台门口,要一睹“时代艺人”??喜彩莲芳颜,还有不少人拿出小本子,请他签名留念。也有不少人给她写信,祝贺她演出成功。
喜彩莲终于在上海滩唱红了,成为上海观众喜爱的一位时代艺人。(张平)

相关热词搜索:喜彩莲

上一篇:谷文月 张秀云师徒同演“杨三姐”
下一篇:中国评剧院《花为媒》合肥上演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