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柳琴戏的基本特点
2016-04-28 14:31:06   来源:   评论:0 点击:

山东柳琴戏的基本内容柳琴戏在长期流传与发展中,不断地吸收姊妹艺术的营养,经过了几代艺人的努力,在剧目、唱腔音乐、舞台表演等方面,逐
山东柳琴戏的基本内容
柳琴戏在长期流传与发展中,不断地吸收姊妹艺术的营养,经过了几代艺人的努力,在剧目、唱腔音乐、舞台表演等方面,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在地方戏曲的百花园中别树一帜。
 
柳琴戏的传统剧目十分丰富,仅据1957年山东省戏研室调查、抄录所得就有近200出。就其题材来看大致可分为以下几个门类:
清官戏(以包公戏为最多),如《黑驴驮尸》、《白马驮尸》、《大鳌山》、《小鳌山》、《断双钉》、《仙花记》、《鱼篮记》、《秦香莲》、《三卷寒桥》等。
杨家将戏,如《拦马》、《斩子》、《刺火棍》、《小五台》、《小雀山》、《盗发》、《潼台会》等。
薛家将戏,如《东回龙》、《西回龙》、《三反》、《五反》、《金家庄》等。
明代戏,这类戏比较多,如《南北京》、《二龙山》等。
爱情婚姻戏,如《打干棒》、《小书房》、《天台》、《丝銮记》、《四屏山》、《罗鞋记》等。
生活故事小戏,此类戏很多,充溢着浓郁的生活气息和情趣。如《喝面叶》、《拾棉花》、《吵年》、《双换妻》、《砸纺车》、《打枣》等。
连台本戏,如《金镯玉环记》、《五女兴唐》、《金鞭记》、《空棺记》等。
除此之外,还有200个“篇子”。所谓“篇子”是一种与曲艺段子很相似的唱段。大多是将牌子曲“娃娃”连缀一起,讲一种景色,说一个道理或叙述一段故事。多以一人台上唱,多人幕后合的形式演出。现在还能查到文词的篇子尚有100多个。如《凤花雪月》、《三皇五帝》、《酒色财气》、《孟姜女哭城》、《贪花段》、《大烟段》、《倒十字》、《凤仪亭》、《单刀会》、《马前泼水》等。
剧目的来源,大致为:从兄弟剧种移植过来,特别是从柳子戏移植的剧目相当之多;由曲艺段子如扬琴、渔鼓、大鼓等改编而成;依据回章小说、历史故事改编而成。此外,还有从篇子扩展而来的,一些生活气息和情趣非常浓厚的小戏,也属于此类。
柳琴戏的剧本也有自己的风格,文词通俗生动,包含大量的俚俗语言,有的直白,有的诙谐,妙趣横生。即使是从其它剧种移植过来的剧本,念白和唱词也有很大的差别。
唱词常以口语入唱,通俗易懂。格式以三字句、七字句、十字句为主。对韵律、平仄的要求并不十分严格,但有几种特殊的格式,在别的剧种中较为少见。比如,“娃子”、“羊子”、“三句撑”、“五字紧”、“倒脱靴”、“狗咬狗”、“一条鞭”等,平仄、用韵都很严格。
柳琴戏的声腔风格独特,以丰富多彩的花腔,别致的拖腔,区别于其它剧种。女腔委婉华美,男腔朴实浑厚。突出特点为:
丰富多彩的花腔。基本集中在女腔中,几乎是每腔必闻。一如器乐曲中的华彩乐段,起伏跌宕,摇曳多姿,有极强的感染力,深受观众喜爱。“拉魂”的美称同它有直接的关系。
别具一格的拖腔。柳琴戏的拖腔极具特色,与其它兄弟剧种迥然不同。其
女腔拖腔为小七度(6 5)跳进,俏丽悠扬,优美动听;男腔多为同度(5 5)或二度(6 5)进行,开阔奔放,质朴无华。拖腔多用于慢板、慢二行板的偶句。快板、快二行板则多在结束句运用。
大量运用切分音和弱拍起唱,以及频繁使用装饰音,也是柳琴戏唱腔的一大特色。由于大量切分音的运用,改变了轻重音的强弱关系,产生一种强烈的变节奏的效果,使旋律连绵逶迤,回环曲折,给人以扑朔迷离的感觉,极具感染力。而频繁使用倚音、滑音,既能淋漓尽致地表达细腻复杂的感情,又能充分体现鲁南方言的特点,与剧种属性相吻合。
柳琴戏属于发展不够健全的板腔体戏曲。板式很不完备。仅有慢板、二行板(慢、快)、快板,散板等为数不多的板式。二行板为基本板式。每种板式的旋律和节奏特点很不鲜明,基本上只依速度划分。传统的演唱方法,不论板眼,一律击板。但在长期的演唱过程中,形成了一些比较固定的唱法,还比较有特点。如“调板”(也叫“掉板”。一种演唱时由快到慢的转板形式);“吞板”(唱腔句式短促、规整,每一乐句均由闪板起唱,间奏为乐句末音的重复);“连板起”(散板清唱。伴奏从上板时加入。多用在慢板、慢二行板唱腔之前);“四句头”(四句比较固定的唱腔,四个乐句落音须为2 1 5 5);“含腔”(一种旦角花腔,多用来表现少女羞涩、爱慕、自爱自怜的含蓄感情);“叶里藏花”(旦角唱腔中旋律固定的一句唱腔。为回旋式进行旋律,多用在甩腔上)。“撂崖子”和“接崖子”(唱段在奇句上结束,人物下场,称为“撂崖子”。由锣鼓将偶句补上,或由上场演员接唱,称为“接崖子”。由多人幕后合唱接,谓之“里腔”)。
柳琴戏早期伴奏乐器为大三弦。约在一百二三十年前,艺人们仿照琵琶,创制了柳叶琴,代替了三弦成为主要伴奏乐器,一直沿用到新中国建立前。伴奏形式也很简单,原来只用柳琴打击节奏,烘托气氛,并不包腔,后来才渐渐发展为随腔拖音并有了开头过门,中间过门。还从其它剧种移植、借用了一些牌子曲,如“大八板”、“小八板”、“山西开门”、“南洋开门”等。也有艺人们自己编写的,如“五六五”、“鸳鸯戏水”、“会佳丽”等。
早期拉魂腔只用一个梆子敲击节奏。后来在集镇打地摊演唱时,为了吸引观众,演唱前敲击大锣或小锣,但没有成套的点子。以后又演变为弹琴兼大、小锣。约在民国初年,郯城沙墩张秀英、张秀起、杨二群组织的班社(既唱柳琴也演京剧)开始把京剧打击乐中的某些点子用于柳琴戏。临沂很有名气的拉魂腔艺人梁学惠到该班社学习打击乐,又一起研究吸收了京剧的“单抱边”、“双抱边”、“四边静”、“水底鱼”、“一柱香”。一时各班社纷纷学习效法。同时,莱芜梆子鼓师李四娃到临沂柳琴戏搭班,又把他所掌握的锣鼓经带入班社,使柳琴戏的武场更趋完美。
柳琴戏的表演艺术也经历了一个由简到繁,由粗疏到完备的过程。既从开始的一人自弹自唱“唱门子”到两个人(一生一旦)对唱的“对子戏”,再到两人扮演众多人物的“抹帽子戏”,再到班社。班社的人数并不多,七、八个人便可组成一个戏班。十个人就是一个满象样子的大班。因此有“七忙八不忙,九人看戏房,十人成大班”之说。
早期柳琴戏没有行当之分,讲究揽得宽,要求“生、旦、俊、丑、老小正生、花白脸”一脚踢。后来逐渐分工,并有了名称,但叫法特殊。如三髯生叫“大生”;彩旦叫“老拐”;丑角叫“勾脚”;兼演青衣和小旦的叫“二脚梁子”;老旦、青衣称“老二头”;小旦称“小头”。
柳琴戏因为没有科班,表演全凭演员从生活中提炼的一套方法,显现出朴素健康的生活气息。民国以后,在京剧影响下,逐渐形成了一些固定的程式。如旦角的步法“四台角”、“旋风式”、“剪子股”、“金蝉脱壳”;身段“整鬓”、“提裤”、“提领”、“燕子拔泥”、“单展翅”、“双展翅”等。生角的表演没有特殊程式。丑角表演在柳琴戏中占很大比重,风格特点鲜明,幽默诙谐而不庸俗。如“仙鹤走”、“老汉走”、“鸭子扭”、“抽梁换柱”、“老龟扒沙”、“老龟脱壳”、“窟窿拔蛇”、“颠脚步”等。
柳琴戏的表演也有局限,因为早期演员生活及历史知识所限,演生活小戏较自如,演宫廷袍带戏则比较费力。
旧社会,柳琴戏及柳琴艺人社会地位很低,有时官府还以“淫词小曲,有伤风化”为由加以禁绝。因此不仅倍受歧视,且发展缓慢。除个别艺人曾到城市舞台演出外,绝大多数以“撂地摊”的形式流动演唱,处境十分艰难。
新中国成立后,在党和政府的亲切关怀下,在“百花齐放,推陈出新”的文艺方针指导下,柳琴戏这一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深受广大观众喜爱的艺苑奇葩,也和兄弟剧种一起获得了新生,得到了迅速的发展。政府把全省各地流散艺人集中起来,先后在临沂、苍山、郯城、滕县、峄县(现枣庄峄城区)成立起职业剧团,并废止了旧的领班制,加强了党的领导。为剧团配置了编剧、导演、音乐、舞美等专业人员。大力培养青年演员,充实新生力量。以临沂市柳琴剧团为例,1953年9月经临沂地委、行署批准,正式成立临沂专区柳琴剧团。建团之后,广揽人才,并请京剧艺人帮助身训,到表演、化妆、舞美等进行系统培训和提高,使演员素质,艺术水准有了很大改观。主要演员李春生,还参加了中央文化部组织的全国戏曲演员讲习班。建团第二年,柳琴剧团即以《小书房》、《打干棒》等剧目参加了山东省戏曲会演。张金兰、李春生、邵瑞武分获演员一、二等奖。此后,临沂专区柳琴剧团即名声大振。曾相继赴青岛、烟台、济南、苏北、河南、安徽等地演出,深受广大观众欢迎。经济效益也相当好,不仅使演员生活有了可靠保障,而且剧团的灯光、服装、道具也不断有所添置和更新。1956年又参加了山东省戏曲会演。张金兰和邵瑞武演出了《休丁香》,分别获得演员一、二等奖。至“文化大革命”开始,演职员已近百人,行当齐全,设备完善,具有相当的艺术水平。这期间上演了大量的优秀传统剧目和现代剧目,如“秦香莲”、“丝鸾记”、“三不愿意”、“打干棒”、“小书房”、“休丁香”、“灵堂花烛”、“杨乃武与小白菜”、“杨三姐告状”、“小女婿”、“小二黑结婚”、“沂河两岸”等。1964年以大型现代戏“青石峪”(地区剧目组集体创作,王慎斋执笔,庄兰田导演,李春生、邵瑞武、张金兰主演),参加了山东省现代戏会演。同时还编演了数量可观的反映临沂人民治山治水、战天斗地,建设新农村事迹的现代戏。
十年动乱中,柳琴戏遭到很大破坏,剧团大部被解散。改革开放以来,得到了恢复和又一次的蓬勃发展。他们在恢复上演优秀传统剧目的同时,创作演出了大量反映现实生活的新戏,参加省及省际艺术活动,得到了好评和奖励。如苍山县柳琴剧团的《虚实图》(李润德、裴恩亭、刑宝玉编剧)获省戏剧会演二等奖。临沂地区柳琴剧团的《卧龙求凤》(编剧裴恩亭、王成君,导演吴华宁)参加山东省1982年戏剧月获优秀剧本、导演、表演等多项奖励;《彩石峪》(编剧张铁民、导演白节箴)参加苏鲁豫皖柳琴戏节,获优秀编剧、导演、表演、音乐等多项奖励;《蟹子湾》(编剧李绪臣,导演吴华宁),参加省艺术节暨苏鲁豫皖第二届柳琴戏剧节,亦获多项奖励;大型现代戏《沂蒙霜叶红》(编剧张铁民、吴华宁、赵从月,导演吴华宁)参加1991年山东省优秀舞台剧评奖,名列榜首,并赴省参加了建党七十周年献礼演出,获得好评。现代戏《山里红》(编剧薛岩,导演李俊道),参加中国小戏艺术节演出,获文化部“最佳推荐剧目”。

相关热词搜索:柳琴戏

上一篇:柳琴戏代表性传承人张金兰开展传习活动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