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草莽:滑县大弦戏大平调何去何从?
2017-01-12 16:32:47   来源:   评论:0 点击:

滑县大弦戏,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就极为盛行,名优高伶层出不穷。一九六五年,古装戏禁演,至今时今日成为备受追崇的豫剧曲目,经历了怎样的坎
滑县大弦戏,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就极为盛行,名优高伶层出不穷。一九六五年,古装戏禁演,至今时今日成为备受追崇的豫剧曲目,经历了怎样的坎坷与巨变。

大弦子戏,查辞海起源于元代,而中央电视台《走遍中国》栏目,里面又有一说,说起源于玄宗梨园。后一种说法与滑县有关文字记载相吻合。至于大平调戏,其起源则可追溯到明代弘治年间。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两个剧种都是渊源颇久。

这两个剧种所开设的剧目,大多是反映帝王将相、逐鹿征战、宫廷政变、斗智斗勇这方面的故事。例如大弦戏的《杨府挑将》《杨七打擂》《薛刚反唐》《平方腊》等,大平调戏的《闯幽州》《群英会》(即《火烧战船》)《李渊劝将》《王莽篡朝》等,很少演公子小姐、才子佳人这一类剧目。

这些戏唱腔粗犷豪放,高亢动听,武功多用飞脚,加之四大扇、大铜器、大尖号这些特有的乐器,把舞台气氛渲染得如临其境,紧密配合演员的表演,就有烘云托月之妙。使剧中人物性格及剧情的发展变化,都表现得更加淋漓尽致,使观众感到非常逼真,因此,这两个剧种颇受人们(特别是中老年人)的欢迎与青睐。

这两个剧种的兴衰,和滑县这两个剧团的兴衰紧密相连,不妨分别略谈。

滑县大弦戏,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就极为盛行,名优高伶层出不穷。据说《牛皋下书》曾获省级优秀剧目奖,主演李娃,自然也获大奖。一九六五年,古装戏禁演,就演现代戏,如《三世仇》《蒋二蒋三》《杏花营》等,也很受群众欢迎。

改革开放以来,古装戏恢复演出,憋了十多年,人们没看老戏,那股兴致勃勃的劲头,迫不及待的心情,一下子迸发出来。使滑县大弦子戏剧团无暇兼顾。哪个村庙会想要唱大弦子戏,至少要提前一年定戏,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新世纪。大弦戏的演出水平亦日益提高。曾记得七八年前,河南电视台《梨园春》播放了滑县大弦县《杨七打擂》和《薛刚反唐》中最精彩的一折,得到全省观众的好评。

随着电视的普及,社会经济的发展,人们白天忙于打工挣钱,晚上看看电视,调节一下精神就满足了。看戏的人越来越少,戏台前面,很少有年轻人。有许多优秀剧目,都渐渐被抛弃,例如《牛皋下书》《砸木笼》《收卢俊义》等,大弦戏走的是下坡路。

滑县大平调剧团,上世纪五十年代,人们更是喜闻乐见。凡滑县村庄庙会,大多数是唱大平调戏。名优高伶,比翼齐飞。著名演员张国旺曾赴朝鲜抗美前线为英勇的志愿军战士慰问演出。

一九六二年初,由于粮食供应紧张,经济困难,滑县大平调剧团被砍掉,演职人员的户口,有的转入大农场,作职工去了,有的转入原籍,当农民去了。

一九六五年禁唱老戏,演新戏,也没有大平调的份儿。有的老艺人就到大队的宣传队,去辅导大平调玩会班子,仍是以演戏为主。但据说有一个老艺人,回家后,干农活不会,唱新戏又干不了,又不会作别的营生,气量狭窄,选择了上吊自尽。

改革开放以来,古装戏演出得以恢复。这些老艺人,又重新转为非农业户口,滑县大平调剧团又复活了。演员憋了十多年没唱老戏,听众也十多年没听。演与看犹如烈火加干柴,一下子燃烧起来。

滑县大平调剧团受邀之频,更是应接不暇。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曾赴京演出。省文化部门对这次演出高度重视,自然给剧团配备精良装备,辅以其他名角,增强实力,精心排演,这更使滑县大平调剧团成为平调剧团中的王牌军。赴京演出归来后,一时名震全省,在豫东北和鲁西南更是成为人们争睹的明星。

但随着社会变迁,大平调在近年也面临着和大弦戏同样的命运,有许多优秀剧目渐渐被抛弃了。如《火烧赤壁》《风波亭》《齐桓公拜相》《墩台拜帅》等。

去年,我和一个大平调的老演员谈及此事,他感慨地说:“现在的人都是急于挣钱。如果没有演出任务,就立即去打工挣钱。谁能安下心来,重新排练老戏?那就几出常演的老戏,能交差就行。年月久了,俺这一茬老艺人都不在了,这些好戏就要彻底失传了。再者,唱戏工资不高,戏校招不到学生……”

一番谈话,使我深有感触。滑县大弦戏和大平调以后的寿命或许不会太长。尽管国家提出来是一级保护、重点保护,但若干年后,它们或许会永远消失于历史长河之中。

惋惜!惋惜!

作者简介:尹明勋,1944年出生,河南省滑县慈周寨乡尹庄村村民。农民,教师,佛教徒。作者一生在乡村生活,长期参与民间礼仪与风俗文化的研究与传播。退休之后,著文填词,著作有《明勋诗词集》《远去的村庄》等。

 

相关热词搜索:大平调

上一篇:传承——记濮阳县大平调剧团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