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采茶戏
2016-04-28 14:46:38   来源:   评论:0 点击:

  在南昌乡下,遇有人家嫁娶,或者过年过节,总会请戏班唱上一场。三两下胡弦拉过去,锣钹咚咚地敲响,抹了两块长胭脂的旦角便踢踢蹋蹋走
  在南昌乡下,遇有人家嫁娶,或者过年过节,总会请戏班唱上一场。三两下胡弦拉过去,锣钹咚咚地敲响,抹了两块长胭脂的旦角便踢踢蹋蹋走出来,甩了两下八角巾,一拧身子一睁眼,顿了顿,嘬圆嘴巴,热热闹闹唱开来……这便是被人熟知的南昌采茶戏。大年初一一过,南昌各地的采茶剧团便又将奔赴乡间,开始唱新年大戏了。

 

  南昌采茶戏由南昌民间的“茶灯”和“十二月采茶调”组合而成,后又吸收了南昌地区的民间舞蹈并与之相结合。大致经过“灯戏”、“三角班”、“半班”等发展阶段,新中国成立后正式定名为“南昌采茶戏”。南昌采茶戏到底起源于何时?时过境迁,如今的南昌采茶戏,是否还如当年一般红火呢?

 

送戏下乡演员候场。

 

 

送戏下乡。

 

 

演员化妆。

 

 

台前伴奏。

 

  ●【传世经典】

  小戏

  小戏演出时间虽短,每场25分钟左右,但流传下来的作品可谓丰富多彩。如“秧麦”、“磨豆腐”、“补碗”等,都是表现农民和手工业者的实际生活,歌颂他们热爱生活的精神风貌。类似“金龙赶学”、“讨学钱”、“挂牌落店”等,都属于讽刺剧,对旧社会的坏人坏事讽刺辛辣。而“卖棉纱”、“卖大布”、“卖花线”等,则集中反映了当时的贸易情况,表现穿乡过镇的卖货郎,其中也有属于调情的。此外,小戏也有表达男女之间爱情的,形式活泼,曲调优美。

  大戏

  大戏自然就是因为时间较长,基本上都在2个小时以上,所以才称为大戏。“四姐下凡”、“七姐下凡”讲的是传说中七仙女中的姐妹俩下凡的故事,“牌环记”、“赶子图”、“罗帕宝”、“双贵图”、“磨难记”、“湘子传”反映的都是家庭问题。“卖花记”、“荷包记”、“南瓜记”等都是艺术再现除暴安良的故事。其中,《南瓜记》、《辜家记》、《鸣冤记》、《花轿记》等戏,就是在那个阶段创作的,后来被人称作“南昌四大记”。

  本戏

  本戏,是南昌采茶戏进城以后增加的。这部分戏,除少部分是以当地真人真事编写的之外,其他大多数是向京剧和其他剧种移植的,或直接由章回小说加以改编而成。如“孟姜女”、“合同记”、“唐伯虎点秋香”等,多根据章回小说改编而成。而“莲花庵”、“李三娘”、“白蛇传”等,则多由京剧和其他剧种移植而来。

  新戏

  新中国成立后,南昌采茶戏得到了极大重视,“杀狗记”、“蓝桥根”、“仇深似海”、“七巧姻缘”、“借女冲喜”等古装剧,“马兰花”、“中心狼”等童话剧逐一出炉,不仅内容新,富有教育意义,而且丰富了南昌采茶戏的表现形式,提高了艺术质量。

  ●【送戏下乡】

  农村依然是采茶戏的热土

  1月25日,记者驱车来到南昌县黄马乡丰林村付家自然村。当日,恰逢付姓修族谱,便张罗着请来南昌市百花采茶剧团唱上一场。

  午时,应邀的剧团一到,便忙开了,卸戏箱、搭台、化妆,老生、老旦、小生、小旦各角顿时令人眼前一亮。锣、鼓、京胡、二胡、竹板夹、唢呐、竹笛也不例外,咚咚咚、嘎嘎嘎地试上几声,戏便开始上演了。当日下午,唱的是采茶戏传统剧目《蔡鸣凤辞店》。台内,演员们对着梳妆镜自行上妆,抑或相互帮衬着涂脂抹粉。出场时,候在门幕的演员撩起幕幔,应和着或紧或缓的曲子,踩着碎步或兜着腰际的官圈,款款而出。随着剧情的循序渐进,演员很快进入状态,时而缓如流水,闭目陶醉;时而疾如雨点,满脸涨得通红;激越处更有雷霆万钧之势,令你感觉好像演员整个人欲跳起来……乐队抑扬顿挫,时而如草原放牧,时而如万马奔腾,台下挤满的观众简直看傻了,个个眼睛都不眨一下,场毕,掌声如雷,经久不息。不一会儿,在舞台正前方,燃放的焰火蹿起红黄蓝各色烟雾,伴随着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彻云霄,让静寂的小山村更是热闹起来。

  付家自然村今年75岁的付老先生是看着采茶戏长大的。他告诉记者,他这把年纪的人最喜欢看采茶戏,虽然有的剧目看过无数遍,但每次看完都是意犹未尽。在他孩提时代,贫苦人家根本请不起戏班子,都是有身份的官家才能请戏班子唱大戏,而他们的父辈偶尔也会模仿着自导自演一些“小戏”自娱自乐。付老先生感叹地说:“现在生活富足了,十里八乡的,经常会请采茶剧团来唱戏,每次看戏都同过年一般热闹,也能过足戏瘾。”

  ●【追根溯源】

  距今约有180余年历史

  南昌采茶戏,从前又叫灯戏花、三角班;进南昌城曾称为省剧,抗日战争时流动演出也叫过赣剧;解放之初,改称南昌地方戏,现在统一称为南昌采茶戏。

  它的起源到底是怎样?南昌市采茶剧团副团长熊阳秋说,根据老艺人吴发生、程云彩等人回忆,南昌采茶戏最早是唱茶灯子,每逢过年过节迎神赛会时就唱,当时有一曲“十二月采茶”非常流行,由12个男角扮12个茶婆子,手提茶篮灯,每人轮唱一个月花,每句不离“茶”字,敲锣打鼓,在广场演唱,内容是描写农民一年四季的劳动生活,也有控诉被压迫被剥削的悲愤之音。它与最老的两小戏“攀笋”、“买棉纱”等,在表现劳动人民生活的内容和表演形式上相去不远,看得出一些从茶灯歌舞蜕变成为灯戏的发展轨迹。

  又据老艺人吴发生回忆,道光年以后就有这种戏,并且有人带徒弟。参阅道光年间南昌、抚州府县志风俗记载,只见高安有“滚金钱”,抚州禁唱“儿郎戏”,南昌县志风俗记载有灯而无戏,也无禁戏事。可能在道光初年,南昌茶灯还未成戏,后来观众要求提高了才加演杂套,逐渐发展成为戏剧形式。据目前所知,采茶戏发源最早不过是在清末年间,即1830年左右,距今约有180余年。

  至于它的发源地区,根据有事实可考,最早有人在南昌禾埠起班,到光绪中叶,南昌北岸有下四班:金玉、清泰等;南岸有上四班:四喜、庚义等,这是现在所知的最老班社。到光绪末年,有的班子曾请京戏艺人教戏,唱小戏之外加唱整本大戏,因而成为“半班”。1927年,南昌采茶戏被邀入班,这是第一次进入城市。1949年,南昌解放,南昌采茶戏也翻了身。

  流传至今的采茶戏有150余个

  熊阳秋介绍说,根据接近准确的统计,南昌采茶戏流传下来的老戏共有121个,其中包括小戏54个,大戏67个。其中,可以肯定是向京剧学来的或自编的提纲戏共有13个。新中国成立后,上演创作、改编或修审过的古装戏和表现现代人民生活的时装戏,大小约有30余个。

  在原有老戏中,属于南昌采茶戏的本色老剧,主要是一些小戏,题材内容以表现劳动和爱情的为最多,例如“攀笋”、“卖棉纱”、“撇芥菜”等。有些学来的整本大戏中的老戏,年深日久逐渐成自己的剧目了。另外,有些老戏如“辜家记”、“花轿记”是艺人根据真人真事自己编写的。

  南昌采茶戏最初的表演形式很简单,从“攀笋”、“秧麦”、“卖棉纱”等顶老的剧目来看,都是表现劳动人民生活的小戏,角色只有一丑一旦,后来增加了新剧目,又添了一个小生,因此就叫“三角班”。最早的唱腔是一个人唱很多人和,音乐只有一大锣一小锣一鼓,后来观众要求提高了,就向别的剧种学戏,于是剧目便逐渐增加,表演形式也复杂起来。从演员角色来说,也更加丰富起来,角色行当有生、旦、净、丑四个基本类型,有花旦、青衣、老生等九个行当,各行当的声乐技巧、身段工架乃至化妆服饰等各种造型手段,也都形成了一套不同程式和规则。

  ●【南北西东】

  与湘鄂皖等多地戏曲均有交织

  “南昌采茶戏,基本上是打锣腔,无丝竹伴奏,句尾山后场帮腔,和湖北花鼓戏为同一系统。但南昌当地把这种唱腔称作下河调,而另有高腔和当地流行的民歌小曲。”熊阳秋说,高腔的剧目很少,且只用于连戏中,唱民歌小曲的剧目,如《攀笋》、《秧麦》、《劈芥菜》、《十二月采茶》之类,与赣南采茶戏也多相同。但因皆无伴奏,多以虚声耍腔或帮和,比方《攀笋》,陶女上场唱:“奴家本(呐)姓陶(啊)(呀市依荷呀唉)。天天(那个)打猪草(啊咳),昨天去(啊)晚了(啊呀)。今天要赶早(唉)(荷咳衣是呀,呀是依荷呀),今天要赶早(唉)(荷咳衣是呀)”。按此,有人认为这类腔调或是从安徽黄梅戏传过来的。如果按安徽黄梅戏的娘家,则是湖北黄梅采茶戏,如联系其所唱打锣腔皆系源出采茶山歌来说,根本不需要经过安徽黄梅戏的传播,甚至湖北花鼓还有受到南昌采茶戏的影响的地方。如《卖杂货》一剧,在湖北花鼓戏里,卖杂货者自表家乡作:“家住江西南昌府,南昌县里人,离城不过二三里,小小王家村。”而湖南花鼓则直名《江西卖杂货》。所以,各地方剧种的声调和剧目传播,往往是此出于彼,而彼亦传于此,决非来而不往,或往而不来,也不是既与甲地有关,便于乙地无涉,更何况赣北与湖北、安徽毗邻,而安徽与湖北也是接壤,自然会有所交织。

  熊阳秋说,1926年,南昌采茶戏由农村进入城市,因受湖北黄孝花鼓戏革新的影响,也不用帮腔,而以二胡接腔托调,而后又加上板胡、三弦、低胡之类,连同原有的唢呐和笛子,便成为管弦并奏的场面,因而在我省许多采茶戏中已成了另一风格,但唯独原唱民歌小曲的一些剧目,仍然与其他县区相同。

  与赣剧相同剧团有26个

  据南昌  采茶戏史料记载,南昌采茶戏成“半班”后,清宣统年间在抚州唱过6年多。1927年,高安采茶戏也曾到过南昌市,与南昌班合过半年班。因此,南昌采茶戏与抚州采茶戏、高安采茶戏相同的剧目和腔调很多,彼此交流相互影响。

  熊阳秋说,从剧目分析,南昌采茶戏与赣剧相同的剧目有大小26个,有些大戏如“卖水记”、“凤凰记”等,都是赣剧的古典剧目,有些小戏如“卖草墩”,内容唱腔和赣剧无异;“卖水记”一剧,在赣剧原本中就比较丰富,而南昌采茶戏的“卖水记”却是一个提纲戏。因此,很可能南昌采茶戏最老的整本大戏和一部分小戏是从赣剧传来的。

  ●【回眸展望】

  辉煌:南昌采茶戏曾进京演出

  “以前的采茶戏不是这样的,那时的采茶剧团规模庞大,从写词、作曲到乐手都有非常明确的分工。”说起采茶戏的过去,今年77岁的左一民显得兴奋起来。他介绍说,上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是南昌采茶戏最辉煌的时期,那时候的采茶戏类似现在的偶像剧,每次演出场场爆满,观众都是排着长队抢票。

  在南昌市采茶剧团,左一民干了一辈子。左一民说,从上世纪60年代起,南昌采茶戏就先后出了一大批具有广泛影响的剧目,其中演南昌人南昌事的《南瓜记》、《辜家记》、《鸣冤记》、《花轿记》就是在那个年代火起来的,才会被人称作为“南昌四大记”。此外,南昌市采茶剧团曾先后为中共八届六中、七中、八中全会进行专场演出,主要演员邓筱兰等还受到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和勉励。

  堪忧:专业创作人员出现断层

  在今年58岁的熊阳秋看来,作为专业剧团,南昌市采茶剧团的路越走越艰难。那么,为何曾经辉煌的采茶戏会越走越难呢?

  “南昌采茶戏不缺专业演员,缺的是专业创作人员。”熊阳秋一语释疑。他说,在上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南昌采茶剧团作为全省的3个试点团之一,不论是在作品创作上,还是专业演员培训上,都进入了一个快车道。如今,当年的那一批专业创作骨干渐渐退出了采茶戏舞台。而在专业演员方面,他们基本上每年都要派出人员到中央戏剧学院等高校进修,特别是2007年招聘进来的演员已有几位拔尖者能够担任一些重大演出。但由于现在的专业创作队伍断层,这些经过专业高校培训的演员拿不到新创作的好戏本,自然出现了青黄不接的尴尬境地。

  2009年,投资近70余万元的大型现代南昌采茶戏《一家人》在江西省艺术剧院演出,获得了一致好评。然而让人意外的是:该剧导演并非南昌市采茶剧团工作人员,也非江西人,而是花重金从湖南请过来的。“编剧、导演现在都是外请,如今的南昌市采茶剧团已经没有一名真正意义上的编剧或者导演了。”熊阳秋说起此事表示无奈,无编剧的历史在南昌市采茶剧团已经存在了20多年了。为何会如此呢?熊阳秋说,1986年,国家要在各省成立“艺术研究所”,为了充实队伍,南昌市采茶剧团的编剧几乎全部都被调走。无奈之下,剧团重新培养编剧人才,但好不容易花了精力、财力培养了三四年,这些人才又跑出去写电视剧本挣钱去了。

  记者不禁想,东北二人转凭借着赵本山、潘长江、小沈阳等人着实火了一把,而同样作为地方大戏的南昌采茶戏却在历史的年轮中越唱越老。“我们相信戏曲一定在不久的将来会回归,年轻人也会了解并喜欢上采茶戏。”按熊阳秋的说法,南昌采茶戏根在民间,有了这深深的根,南昌采茶戏何愁不会泛绿,迎来又一个春天。

相关热词搜索:采茶戏 南昌

上一篇:赣州地区戏曲概况
下一篇:高安采茶戏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