赣州地区戏曲概况
2016-04-28 14:40:27   来源:   评论:0 点击:

赣州地区戏曲概况元、明戏剧家的足迹   赣南历史悠久,远在汉代,中州文化便已传入赣南。唐宋以来,经济、文化已有较大发展,但由于历代
赣州地区戏曲概况
元、明戏剧家的足迹
 
   赣南历史悠久,远在汉代,中州文化便已传入赣南。唐宋以来,经济、文化已有较大发展,但由于历代封建统治阶级岐视戏曲,造成许多人与事在文献史料中无从查考。
   赣南戏曲活动的初始记载元代,赣州有北杂剧艺人的活动和足迹。据元明间散曲作家夏庭芝《青楼集》载:“刘婆惜,乐人李四之妻也,江右丐杨春秀同时,颇通文墨,滑稽歌舞,迥出其流,时贵多重之、、、、、有全普庵拨里,字子仁、、、、选用赣州监郡,、、、、刘之广海过赣,谒全公。、、、、时宾朋满座,全帽上簪青梅一支行酒。全口占《清江引》曲云:‘青青子儿枝上结’,令宾朋续之。众未有对者,刘敛衽进前曰:‘能容妾一辞乎?’全曰:‘可。’刘应声曰:‘青青子儿枝上结,引惹人攀折,其中全子仁,就里滋味别,只为你酸留意儿难弃舍。’全大称尝,由是顾宠无间,纳为侧室。、、、”
 
 
南安府与《牡丹亭记》
 
   我国明代戏曲家汤显祖曾两次经过赣南,逗留南安数十日:明万历十九年(1591),贬为徐闻典史,途经赣南,留有诗作;一年以后,汤氏循原路由徐闻过大庚,经赣州返回临川故里,此后,著成《牡丹亭》并作“题辞”。
   原南安(即今大余)府署东偏园,素有园林,据《府志》载:宋代,园内即建有面面亭、揖秀亭、绿荫亭、清虚亭等多处以“亭”为名的景色;历代府治官员中有十一人来自洛阳、曹州,先后多次移来牡丹花,遍置园中;明万历十六年至十九年(1588-1591)正是汤氏经过南安赴徐间之时,南安府的当任知府杜名伸,任内曾修葺府署园林。大余以南有梅岭,曾引起历代无数文人雅士如苏东坡、王安石的瞻仰、咏赞。章江贯通全城,垂柳缠绵。大余人至今仍传颂着府署园林内蕉精与太守小姐交好,小姐被太守责迫跳井而死,尸首不腐,后被某路过大余的才子掘井复生,终成眷属的传说。大余的府署园林、梅、柳、牡丹与蕉精传说,及太守杜伸其人为汤氏撰著《牡丹亭》提供了素材。从《牡丹亭记》的宾白、唱词中,作者已多次指明《牡丹亭》事出江西大余。近有称《牡丹亭》事出福建南安之说,恐不确。
 
赣南诸剧种孕育、形成、发展
 
东河戏
 
   明嘉年间(1522-1560),在赣县的田村、白鹭、清溪、劳田、睦埠(今属兴国县)一带,出现一种以高腔曲牌清唱故事的坐堂班。这种坐堂班,已被历代艺人和戏曲史研究家认定为赣州大戏(东河戏)的胚胎。
坐堂班(又名“韶音班”)盛行时期,每当迎神赛会,乡间必选男女姣童扮作神道仙佛故事及流行戏曲中的精彩画面,肩抬游行,当地人称之为“扮故事”。明万历末叶(约1610年前后)睦埠人刘仁全开始邀集一批私塾学馆的师生,在坐堂班的基础上,吸收“扮故事”的形式,加上富有地方色彩的民间锣鼓,开始尝试舞台演出。清顺治三年(1646年)赣县田村一带的坐堂班,经过长期实践,不断吸取,积累了不少剧目,正式成立了第一个在舞台上演唱《目连》、《西游》、《三国》等高腔连台大本戏为诉班社“玉合班”。清顺治十一年(1654年),从苏州来了一批昆曲子弟,在赣县田村组建了以演唱昆曲为主的“雪聚班”,后改名为“凝聚班”。这两个班社的建立,标志着以演唱高昆为主的赣州大戏已经形成。清康熙年间,有一宜黄人在石院当司官,将宜黄调节器传入赣州大戏。清咸丰年间,桂剧赏丁仔(赣县人)回家省亲,向其家乡戏班传授了《仁圣会》、《双界牌》、、、、等十多本西皮戏。以后,赣州大戏又大量吸收了安庆调、戈板、南北词、秧腔、、、、等声腔较为完整的戏曲剧种。因赣州位于章、贡两水汇合处,贡水在东称东河。赣州大戏发源于贡水流域,故称为东河戏。
   东洒戏诞生后,自乾隆至同治的一百多年中,迅速发展,流布甚广。仅在东河一隅,职业班社曾达四十九个之多,演出剧目,至建国前夕仍保留1003种;流行区域由赣县、兴国发展到赣南各县和邻近地区的万安、泰和、遂川、吉安等地并曾远及福建省的长汀、上杭、迦城、宁化、归化、永安及广东省的梅县、潮州、南雄、始兴和湘南部区域。
 
赣南采荼戏
 
   赣南自古盛产名茶,广大荼区和乡村,各有采荼歌和采荼灯的活动。明代中叶至末叶,安远、于都、赣县、信丰、石城等地的采荼灯已有逐步走向“荼灯戏”,“三角班”的趋势。万历年间,已进入豪绅官吏的“大雅之堂”。
   同一时期,粤东采荼灯传入赣南,在安远九龙荼区与当地民间彩灯相结合,得到了发展、变化。“采荼灯”,衍变成了“三角班”,成为具有简单情节和人物(大姐、二姐、荼童)的采荼小戏。
   赣南采荼戏诞生以后,迅速发展,流向四面八方:一支沿贡水而下,进入万安、遂川向赣西和湘中流动;一支经闽西、闽北,沿武夷山流传到赣东铅山;一支经由粤东和粤进入广东、广西。
   清乾隆年间为“三角班”大兴时期,但被封建假道学者们视为“淫戏”,屡遭清政府的大禁。许多职业班无法维持只得另操他业,流入偏僻山区的闽西、粤东、粤北一带,他乡落拓到处漂泊。刘凤璋、夏祥凤、钟柏佬等人都是在喜庆末年以后,为了逃避官府查禁无家可归,殁于粤、桂等地。
   自嘉庆末叶至同治末叶,半个多世纪,赣南采荼处于衰落时期。赣南的广大城乡,只有东河戏较为兴盛。
   同治末年(1874年)赣南采荼戏编演了一些戒赌、戒嫖、戒洋烟劝人为善的剧目,同时在伴奏上加入了弹拨乐器,因而又出现了一个繁荣兴旺景象。《长宁县志》有一首《灯戏竹枝词》云:“琵琶斜拨月琴张,月下争看窈窕娘,何必踏歌怜媚子,广南新按采荼腔。”自光绪至民国初期,赣南的“三角班”、“灯班”又发展到三十多个。
 
宁都采荼戏
 
   清乾隆初年,宁都县赖村、青塘一带,在当地的荼歌、灯歌以及民歌小调的基础上,逐步发展为三角班。
   宁都三角班是由一个人演唱小演变到“单台歌舞”;再发展到有简单情节、一旦一丑的“对子戏”;进而发展成为二旦小丑的“三小戏”。
道光中叶(约公元1835年前后),宁都三角班经过百年实践,班社规模随之起了变化,处于大班与三角班之间的状态,群众称之为半班。从原来只能演出一些生活小戏发展到能移植、编演整本大戏、连台戏以及少量的宫庭戏、公案戏、神话戏,音乐唱腔也从纯曲牌体向板腔发展,增加了行当,丰富了表演程式,改进了化妆,吸收了简单的把子功和毯子功。
   光绪中叶,(约180年前后),宁都境内有两个祁剧班社与半班艺人合作,从同台各自演出进而相互配合演出,相互串演。他们自称这种两面三刀个不同源的班社合流后的新形式为“半整杂”。
 
兴国赣剧(南北词)
 
   清同治年间,兴国县儒林人士中,兴办起坐唱南北词的“韶堂”该县京官肖熙与赣县白鹭锺益臣为姻亲,交结甚密。锺益臣乃“赣昆世家”锺谷之亲房,肖在白鹭常作锺谷之座上宾,席间每有侍女演唱昆曲南词饷客,肖甚喜爱,于是带回《提军对鞋》、《南词大天官》、《送雁》(《王昭君》一节)等小曲到兴国。开初,只有在自我娱场合,由三、五人围桌坐唱,各持管弦,配以鼓乐,全由男性演唱。尔后,进而为官府各种盛典和书香门弟喜庆事宜坐唱助兴。到清末民初,逐渐转向由平民组织参加的半专业化玫社和专业化班社。
   在昆曲、南词过程中,由于与较早走上舞台的东河戏、祁剧艺术上的相互渗透,不仅在声腔上有了“南头楚尾”、“昆头南尾”的新变化,(当时称祁剧为楚剧、楚南戏)而且在在表演上也形成了一种“江不江、湖不湖”(意即非江西也非湖南)的兴国地方戏曲艺术特色。并在演出过程中,逐步积累了一批南北词声腔剧目,如《安安送米》、《春香闹学》、《陈姑赶船》、《洞宾对丹》等等。到此,兴国南北词已脱离曲艺坐唱形式走上舞台表演,发展成为一个独立的戏曲剧种,班社活动盛极一时。
 
 
地方戏的竞争与京剧的流入
 
   清代末叶,以演唱弹腔为主的祁剧,通过一番竞争之后,在赣南舞台上取代了以演唱高昆为主的东河戏所占有的主导地位。这是清代僵戏曲舞台上花雅之争在赣南两个古老剧种之间的具体反映。据1913年7月5日《民宗报》载:“赣城、、、、最喜演戏谢神,日来五路口地方竞当街搭台堵塞路口、、、、五路竞塞其四、、、、”
   祁剧在赣州城内打开局面后,即向于都、宁都、瑞金、石城、兴国、南康、信丰、大余等县发展。它以演出弹腔剧目赢得了赣南人民的喜爱,而东河戏在所谓“昆腔曲子高深戏,乱弹班子放狗屁”的思想支配下,路子越走越窄。
   这一时期,赣南的祁剧班社达四十个,男女演员先后多达1200余人,散布在赣南各乡、镇的祁剧业余班社和“弹唱班”,建国前最多时曾达到三十个。
   祁剧在赣南,不但与东河戏有过同台演出的历史,而且与宁都半班(“半整杂”阶段)、兴国南北词、赣南采荼戏,甚至与外地流入的,如吉安流入的“乐中华大班”,都有过同台演出的历史。通过同台演出,剧目上相互移植,艺术上取长补短,对赣南戏曲的发展,起到推动作用。
   民国六年(公元117年)至十五年(公元1926年)之间,赣南有些县先后开办“娃娃班”(戏曲科班),招收儿童学戏,如兴国的儿戏园、于都的娃娃班、储存 的新民社、南康的儿童俗戏园等。这些娃娃班都是由当地的富商缙绅聚资开办的,也不曾规定属于哪能个剧种,其教师有东河戏艺人,也有祁剧艺人,培养出来的学员,不论到祁剧班社或东河戏班社,都能搭班演唱。其中以“儿戏园”的声最高。
   民国十五年(公元1926年),陈赞贤在赣南领导工人运动,各行业组织工会,当时参加登记的东河班社(含祁剧及东、祁同台的班社),共有六十个之多。通过整顿,成立了梨园工会,班社一律改称“舞台”,并给每个会员发了“证章”。
   清代末叶至民国十五年(公元1926年)前后,是赣南采荼戏兴盛时期。当时,正值新旧交替,烟赌盛行,各地劣绅及无赖赌徒,每假神会、诞期,以演戏谢神为名,借戏酿赌,以赌养戏。这一时期,东河戏、祁剧多在大城市和大圩镇演出,而且有些班社(如凝聚班)规定不演赌戏和酒席戏。这样,赣南的广大乡村及小圩镇便成了三角班的“天下”。据1914年10月4日《商会公报》载:“茅店圩岭背演唱采荼,聚赌抽头、、、、恐警查拿,搬移丝茅坑地方。今又仍归故处,准备中秋后台演唱。、、、、鸡声茅店,月明当头,大有比前更盛之势云”
   在这二十年左右的时间,赣南采荼戏犹如雨后春笋,蓬勃兴起,各种类型的“三角班”,曾达到六十个之多。赣南采荼戏的女旦,也是在这一时期出现的(以往旦角均为男扮)。班社遍布各地,不仅在赣南演出,还流行到闽西、闽南、粤东、粤北、湘南、赣中等地的部分区域,盛极一时。
   宁都的半班自从清光绪中叶形成“半整杂”形式,直至民国十年(公元1921年)前后虽为兴盛时期,除上演本剧种传统剧目外,还能演出部分祁剧的高腔和弹腔剧目。表演上也得到了相应的提高。到民国十年以后,随着“半整杂”形式的瓦解,宁都半班又退到原有规模,逐渐衰落。
   继祁剧之后,第二个进入赣南的外来剧种是京剧。
   三十年代初,赣州商界刘彩逸、刘甲第、晏任周等,集资在市内桥儿口郭家祠创办赣州大戏院,从南昌邀请唐家班来赣州演出。随后,赣州利民百货公司经理陈汉祥,于民国二十四年(公司1935年)又在赣州衙前李家祠组建了“双江大舞台”,从吉安邀请杨家班来赣州演出。
   这两个班子的剧目和表演吸引了一些京剧爱好者延师学艺,客串彩排,兴起了票友结社,举行义演、堂会等活动。
   民国二十五年(公司1936年),赣州大戏院与双江大舞台合并,成立了群乐戏院。同年秋季,又从南昌请来了“张家班”,其中有女老生真龄童,从此以后,她终身献艺于赣州京剧。民国十十六年(公元1937年)初,群乐戏院营业下降,面临困境的杨家班,仅剩下赵天鹏和演毛儿戏的女老生罗秀奎等支撑残局;曾邀请如刘奎英、刘荣升竺参加演出,一直持续到秋季苏家班应邀加入演出后;后苏家班与新老两班人员另行组建赣州歌舞台,1938年,因资金短缺无法邀角,只好停业散班。民国二十七年(公元1938年),赣州京剧票友多人集资,在群乐戏院的毗邻组建艺乐戏院。两院对台演唱,角爱多年。后艺乐迁往桥儿口,易名虔州第一台。民国三十二年(公元1943年),著名京剧老生郑亦秋来赣。除演唱一般传统剧目外,还排演了具有进步意义的新编历史剧《崖山恨》等剧。1945年日军入侵赣州,艺人离散外逃。抗战胜利后,由政界人士杨某主持,组建“新赣南平剧院”,邀约流动演员,恢复演出。同时,赣州伤兵第二十四后方医院中一些人集资将“虔州第一台”改为“胜利大戏院”,邀来武生黄云鹏、庄燕飞领衔组成以后,社会秩序异常混乱,剧院以常不能开演,多数名伶相继离去,新赣南平剧院落在赵天鹏、真龄童等人的苦心经营下,一直熬到解放。
   民国三十五年(公元1946年)八月,闽赣大舞台自福建宁化进入赣南,在石城高田、木兰等地演出京、赣二剧,历三年,后改名“新金福莲班,在石城落户。
 
 
中央苏区戏剧活动概况
 
   赣南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所在地。瑞金、兴国、会昌、宁都、于都、安远、信丰、石城、寻乌等九个县在县苏维埃政府的领导下,戏剧运动十分活跃进,内容丰富,形式多样。具有鲜明的革命性,强烈的战斗性,广泛的群众性。
中央苏区的戏剧是在革命的大风暴中诞生的。它是中国共产党决心用革命武装反对革命武装,实行工农武装割据,建立以农村为中心的革命根据地这样一个转变历史时期人民革命斗争的真实写照。中央苏区戏剧就是在这样转变的形势下应运而生的。
   为革命斗争,为巩固苏维埃政权服务,为工农兵群众服务,是苏区戏剧运动的指导方针。苏区戏剧的演出都是紧密地配合中心的。它在宣传群众等方面为中国戏剧史增写了新的篇章。
工农剧社、蓝衫团及各县分团,中央苏维埃剧团先后兴起。沙可夫、钱壮飞、胡底等八一剧社一大批戏剧家和刘月华、施月娥、刘珍等无数知识青年、崔高波等许多朝鲜青年先后踊跃投身中央苏区戏剧活动,创作演出了百余个红色剧目。为各种不同内容的集会而演出。
   1931年李伯钊作为苏区戏剧活动的领导人之一提出“改楚剧。”不言而喻,实际指的是祁剧和东河、采荼等地方戏。从此,中央苏区出现了大量以赣南采荼戏曲调演唱的小戏如《送郎当红军》《欢送哥哥上前方》 ……和东河戏《三子学艺》《活捉张辉瓒》……等戏曲“现代戏”。
   东河戏在这一时期内编演的《活捉张辉瓒》,首次在舞台上塑造了毛泽东、朱德、彭德怀等革命家的形象。从毛委员朱军长率领工农红军到龙冈埋伏开始,到鲁涤平哭张辉瓒之死结束,全剧共十七场。1932年,东河戏双福兴班在瑞金壬田首次演出,稍前,还有业余艺人编演的同名东河戏,在赣县田村契真寺为慰问活捉张辉瓒的军官兵演出。这一时期,东河戏还编过其它一些现代题材的新剧目,如《打会昌》、《送郎参军》……等等。
   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元旦,陈毅曾在杉沙下的禾场上,亲自演出过《义勇军进行曲》、《解放区人民生活甜》、《春牛歌》等小戏和歌舞节目。
 
 
抗日时期赣州戏剧活动
 
   民国二十七年(公元1938年),日本侵略军入侵南昌后,赣州地区广大城市、乡村、机关、学校、工厂、矿山,成立了各种业余剧团和剧社,演出了一大批活话剧,如《天国春秋》、《忠王李秀成》、《愁城记》、《国殇》、《雷雨》、《日出》、《沉渊》、《凤凰城》、《塞上风云》……等等。
   赣州戏曲界为支援前方抗战,曾发起过多次义演捐献。郑亦秋、童芷苓、刘奎英……等,在赣州期间,都曾积极参加义演捐献活动,演出《岳飞》、《孔雀胆》等名剧。
   抗战胜利后,赣州京剧以“武戏大会串”为号召,虽曾兴旺一时,但缍不能维持久;祁剧虽曾盛极一时,由于时局紧张,不少艺人离赣返湘,力量减弱,也一落千丈;赣南采荼戏到解放前夕,仅剩信丰的合兴堂、赣县的洪玉堂两个班在边远山区,坚持演出,其余职业性的三角班全部散伙;宁都半班自从红军北上以后,只好躲进山区,勉力维持;东河戏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是赣南戏曲玫社中编演革命现代戏的首创者,且有不少艺人是苏区的基层干部和模范宣传员,红军撤离苏区后,其受迫害之,水言而喻;兴国南北词在县里遭到封箱禁演,扣押艺人,直至“借走”戏箱、被迫停演。
 
回顾与展望
 
   赣南戏曲源远流长、根深叶茂,可算是明清传奇的同龄人;接受过元杂剧遗响。古代戏曲四大声腔中,除余姚外,昆山、弋阳、海盐在这里开花结果,四百余年来依旧丰姿绰约。一百五十出的《目连传》,完好无损。琳琅满目的昆腔剧目,其中多有绝响;无论从数量或内容看,不仅为江西全省兄弟剧种之富有者,甚至可与全国各地含昆腔的兄弟剧种媲美??前此曾有专家试称为“赣昆”,似不为过。众多专家皆认定,早成绝响的海盐腔,在曾是原赣南地区范围内的广昌县保留至今。??因该县已划入抚州专区,故未入本志。花鼓采荼一般被视为年轻剧种,而赣南采荼已年届四百,但它却不衰老,荧屏、银幕和首都舞台,都留有她健壮的脚迹。东河、采荼、宁都半班、兴国南北词四个“同胞兄弟”,虽然为数不多,却是各具风采,争妍斗艳,代表了戏曲舞台各色风格。祁剧、京剧、越剧先后步入赣南,无不生极开花。赣南戏曲舞台土地丰腴,滋润得繁花似锦;革命老苏区的文化生活绚丽多彩。
   “百花齐放,推陈出新”,使赣南戏曲舞台“旧貌换新颜”。在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的正确指引下,赣南地区的戏曲活动,必将呈现更加壮丽的新景象。特别是誉为一朵“山荼”的赣南采荼戏,多次进入北京,在全国戏曲百花园中,增添秀色彩,年轻演员正茁壮成长,表演技艺更臻丰富,这朵山荼花必将更加绚丽,它的珍品也疳奉献在全国的观众面前!
 
剧目
 
   中央苏区戏剧题材广泛,形式活泼、多样。它以崭新的思想内容,光辉的工农兵形象,大众化的艺术形式,活跃在苏区的舞台上。
   苏区戏剧真实而广泛地反映了苏区人民的斗争生活,突出地体现了运动土地革命斗争时代特点。例如《夫妻间》,用一对穷夫妻问答的方式,形象地揭露了旧社会的黑暗现实,表现穷苦农民企望“朱毛得天下”的强烈愿望。《欢送哥哥上前方》,用《十送郎》的曲调,尽情地抒发了年青夫妻们崇高的革命思想和纯真而热烈的爱情。《活捉辉瓒》,是一出大型东河戏,剧本把活捉张辉瓒的全过程写得非常生动。在这出戏中出现了毛泽东、朱德、彭德怀等领导人的形象。

相关热词搜索:赣州 采茶戏

上一篇:赣南采茶戏百科
下一篇:南昌采茶戏

分享到: 收藏